直視世界的不完美!金馬獎動畫短片得主-徐國峰談動畫創作
May 18, 2017
瀏覽人次:2302

全身上下彷彿被獨特的氣場圈住一般,旁人無法輕易穿透──這是徐國峰(拉瓦)給人的第一印象,這種傾向悲觀的性格也成了拉瓦創作的原因─ 一種自我救贖與面對世界的方式

 

初試啼聲就獲金馬肯定

若從動畫啟蒙說起,創作者交流影音的平台 Vimeo 上大大小小的國內外動畫作品,是拉瓦認識動畫世界的第一扇窗。大學唸建築的拉瓦,在畢業製作時,相較於建築專案本身,他卻花了更多時間製作一支動畫說明自己的建築空間情境,而這件事也成了他進入動畫領域的起點。

 

2013 年拉瓦開始自學動畫,初期身邊缺乏同樣在做動畫的人,「當時最深刻的困境應該就是孤單吧!」一切都是從網路上摸索自學,沒有旁人可諮詢的情況下,只能自己評估自我狀態與實力,動畫短片《缺乏名字的場所》腳本發想也是在這個時期誕生的。中途為了與現實妥協,拉瓦不得不先將短片創作暫時擱置,直到 2015年,終於將《缺乏名字的場所》重拾完成,沒想到,首支個人創作動畫短片初試啼聲,就一舉奪得第 53 屆金馬獎最佳動畫短片獎項

 

「我覺得得獎是運氣居多」,拉瓦謙虛地重複了三次,而得獎後自然壓力不小,承著金馬獎的肯定,「要去做一些不會辜負這個光環的事。」拉瓦也坦言,當初對於《缺乏名字的場所》在香港ifva獨立短片與影像媒體比賽的表現抱著較高期望,因當年評審之一是他最喜歡的香港動畫家黃炳,「他做獨立動畫、沒接案,某種程度上是我追尋的目標」,最後沒能獲得ifva比賽的肯定,無緣見黃炳一面。但在拉瓦眼裡,「他的東西是藝術品,很希望自己能到達那樣的高度。」

 

生活與閱讀都是創作養分

以現階段狀態來說,做動畫是目前拉瓦自由接案的維生方式,同時也是他說故事的媒介,拉瓦緩緩地說,「我的生活與閱讀都是為了創作做準備,做創作是面對自己內心的過程」。當初學動畫就是想做出像《缺乏名字的場所》這樣的個人作品,因此這支短片也象徵著拉瓦動畫夢的初衷。

 

紐約攝影師Mary Shannon Johnstone的《Discarded Property》攝影集,是《缺乏名字的場所》靈感來源,攝影集裡拍攝收容所裡被人遺棄的動物,讓拉瓦當下腦海浮現一些畫面,也寫下一段關於「流浪動物好像活在陰影裡」的文字,城市中的高樓、巨大陰影下的小動物等意象跟著清晰,一個個畫面接二連三鋪陳下,這支短片逐漸具象化。在這部短片中,拉瓦想表達的是,「動物住在人類文明的巢穴裡,得跟隨人類的方式生活,而漸漸失去原本的面貌。」

 

絕望處總有希望
雖說《缺乏名字的場所》是以《Discarded Property》攝影集為基礎,但也揉雜了拉瓦部分人生經驗。悲觀性格使然,拉瓦容易直視世界的不完美,「我們不能忽略世界差勁的部分,但要如何在這種環境中做出好的改變?」任何值得探索的小細節,都能被拉瓦發覺其中韻味,成為拉瓦心裡的畫面,進而躍然於影像上,拉瓦語帶堅定地說,「許多事很難說明,這就是我要做動畫創作的原因。」

 

許多看完短片的人向拉瓦表示「有種溫暖的感覺」,他笑說,「可能代表我這個悲觀的人不至於全然絕望吧!」創作本身就是創作者的人生經驗投射,在拉瓦的作品中,看似絕望卻也透出一絲曙光,「這有點像自我救贖,希望能誠實面對自己,把心裡的東西說好。」對外,拉瓦試圖將自己眼中理解的世界轉述給觀看者,對內,他也繼續探尋深層的自我,再一併將躍然的意象與真實的自己揉合後雙手奉上。

 

wander in the dark / 缺乏名字的場所 from Redic Hsu on Vimeo.

徐國峰喜歡的動畫電影《馴龍高手》

劇情─年輕維京人小嗝嗝渴望成為屠龍高手,某一晚意外捕捉傳說中的龍,於是與龍之間開始有了互動,最終他發現殺龍無法解決問題,而是應該以馴服來取代屠殺。喜愛原因─「蠻有魄力的一部電影,之所以說它有魄力,是因很少見到一部電影的主角最後沒能全身而退。畢竟真實世界沒有這麼美好,勢必得付出一些代價才能有所成長。這對我來說是覺得特別深刻的感觸。」

 

 

Text / 林薏茹

圖片提供 徐國峰

【更多精彩內容請見《LaVie》2017年4月號

你也有興趣的文章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