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鍾瑶談《白蟻–慾望謎網》入魂角色「演員自我控制是必要的,但偶爾失控也很棒。」
Mar 14, 2017
瀏覽人次:7540

鍾瑶,一個美麗又相對陌生的名字,她清新脫俗的外表下帶著一絲叛逆氣質,熱愛設計、旅遊、美食和潛水,是咖啡廳老闆也是準備在藝壇放光芒的新星。如今這位渴望自己能成為在天空自由翱翔的飛鳥,也想當隻在大海裡快樂悠游魚兒的新銳女星,在話題國片《白蟻–慾望謎網》中迎來了自己演藝生涯的重要轉折點–初次擔綱劇情長片女主角,趁著電影宣傳期間,La Vie有幸專訪到這位指日可待的女演員,請她分享《白蟻》拍攝甘苦。

 

熾熱憤怒的紅 

《白蟻–慾望謎網》為導演朱賢哲首部執導創作的電影長片,他以獨特視角切入人性最寫實灰暗的底層,劇中透過三位要角:白以德、湯君紅、藍湖(白母)分別象徵「白紅藍」三種不同性格,而鍾瑶所飾演的湯君紅正代表著「熾熱憤怒的紅」。在《白蟻》所有演員中,鍾瑶是最早被朱賢哲導演相中且確定的卡司,回憶起當時試鏡情形,她表示:「外型是導演在選角時首要考慮的條件,接著是要在情緒個性方面跟角色有所連結。」。

 

然而屬於理性派的她,在起初面對故事裡角色憤怒又情緒化的處世態度時,卻讓她一度無法體會,「一開始看到腳本,我是不認同湯君紅處事的角度,她和自己生活方式是相左牴觸的,過程中和導演聊了很多,後來理解到自己應該轉位成湯君紅,試圖從她的角度去理解為何有這樣的處事方式,像是在行為舉止上變得粗俗大剌剌,開始講髒話,將它當成發洩情緒的方式,久而久之習慣了就相由心生。」。

 

自我催眠、寫日記「入魂」角色

當然,在外在舉止上試圖改變還不夠,最讓她感到挑戰的是如何讓「自己入魂角色,讓角色佔據自我」,由於湯君紅在電影中是牽起整個故事的關鍵人物,從一開始的正義凜然、憤慨到後期愧疚進而尋求救贖原諒,心境轉折之大,最讓她感到困難的是「自己要不斷自我催眠,漸漸地讓角色佔據心中,在心境上與角色達到契合的過程。」

 

由於身邊沒有任何能揣摩的對象,為了讓自己完全進入角色心理狀態,她試著寫下一整本角色日記,「試著去想像她的生長背景,何以造就她的處事性格,或者她喜歡什麼、不爽什麼等細微日常的情緒,在潛移默化的幫助下,會發現自己真的慢慢能夠理解這個角色,能用她的心情或情緒去看待一切。」。

 

持續朝演員之路邁進 《白蟻》成關鍵轉折點

事實上,《白蟻》並非鍾瑶初亮相的戲劇作品,在2010年時就曾出演偶像劇《死神少女》,然而當時對演戲一知半解的她,只能用「假裝」去詮釋自己未曾經歷過的角色,要求完美的她即使騙得了別人,也過不了自己那關 ,因而選擇回去做模特兒;在有了不同人生歷練後,現今的她以做好一名專業演員當作人生長期目標,「《白蟻》對我的影響很大,開始認定自己要好好當演員,是一個很難得也很講緣分的經驗。」。

 

談及與吳慷仁和于台煙的合作感想,她表示和于台煙恰巧用兩個不同世代的「女人角度」看待事情,彼此透過這樣的交流聯繫起細微關係,也讓角色間互動變得更有說服力,擦出更多火花。至於男友吳慷仁,兩人在戲中對戲雖不多卻十足有看頭,她認為吳本身為角色做足功課,一上戲一個眼神就能投入情緒,也帶領其他演員進入故事氛圍。

 

想挑戰黑暗角色 挖開最赤裸的一面

當被問及往後還想嘗試哪類角色時,她笑稱自己不設限,但很想挑戰較負面黑暗的角色,能夠挖出生命中最赤裸最不想為人知的瘡疤,「演員就是最血淋淋的傳媒,是傳遞故事訊息的角色,因此對演員來說,要能夠對任何角色、故事說服傳達給任何人,必須將自己身上最血淋淋的瘡疤趴開,面對自己開心、不開心的情緒,這是演員要經歷的,過了那一關心境上也會大躍進。」。

 

她補充說道作為一名演員,深層去剖析每個角色,把心胸打開接受各種可能,對事物有排斥也並非是壞事,反而會是種挑戰。「演員自我控制是必要的,偶爾失控也是很棒很意外的過程,就像朱賢哲導演說的,當演員就是要『夏夕夏景』(不要臉) 。」。

 

暫且將演員身分放一邊,鍾瑶做過服裝設計、模特兒,在偶然中也成了咖啡廳老闆,對她來說,每個身分都是生命中的美好驚喜,各自也有著巧妙的連結,會否在這些截然不同的身分間轉換不過來,她表示一切都是很自然的事情,自己無論在哪個工作崗位,就是盡力做到最好,演戲已經是她生活的一部分,若自己活在角色中,並不會有切不切換的問題,當然難免會把角色情緒帶入日常生活的身分中,但有何不可。

 

 

Text / Ian Liu

Photo / Cooper Chang

你也有興趣的文章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