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領思潮!全球博物館第一個建築與設計部門
Oct 07, 2016
瀏覽人次:44

文/翁浩源、方敘潔 

訪問/方敘潔 

圖片提供/MoMA:Museum of Modern Art:MoMA

 

位在紐約曼哈頓精華地段,創立於1929年的美國現代藝術館(MoMA)是全世界最具指標地位的博物館。館內分為建築與設計、繪畫、電影、媒體與表演藝術、繪畫與雕塑、攝影、以及印刷與繪本,共七大策展部門。全世界博物館第一個建築與設計部門,就是由MoMA於1932年首創,可以見得其創新的前瞻視野!

 

建築和設計部門擁有超過2萬8千多件藏品,從18世紀末美術工藝運動,乃至於美國現代主義蓬勃發展時期,包括路德維西.密斯.凡德羅(Ludwig Mies van der Rohe)和法蘭克.洛伊.萊特(Frank Lloyd Wright)兩位大師級建築師檔案庫,都在館藏之列。特別值得一提的是,MoMA建築與設計部門對於設計的定義並不僅限於傳統設計物件,而是隨著社會與時代的變革持續拓展新的觀點。例如,2012年宣布將小精靈(Pac Man, 1980)、俄羅斯方塊(Tetris, 1984)、模擬市民(The Sims, 2000)等14款電玩納入館藏,透過包括行為、美學、空間及時間等多方面的篩選評估,彰顯出電玩遊戲程式設計的時代意涵。此外,去年夏天,此部門更宣布收藏了全球第一面彩虹旗,用以標誌1978年在舊金山同志大遊行中飄揚、展現同志爭取公民權的歷史文化價值。

 

 

 

專訪MoMA建築與設計首席策展人Martino Stierli

 

 

LaVie:請與我們介紹一下MOMA的建築與設計部門吧!

 

Martino Stierli(後稱MS):MoMA的建築與設計部門成立於1932年,與全世界同類型的藝術博物館相比,可以說是歷史悠久。在結合了攝影及影像部門下,我們就像是MoMA首位館長Alfred H. Barr Jr.信念的化身,闡述這些媒介如何成為現代藝術史的基石,呈現MoMA對現代性的普遍理解。

 

我們的任務是延續這個傳統,以看待畫作、雕塑及視覺藝術的態度,同等對待現代建築與設計,並確保作品與其背景脈絡,能透過有意義的方式被閱聽眾所認識。

 

LaVie:研究工作是博物館很重要的一環,可以請你分享MoMA建築與設計部門目前主要的方向嗎?這些研究又如何應用在博物館中呢?

 

MS:我們所舉辦的主要展覽,全都是長期研究的心血,時程橫跨數年,團隊更是包含了研究者與策展者。例如2015年的主要展覽《Latin America in Construction: Architecture 1955–1980》、或我們即將開放法蘭克.洛伊.萊特的特展,都是這一類研究的實際成果。附屬展覽類目也是如此,目的是展示藝術的狀態與特定主題的新學術研究。

 

與此同時,博物館也維持著廣泛的研究行動框架,舉例來說,當前的C-MAP(Contemporary and Modern Art Perspectives)企劃讓策展者可以跳脫傳統西方世界的準則,熟悉其他地區的現代藝術與建築。現階段,C-MAP的三大對象為:拉丁美洲、東歐和南亞。與這些區域相關或實地進行的多元研究活動,可以提升我們對全球現代藝術與建築的了解,孕育下一個特展的誕生。

 

LaVie:MoMA的建築與設計類展覽一向十分精彩,請和我們分享一下這些展覽的策畫過程吧!

 

MS:首先,策展人必須提出一個點子,將其發展成一個企劃,並在全博物館展覽委員會的面前報告,以爭取眾人的首肯。展覽主題除了受策展者興趣主導外,也受每一個策展部門需求而定,而博物館身為整體呈現者,必須根據當代對近期藝術家與建築作品的理解,來平衡展覽排程。一般而言,從最初的想法發展到實際的館內展覽,往往需要耗費數年的時間。

 

LaVie:以MoMA建築與設計部門來說,對於取得新館藏有哪些策略或方向呢?

 

MS:在討論MoMA取得藏品的方式時,我想可以區分為策略與執行層面。在策略方面,我們取得展品的方向基本上是以重現歷史藏品為主,並以更具包容性的態度,針對地域、性別及種族,擴大藏品多元性,以呈現當代藝術與建築的時空脈絡。

 

在執行層面,如有機會,我們會試著填補館藏的不足。有時候,我們也會罕見地獲得整批的文檔,如同近期本館與哥倫比亞大學(Columbia University)一起獲得了法蘭克.洛伊.萊特的文物。儘管未來此類獲取展品的事件依舊可能發生,但此種能讓我們以改革之姿重新概念化整體館藏的例子,還是屬於罕見且例外的情況。

 

LaVie:隨著數位科技的盛行,你認為博物館要如何突破實體空間的限制,並且延伸博物館的影響力呢?

 

MS:我並不認為數位科技是「真實」體驗的替代方案。所謂的真實,是指在博物館內展示實體物件。相反地,我認為數位是提升博物館旅客體驗的工具。舉例來說,數位工具能提供許多展覽物件的背景知識與資訊、點出展覽或博物館館藏中的某件作品、或利用擴增(Augmented)及虛擬實境(Virtual Reality)來疊加眼前物件的內涵。在我們進行訪問交談的此刻,這些工具也正經歷著各種完善與普及化,我期待在不久的將來,它們能成為所有博物館的標準配備!

 

 

 

PLUS/迎向2019年 MoMA的擴建大計

繼2000年MoMA PS1開幕,瞬間成為高人氣的紐約市當代藝術教育推廣新據點後,MoMA在今年1月宣布斥資4.4億美元,將整體博物館面積擴大30%,目前建築和設計展覽的三個展覽空間正在進行改裝。不過這項增建計畫才宣布不久,就因為一篇來自Archpaper網站的報導宣稱:「翻新後的MoMA將會順應當前流行的跨部門展示,關閉建築與設計的永久展區」,而引起軒然大波。

 

MoMA建築與設計首席策展人Martino Stierli立即具函澄清,設計和建築部門依然會繼續運轉,尤其2017年是美國建築大師萊特150週年紀念,將特別規劃紀念特展。此外,增建後的空間仍將會作為以館藏為主的展覽廳。

 

 

【完整內容請見《LaVie》2016年10月號】

 

2016年 10月號 第150期
理想中的設計博物館
近15年來,「設計」成為台灣當紅的名詞之一,隨著台灣設計發展往產值方面的討論增加,對設計所乘載的文化價值卻較少被深究。在我們注重設計運用多年之後,或許也該是時候回過頭來思考,「設計文化」在台灣從何而來?無論是對內、或面對國際,如何發揮影響力? 設計的文化厚度需要長久持續的「累積」,所謂累積指的不僅是時間的累積,也是指因記錄而產生脈絡的知識累積。設計的文化價值及影響力,可以從擁有「以設計文化及社會思考為核心的永續機構」為帶動作為推手。在這些考量下,博物館確實是一個值得討論的選項。 本次專題中,La Vie透過深入專訪位在英、美、中、丹麥及香港的國際六大設計博物館,探索建築空間之外、造就其設計文化影響力的關鍵因素(或蓄勢待發的計畫),作為勾勒出理想設計博物館的基礎參照。同時,也回過頭看台灣可能擁有的設計脈絡,以民藝、民俗圖像、以及3C科技為切入點,透過紙上策展的方式,開啟設計文化相關的討論。期待這只是個開始,而在未來,台灣可以透過擁抱設計文化,創造更深、更廣的視野與影響力。
同期雜誌精選內容
各期雜誌
2017年 04月號 第156期
風格 隱系操盤手
走入美感經濟時代,我們對所謂「風格」格外敏感。一個視覺、一段音樂、一場體驗甚或是一個面容,他們帶有獨特的個性和姿態,以全然不同的語彙表...
2017年 03月號 第155期
香港,藝術不思議!
香港—這個總有著無盡的理由讓人一再造訪的繽紛城市,吃喝購物以外,近 年來,更已成為亞洲最受矚目的藝術朝聖地!自2013 年國際藝術盛...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