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的藝術──彭雄渾╳蔡尉成
Dec 07, 2016
瀏覽人次:0

文/歐陽辰柔

圖片提供/大雋藝術

攝影/曾仲安

 

創作的過程,有時候很像爬山。一邊前進,景色更迭,最後終於到達一處平坦的地方,內心也跟著平靜。彭雄渾和蔡尉成的作品,雖然形式完全不同,卻傳遞相似的意念。那種翻越山嶺後的怡然自得,不用言語,但看便知。

 

一天之中,什麼時候最適合創作?彭雄渾說,是凌晨。那時候的林口,一片灰霧,沒有來往的車輛喧囂,唯有淡淡的寧靜。直到東方亮起,四周湛藍起來,就把江蕙的音樂關掉,收拾睡去。

 

「畫畫是疏通自己的感覺。」他說。

 

濃烈色彩,是為歌頌生命

最為人知的身份不是藝術家,而是以「Stephen Peng」揚名海外的班尼頓亞洲區設計藝術總監,彭雄渾大半輩子都在設計領域工作,退休後,專心回到喜愛的繪畫上,雖非科班出身,卻替自己開拓出驚豔畫壇的創作之路。下筆憑感覺,喜用繽紛熱烈的色彩,將收進眼底的風景投射到畫布上,抽象中帶寫實,每次看都有新發現。十一月在華山《萬相。無相》中展出的作品,像他自己的生命旅程,包括以各地自然風光為謬思的畫作,例如最著名的張家界系列,還有純粹觀照內在而生的作品。賞畫之餘,也能看出他好多年走來,沒有僵固,反而益發奔放的能量。

 

透過幼童身段,釋放想像力

在這些大幅的抽象畫之間,數座不鏽鋼雕塑亮麗地站著。走近其中一尊,兩張滑稽搞怪的臉蛋,緊貼在一起,圓滾滾的頭顱和幼童身軀,令人莞爾。「臉碰臉,碰出好人緣。」作品名稱「好好」的下方,如此註解,不經意洩漏另一位藝術家蔡尉成幽默的個性。

 

「我很喜歡看雲,因為那幫助我創作,幫助我紓壓。」蔡尉成懷念地說,小學的早自習,老師會在黑板上訂一個題目,讓同學自由作畫。他從那時候,就迷上這種盡情運用想像力的創作方法。後來投身雕塑,以孫悟空72變的概念,發想出一系列大頭、圓身、表情逗趣的孩童像,而這次展出的《天空系列》,則刻意獨立出「雲」的元素,以雲的變幻莫測為靈感。「我們沒有辦法真正創造東西,而是將觀看經驗融會貫通,進而延伸出創作。」

 

圓融是最高境界

兩位原本不相識的藝術家,帶著自己的畫作與雕塑相會。平面與立體,油彩與不鏽鋼,乍看並無交集,但細讀背後的意涵,就會了解,他們不約而同地關注同一件事:對生命圓滿自在的追求。

 

彭雄渾熱情外放,對生活總是樂觀,就像張家界山上那點睛的金色,教人心生愉悅。蔡尉成溫厚內斂,三言兩語替作品加註的題詞,濃縮對周遭環境的細微感受。不論朝外或朝內,最後抵達的都是喜愛生活、喜愛生命的結論。作品因互補激盪出藝術的火花,卻讓觀看的人學習到,用恬淡自適的態度面對色相世界,才是得到平靜的不二法門。正如蔡尉成所說,「作品要像一面鏡子,反映觀看者的內心」。時時觀照,才得以不斷調整,重新出發。同樣為生活努力的我們,又何嘗不是。

 

【完整內容請見《LaVie》2016年12月號】

 

 

 

2016年 12月號 第152期
咖啡迷的風格器物學
2003年美國知名烘豆師Trish Rothgeb文章首見「第三波咖啡」(Third Wave of coffee)一詞,於是淺焙、手沖、自烘咖啡當道,這股風潮逐漸從美國席捲而來,職人引領的手沖咖啡以抵擋不住的速度蔓延開來。2013年手沖咖啡由咖啡館進入居家,從咖啡館到料理教室紛紛開起課程,咖啡社團成為熱門關鍵字,到底手沖咖啡有甚麼樣的魅力?對於絕大多數的咖啡迷而言,也是在懵懂中學習並逐步進階到沖煮一杯好咖啡,出自於研究心態,在咖啡的氣味中思考真正的好設計與功能性。沖煮咖啡是一門易學難精的課題,也許10分鐘就可以輕鬆上手,但卻要花一輩子才能窮究奧妙之處。不管如何,踏入手沖之路,就讓La Vie幫你從挑選一支咖啡壺開始!
同期雜誌精選內容
各期雜誌
2017年 04月號 第156期
風格 隱系操盤手
走入美感經濟時代,我們對所謂「風格」格外敏感。一個視覺、一段音樂、一場體驗甚或是一個面容,他們帶有獨特的個性和姿態,以全然不同的語彙表...
2017年 03月號 第155期
香港,藝術不思議!
香港—這個總有著無盡的理由讓人一再造訪的繽紛城市,吃喝購物以外,近 年來,更已成為亞洲最受矚目的藝術朝聖地!自2013 年國際藝術盛...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