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得殿堂入得街頭──VETEMENTS的時尚旋風
Jan 06, 2017
瀏覽人次:0

文/吳書萱

圖片提供/喜事國際、Pitti Uomo、VETEMENTS

 

揮別混亂、崩壞的2016年,面對不明卻又欲振乏力的未來,時尚產業企圖找出一絲可能的方向,期待著照亮前路得永生。解決方式之一是先釐清當下,試著以「流動性」解放僵固體系,發掘再創榮景的契機。

 

日前,英國時尚大獎(British Fashion Award)首次新增年度國際當代奢華品牌(International Urban Luxury Brand)獎項,表徵時尚界運用創新手法營運和設計的品牌,不出預料,第一屆得主由近年來火紅到不行的VETEMENTS榮獲。這並不是VETEMENTS團隊唯一的獎項,創辦人暨設計總監Demna Gvasalia,同時也是精品老牌BALENCIAGA的創意總監,也榮獲國際最佳成衣品牌設計師。負責VETEMENTS營運大任,Demna Gvasalia胞弟Guram亦入圍國際品牌領導獎(最終敗給帶領GUUCI攀上新高峰的Marco Bizzari)。全球指標性時尚媒體《BOF》更票選Demna Gvasalia為2016年度時尚風雲人物。一系列關於VETEMENTS效應文章被瘋狂點閱、轉載,究竟這個未滿3歲的新興時尚品牌影響力從何而來?如何成為話題範型?

 

出得殿堂入得街頭

首先,VETEMENTS的成功體現了「流動性」。所謂Urban Luxury,其實隱含對當今時尚的具體描繪:當代奢華是要入得街頭卻又能擁有殿堂價值,價值定義可出自品質、品味甚或態度。而數位化模糊距離,現實生活和高端風格之間已不存在界線,品牌在快速變動環境下維持流動姿態。無可諱言,社交媒體的即時傳播顛覆了時尚傳統框架,自成衣系列(Ready to Wear)進入生活的50年後,一陳不變的時尚體系也該有所變化。如何回應當下,是VETEMENTS始發點。

 

「體系運轉不靈的原因在於,創意願景與商業願景之間沒有關聯。我認為這兩者既相互獨立,又彼此依賴,因為商業願景在某種程度上也要為創意願景的存在買單。……所以這整個體系已經完全不再有效了,這是個惡性循環,迴圈的速度也越來越快,將創意和商業願景統統殺死。大多數公司最終淪為靠手袋和香水支撐下去。作為時裝產業平台與基礎的成衣業務則走入了陰影,僅有極少數是例外。」Demna Gvasalia接受《BOF》專訪時說。「其實主要就是有關週期,創意週期與生產週期完全不重合;還有就是需求,以及我們不得不做的產品數量。這樣一來這些產品就會變得沒有靈魂,你懂的,因為這些東西必須得生產出來,但實際上完全沒有必要。」他的初衷是讓創意能真正「接地氣」,面對當下選擇過多的消費現實,做一些讓人們會想自信穿在身上的衣服。

在蘇聯喬治亞整齊統一的社會中成長,懷抱著模糊時裝夢,因為公立學費負擔輕而選擇就讀皇家藝術學院(Royal Academy of Fine Arts),成為比利時安特衛普六君子的後輩,在Martin Margiela運用解構語言,習得「研究式時裝」概念,最後在LOUIS VUITTON以設計見證精品和商業運作之道,了解上述Demna Gvasalia的背景之後,就能明白他的省思和自創舞台其來有自。「因為我意識到自己還能用特殊的方式表達一些特殊的東西。不一定要是新的或先鋒的──完全不是,這不是我們最初設想的,我們不是想做什麼新的東西,而是人們希望穿在身上的衣服。這才是我的創造動力,才是那些最開始與我共同努力的人們給我的動力。這的確會有風險,但我覺得這樣做是對的。」

 

流動訊息中的混音時尚

從Demna Gvasalia的巴黎公寓開始,沒有資金作秀,只好拍攝LOOKBOOK招攬生意,當時參與製作的工作人員僅能以第一批服裝樣本作為報償。優質面料加上如訂製般的作工,品項形式卻很街頭實穿,黑色連帽式棉質長洋裝、Oversize不對稱剪裁復古風衣、解構再製的直筒牛仔褲…一件衣服就代表每個對應的品類,不多不少,打造出日常服裝。Demna Gvasalia作品在朋友圈發酵,同樣來自俄國、30歲出頭的造型師Lotta Volkova加入團隊為VETEMENTS帶來鮮活能量,身為超級Instagram控,Lotta Volkova讓VETEMENTS說起當下的語言。「所謂當下,就是將很多文化參照進行重新混音,持續流動的資訊,對一切事物作出即時反應。」針對《032c》雜誌提問時她如是說。透過Instagram尋求靈感、進行交流,連VETEMENTS服裝秀model也在Instagram上尋找,多樣化元素豐富品牌形貌,「對我來說,你穿的衣服整合了你所連接的文化。我很喜歡T恤能告訴人們這麼多有關你的事。……我對資訊十分癡迷,還癡迷搜尋新的東西,這仍然是我的動力。我想發現新事物,也想讓其他人發現我。很明顯地,現在已經沒有什麼次文化可以發掘了,至少在西方世界已經沒有了。今時今日無外乎將資訊重新混音。新世代小孩,用很不同的方式思考。他們對次文化沒概念,這和他們沒關係了。穿Punk襯衫不代表要聽Punk音樂或在政治上很有主見。他們沒有這種心態。」一瞬之間,VETEMENTS的作為得到了廣大迴響,上至主流媒體、時尚評論家,下至直接將VETEMENTS代表作──仿似體育場館保全人員超大尺寸雨衣制服穿上身的街拍素人,全都深受吸引,熱度同樣反映於銷售。

 

有態度還要能共鳴

不販售夢想,而是製作能與不同類型客戶產生共鳴的精良之作。在Demna Gvasalia與Lotta Volkova眼中,VETEMENTS不外乎是一種態度。但絕非擺擺姿態就好,能夠回應當下,首要具備活在當下的本事。目前在全球擁有135個經銷通路,考量生產時程與商業目標的一致性與合理化,Demna Gvasalia直接將男女裝整合,在傳統男裝週和巴黎高訂週空檔間,以及秋冬季節,也就是每年1、6月做系列發表。雖然與媒體時程不符,但此舉卻有助延長銷售週期並有利於爭取較大採買預算。(根據業界行規,銷售通路80%的預算集中在1、6月)。新行銷上的出其不意還包括更改品牌官網界面為舊版style.com樣式,以示對此時尚媒體現為重要通路之一的欣賞,並與Matchesfashion.com在首爾推出了一個官方假貨(Official Fake)膠囊系列,重新設計該網站最暢銷的款式並提供販售。

VETEMENTS團隊更努力從創意面展現生活表情,例如如何將夾克做得像剛穿著從摩托車競馳下來,或一件看起像說「我才不在乎」的外套有著立領、前傾袖子輪廓。最新2017春夏系列,VETEMENTS在知名巴黎老佛爺百貨(Galeries Lafayette)進行展示。Demna Gvasalia一口氣邀請了17個國際知名品牌進行合作,想法很簡單,將他一直以來以每件服裝代表每個品類的作法擴大且趣味化。從MANOLO BLAHNIK及臀長靴、Brioni西裝再到Juicy Couture絨布休閒服、COMME des GARÇONS襯衫到Levi’s牛仔裝,那些經典到再熟悉不過的服裝品類,透過VETEMENTS視角重新詮釋,兩者間靈感火花交會,既致敬又創新,達成雙贏且創造話題。Brioni創意總監Justin Shea在秀後如此回應媒體:「對還在新舊時代交替當下的Brioni來說,要做些與以前不一樣的事是很好的。」

 

「願我燒毀的橋樑能點亮前路」(May the Bridges I Burn Light the Way),Demna身穿的毛衣寫著,這些取自網路的潮流話語,貼切地反映了時尚現狀,面向未來,VETEMENTS大聲疾呼:「Drink my blood and live forever」。(飲我之血,獲得永生)。

 

Gosha Rubchinskiy:「我努力去感受當下。雖然帶著俄語口音,我講的是全球通用的語言。」

 

名列International Urban Luxury Brand入圍榜單中的還有Gosha Rubchinskiy。同樣作為當今時尚的超級新星,Gosha Rubchinskiy與VETEMENTS之間擁有許多共同性。Gosha Rubchinskiy亦出身蘇聯時期文化,創立同名服裝品牌前是剛嶄露頭角的攝影師,喜歡以視覺紀錄他玩滑板的朋友與莫斯科青年文化。9年前他開始隨手DIY刺繡運動衫,在朋友贊助下擴增款式,之後在當地發表了首場時裝秀,秀場像是熱鬧盛典,600個年輕人齊聚,不為系列好壞,只是顯現街頭能量。無心插柳的他被前俄羅斯版《Vogue》時裝編輯Anna Dyulgerova發掘,一舉登上莫斯科的獨立時裝週,開啟了他的時尚歷程。經由Anna Dyulgerova介紹,Gosha Rubchinskiy結識人生重要的伯樂與導師COMME des GARÇONS與Dover Street Market總裁Adrian Joffe。Adrian Joffe對他的俄羅斯街頭自由與藝術魅力感到著迷。然而,不像VETEMENTS,半路出師的Gosha Rubchinskiy卻因缺乏品牌運作經驗,差一點破產。所幸銷售達人即時奧援,Adrian Joffe由COMME des GARÇONS持有Gosha Rubchinskiy品牌,負責管理生產、製造和行銷。少了生意面的煩憂,Gosha Rubchinskiy專注於創作,回歸本心。他的所有想法來自街頭,「最主要的概念就是俄羅斯之美,以及俄羅斯的新一代。」Gosha Rubchinskiy如是說,表達自我,反映當代生活的服裝創意放諸四海皆準。「我努力去感受當下。雖然帶著俄語口音,我講的是全球通用的語言。」不僅是服裝,Gosha Rubchinskiy還持續創作攝影圖書,也藉著與Lotta Volkova合作(Gosha Rubchinskiy與VETEMENTS共享造型師),開創服裝可能性。

 

此外,Adrian Joffe接受《BOF》專訪時也形容,「我沒有將他看作是時裝設計師,而是把他當做一位攝影師與事物的記錄者。其中的真實深深觸動了我。很多初創品牌看到Supreme的成功也希望去做類似的事情,但這樣做往往並不能很順利,這讓人感到很假,很做作。但是Gosha,一切都感覺很自然。我想這都是因為同一個願景把所有一切聯繫在一起。從T台上的衣服到書籍,所有的一切,一切都連貫一致,表達同一個想法、同一種視角,將整個故事聯通。」

 

去年夏天,Gosha Rubchinskiy 受邀作為男裝盛會義大利Pitti Uomo展會客座設計師展示2017春夏男裝系列。這一次他用服裝表達對義大利爭議人物,身兼電影導演、詩人、作家與政治家Pier Paolo Pasolini的理解。從Instagram號召來的素人Model身穿飾有FILA、Kappa義大利經典品牌Logo和標籤式俄文混搭的運動衫,搭配首次嘗試設計的正裝條紋褲,氣勢昂揚地走向觀賞席,Gosha Rubchinskiy再一次證明自己作為服裝設計師的信念。

 

 

 

 

【完整內容請見《LaVie》2017年1月號】

 

 

 

2017年 01月號 第153期
超越感官 科技美學新浪潮
【COVER STORY】 超越感官 科技美學新浪潮 當《比利.林恩的中場戰事》去年底在國際間風光上映時,震撼的不僅是電影界。與其說這是李安沉潛數年後再次挑戰新的創作語言,這部影片更暗示科技的進步,能如何徹底顛覆我們以往的觀看感受。 毫無疑問,跨進21世紀,電腦與網路的急速成長,爆炸性地改變從前的生活,而且它不只促進便利,更在無形中重塑大眾的美感經驗。如今我們可以看到、聽到、感受到的範圍,已遠遠超越過去的想像。無論多懷念從前純粹依靠人力製造或創作的年代,如今都不得不面對,當科技成為不可移除的變因時,將引導我們走向什麼樣的新美學領域。 科技和美的關係是什麼?科技能有品味嗎?當科技本身擁有了美感,又能對我們的生活帶來什麼樣的幫助? 去年三月,AlphaGo以4:1的成績打敗南韓九段圍棋棋手李世石,那來自上個世紀科幻小說的預言,彷彿就要成真:科技終有一日將凌駕於人類,成為真正的主宰者。究竟該把握什麼,才能讓急速增生的技術,變成打開通往下一個時代的鑰匙,而不要反過來侷限自由呢? 為找出答案,讓我們坐上名為科技的飛行船,一起探索這片未知的美麗新世界。
同期雜誌精選內容
各期雜誌
2017年 05月號 第157期
用創意,讓地方重振新活力
在世界許多國家的角落,人們開始對回歸在地有更明確的藍圖。台灣也是如此。重回地方,不只是隱於林的私人清談,對這群入鄉的台灣年輕人來說,更...
2017年 04月號 第156期
風格 隱系操盤手
走入美感經濟時代,我們對所謂「風格」格外敏感。一個視覺、一段音樂、一場體驗甚或是一個面容,他們帶有獨特的個性和姿態,以全然不同的語彙表...
2017年 03月號 第155期
香港,藝術不思議!
香港—這個總有著無盡的理由讓人一再造訪的繽紛城市,吃喝購物以外,近 年來,更已成為亞洲最受矚目的藝術朝聖地!自2013 年國際藝術盛...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