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章

木的藝術家具師 張熒淼

撿拾生命中的零碎

廢物藝術(Junk Art),能把別人眼中的垃圾變黃金,從事裝潢設計的張熒淼將廢材收集起來,拼成令人驚歎的創意家具。「叫我阿淼就好」,咧著一嘴笑,台灣國語很嚴重的老實人,說自己連收發E-mail都不會,但我們卻能從他的作品中,感受到具國際觀、無垠的創意邊界。

「現在許多有錢人愛玩『板塊』那一套,追求稀有紋路的昂貴木桌。」你不能期待在阿淼工作室裡,找到身價百億阿公家裡的原木家具。板塊是不經修飾的木,隨著自然變化形成特殊質地,家具師阿淼則走相反的路,他將各種好木頭的「瑣碎」從垃圾堆裡撿回來,不雕、不塑,拼成家具的靈魂,人們猜想,或許每件家具在阿淼心中都有一個名字。

這是關乎記憶與拼湊的故事
當我們在看倒敘電影時,每敘事一段,就會讓你對「為什麼會發生這樣的事」得到解答,當你看到阿淼的作品,「這到底是怎麼拼湊成的意象?」得要抽絲剝繭去想像,一條、一片、一塊細碎的木,從它們被砍伐裁切後零碎成這副模樣,直到阿淼將其重組成家具面貌,在具體中的抽象,彷彿有一絲倒敘電影般的懸疑,編輯說他就像「設計界」的大導演Christopher Nolan,也像《Memento》中的男主角──擅長運用細碎來倒著說故事,卻總忘了故事的源頭,「這是一點一滴、是直覺性的,我很難描述、記不得了。」當問到關於作品的靈感來源,阿淼的答案只有一種。總之,他的故事與木材一樣被截成一小段一小段,但不是為了故弄玄虛假裝高深,而是真切的、將我們與木頭的感情用直覺表達。

〈森林〉系列木桌,整面皆是由許多凹凸不平的年輪拼湊起來,不是用手刻,而是用「噴砂」的技法用高壓噴出的砂子來強調出木頭紋理;另一張桌面,眼睛般木頭紋路像是用LOMO多鏡頭相機拍出的效果,而〈蟲蟲〉系列的作品則帶有瓢蟲的圖樣;最吸睛的〈星辰〉書櫃是木與玻璃的結合,透過光影流動,形成超夢幻的實用擺飾,阿淼與生俱來的攝影眼,讓各個作品皆有不同觀看角度。剛開始,半路出家的阿淼也遇過瓶頸,有美感卻沒有匠學、懂木造卻不擅木工,觀者說他的作品有蒙德里安、陳其寬的風格,他不認識他們,就找資料來看,不會接榫,就找書來翻,誰說混工地就難成大器?美學的培養隨手可拾,阿淼就靠著拾木塊拾出藝術感,氣球、仙人掌、太陽、樹木……生活中的小細節皆埋藏在藝術家具形成符碼,縱橫交錯,是他編織木的原貌,也是木編織著他的人生,我們
待他的下一系列作品,尋到家的另一個面貌。

 


About張熒淼
1965年出生於雲林縣,在20多年前,因攝影工作關係,到苗栗三義造訪好友木雕藝術家黃石元,從此愛上三義山城小鎮的人文之美,在從事裝潢設計工作後,深知台灣創意家具的不足與建材浪費,遂拾起廢材拼湊創意,累積數十件藝術家具作品,在今年五月間發表〈俬語傢俬個展〉。


撰文/高麗音 攝影/Thomas K.

 


最新文章

更多精彩文章

你也有興趣的文章

看更多 More +

photo1 /2

photo2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