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章

影評《冬天的故事》:突然一切都清楚了…

文-劉梓潔
重看《冬天的故事》,只有一句感嘆,那是:十年前,我怎麼可能看得懂?是的,十年前我就好喜歡好羨慕女主角費麗斯。她一下是少根筋的傻大姊,一下是滿嘴夢幻的懷春少女,特別是那無辜靈動的大眼眨閃著「當下都是真心」,於是她可以一下決定跟溫柔寬厚的理髮店老闆遠走他鄉展開新生活,一下又眷戀器宇軒昂的知識份子那滿室書香的屋子。而周旋擺盪於兩位男士的懷抱中時,仍可以心心念念著那曇花一現般的真命天子——女兒的親生父親。
 


到底一個假期裡,如伊甸園般的甜蜜愛情,是不堪一擊的幻覺,或剎那即是永恆?被「種下」的小孩彷彿一個證據確鑿的紀念品,不斷提醒費麗斯與觀眾,真愛是存在的,沒有人可以取代他,儘管五年(即幾乎整部電影的片長)完全缺席。電影末了,這位孩子的爹終於出現了。十年前的我,跟著費麗斯歡欣鼓舞,流下開心的淚水,只看到相信愛情,真愛無敵,以為這就是侯麥帶給我們的信念


十年後,我發現錯了。重點不在命運的巧妙安排,而是費麗斯的體悟與成長。費麗斯說:「突然之間,事情都清楚了。以前我試著去選擇,然後發現根本沒有選擇。」當她如此清楚,不再跌撞尋覓,該出現的就會出現。如果說十年前我羨慕費麗斯,十年後,我深深地同情她。同時,我期待著,下一個十年再重看,侯麥將告訴我什麼?
※ 劉梓潔,2006年林榮三文學獎散文首獎得主。《父後七日》編劇、導演,2010金馬獎及台北電影獎最佳劇本獎得主。


最夯最熱門的《全球設計旅店 特搜APP》你下載了沒????
跟上全球最美好的一場旅行狂潮,點我下載


最新文章

更多精彩文章

你也有興趣的文章

看更多 More +

photo1 /4

photo2 /4

photo3 /4

photo4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