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章

World Beers╳Taiwanese Cuisine世界啤酒

拎著在巷口柑仔店找不到的啤酒,是來自比利時、荷蘭、英國、瑞士、愛爾蘭的液態旅客,拎法很獨特,不像是對待刻下準備暢飲的玻璃瓶酒精飲料,倒酷似孩子抓著心愛玩具兔的耳朵。「今天要去哪兒玩?」駕著車東奔西跑尋找適合搭配的好吃「台味」,才發現能將夢想、旅行、料理等東西集合起來的,就是腳下熟悉的土地。


2線濱海公路即將進入萬里隧道之前的右手邊,是不怎麼為眾人所知的龜吼漁港,那裡的風景,總是會讓人停下腳步,只要隨處找個石墩一坐就能出神,可能是那微鹹微涼的海風,有偏離都市很遠的度假錯覺。


漁船從遠處的小點駛向港前、噴著濃煙, 船頂的集魚燈全熄了火,好似掛滿一整圈的肥美花枝, 甲板上的衣褲也已曬得全乾,幾名黝黑的大陸仔赤裸上身操著純熟的台語悠哉走出船,向身後大聲吆喝著、把馬蹄蛤撈滿袋的張小販招手,張小販曾經可是個叱吒龜吼的捕魚高手,現在不出海了,改賣起鮮撈魚獲,用帶著魚腸腥臭的潮濕鈔票換大簍大簍的魚貝蝦蟹。用英文寫的啤酒,要搭配什麼海鮮?討海人似乎全是台啤的忠臣,沒事就把它當水喝。張小販的父親阿福伯,一過午就會坐在漁港的水泥堤上,把眼光對焦海上的浮漂等魚上鉤,一待就是兩三個小時,從一旁捏扁的啤酒罐可以猜出約莫時間,「台灣尚青尚好飲,這是按怎用英文寫?」他對我們手上的啤酒感到很困惑,儘管瞇著眼細瞧也找不到任何他熟悉的字詞。身旁一盆淺淺的水裝著俗稱「臭肚仔」的象魚,氣喘吁吁快斷了氣,阿福伯說這裡的象魚沒有臭油味,煮湯最好。


這裡很迷人,不必在意吃相或是左叉右刀的順序,不會因為專注搭配餐與酒而感到沉重甚至消化不良,但只有三四條小魚怎夠煮湯?我們轉向兒子鋪裡的超大馬蹄蛤,巴掌大的馬蹄蛤要養五、六年的光陰,一斤換得250元很合理,在漁港買海鮮的好處是,還能借人情扭捏出一點油水,多搏得免費的半斤海蛤蜊,撒點薄鹽、蒜末、清蒸的方式料理原味,另外又買了一斤鮮蝦,以青蔥米酒拌炒。來自荷蘭的塔珀(L aTrappe),是比利時六家酒廠以外唯一的修道院啤酒,僧侶們在19世紀為解決修道院財務困難才開始釀酒,其Witte更是全世界僅有的一支正宗修道院白啤酒,一口被太陽曬得失溫的Witte檸皮氣味更濃郁,搭配「一咬噴發」的蝦膏苦甘苦甘,如柿子與麥芽攪和成的綿密口感;而在滿月之日釀造、深信月亮的引力不但影響潮汐漲退,還會改變啤酒結構的Vollmond Bier有機啤酒,味覺清新淡雅如礦石,與蠔肚、蝦蟹白肉絕搭。

文|高麗音 攝影|Thomas K.






最新文章

更多精彩文章

你也有興趣的文章

看更多 More +

photo1 /8

photo2 /8

photo3 /8

photo4 /8

photo5 /8

photo6 /8

photo7 /8

photo8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