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章

為女皇舉杯

六○年,不覺倏忽而過。
「英國王室的花園裡不產珍珠,我們是皇室公司,必須努力工作。」她的母親曾如此說。於是,這位大不列顛及北愛爾蘭聯合王國與其他國土和領地之女王,身任聯邦的元首——伊麗莎白二世(Queen Elizabeth II),統領難以計數的土地,這麼專注工作了六○載。


在女皇登基紀念日時翻著歷史照片,彷彿是人們共通的穿越時空儀式,這樣的想像和觸動我們心靈的許多事物一樣複雜,像一部親身演出的劇碼。那時間像是夜晚,女皇得以暫時卸下皇冠,身著特細毛料的紳士為伊麗莎白二世倒了半杯威士忌,應是年輕時的查爾斯王子,「我的家人就像其他的家庭一樣,在這扇門背後,都是幽默而輕鬆的。」底下寫著幾行字跡,她微微搖著琥珀色裡映著後方壁爐微溫的火苗停格了,順著視線而上是Charles Frodsham在1850年製的黑漆描金木樓鐘,伊麗莎白二世六○年前的笑容則在加冕肖像照裡永恆留存。


蘇格蘭是威士忌的精神家園,在英國皇室也得用這象徵榮譽的醇酒舉杯,皇家禮炮威士忌為了她26歲那年加冕而生,六○年後又帶我們重溫那場難忘的故事,你從手工木盒裡小心翼翼取出深藍色釉尊貴瓶身,帶著濃郁熟果與煙燻後的堅果氣味,隨著花束綻放開來,長且深的尾韻綿綿不絕,同樣的21年份卻是今年限定的版本,為紀念女皇,也寫入品牌一甲子的輝煌。

文|高麗音 攝影|Thomas K.


最新文章

更多精彩文章

你也有興趣的文章

看更多 More +

photo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