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章

電影 《烈火摯愛Inch’ Allah》觀影心得

「Nothing to kill or die for. And no religion too. Imagine all the people Living life in peace」一首多數人都聽過簡單的歌,若不是對戰爭恐慌的體悟,John Lennon不會寫出如此動人的樂曲。活在這裡,想像不到遙遠的中東國度,每日上演著暴力的悲劇,卻是以色列、巴基斯坦人生活的一部分。

《烈火摯愛》(Inch'Allah)在開頭便丟出了一個恐怖攻擊議題,除去影像,震撼的爆炸聲音使人心神不寧。手持攝影鏡頭帶到主角克蘿伊的生活,一個白人女性,每日為醫院的工作穿越以色列及巴基斯坦邊境,觀看過程中對於她對巴勒斯坦好友蘭德一家的熱忱感到敬佩,那是一種困難的涉入,當「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其實也隱含了國與國的隔閡與切割。


衝擊我的部分是,巴基斯坦難民男孩衝上一台車叫囂卻被撞死,而原來歷史上也曾發生類似的事件,1987年一名小男孩朝以色列坦克車丟石頭,這樣的年紀誰能預期面對巨大的冰冷與殘酷,卻是不得不—去做的行為。另外還有蘭德在無法進入醫院的情況下,又一次不得不的在完全毫無資源的窄小車上生產,她猙獰的神情伴隨淒厲叫喊,觀者就如身處當下感受蘭德萬般的痛楚,克蘿伊抱著苦難出生的嬰孩、衝往急救的半途而後無力的痛哭,那是一個希望的熄滅。飾演克蘿伊的艾芙琳‧布荷許跳脫了花神咖啡館中的無辜形象,而導演 Anais Barbeau-Lavalette以中立的角度描繪整個故事,探討戰爭中人與人、國與國家之間的連結,使人深思--忽視與涉入的相關性。

男孩說,大樹上長出了小樹,我們在看不見的影像之中去想像,像是褪去了衝突,畫出了一個深刻又苦澀的展望。
 



劇情大綱:
她是希望的象徵,卻成了爆炸性的存在
年輕的加拿大醫生克蘿伊,飛越大半地球到衝突頻仍的以巴邊境服務,白日在巴勒斯坦難民營看顧病人,下班後回到以色列,和鄰居女士兵一起找樂子。克蘿伊每天通過劍拔弩張的檢查站,在漫無止息的戰火威脅下,努力救助病患。她和一名年輕孕婦蘭德變成好友,透過她,克蘿伊深入了解到巴勒斯坦難民的艱困生活,並和蘭德的哥哥發展出曖昧情,但她始終只能穿梭在以巴之間,當個局外人。就在蘭德臨盆之際,圈起安全的哨所也阻起一切,將克蘿伊導向一個未知的艱險境遇……


《烈火摯愛》Inch’ Allah
類型:劇情片
編    導:昂娜伊絲‧芭波‧拉法雷特(Anaïs Barbeau-Lavalette)【青春逆轉勝】
演    出:艾芙琳‧布荷許(Evelyne Brochu)【花神咖啡館】
     莎賓娜‧奧扎尼(Sabrina Ouazani)【家傳秘方】【珍愛泉源】
     希凡‧拉維(Sivan Levy)

2013 / 3 / 15 誰 能 比 你 更 愛 自 己



資料圖片來自 佳映娛樂


 


最新文章

更多精彩文章

你也有興趣的文章

看更多 More +

photo1 /4

photo2 /4

photo3 /4

photo4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