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章

理想生活專訪! 留俄鋼琴家顏華容

古典音樂,對一般未接觸過的人來說,其蘊含的藝術價值總是被解讀高深,古典樂其實也是當時的流行樂,只是經過時間的嚴苛篩選,成為了經典,激昂澎拜或優雅,怎能不嘗試聆聽。

看見顏老師的第一眼,會感到些許的懼怕,那懼怕來自於顏老師全身散發的自信與堅毅,音樂的深刻氣質是長期累積的力量。當顏老師開口說話後,反而充滿著直率親近的特質,剛中帶柔,令人驚異其中的差異性,不過老師有特別提醒說,她無法兩個人在同一個空間裡談天,一定要另一個人在場,鋼琴除外,如同詩人般跳躍式的思考,使老師不斷琢磨的思想顯得更加熠熠發光。

以下是專訪顏老師的訪談內容,讓我們來更了解這位散發光芒的音樂總監:(以“顏”代表顏華容老師,以“L”代表La Vie)
 

 

L:生活對您的定義來說是什麼?您理想的生活又是什麼樣貌?
顏:生活是一種實現,可以盡量發揮自己的能量,世界上如此多的人,需要一直變不能靜止不動。我做的事是除去道德觀之後,需要依附在他人的勞力上,某個部份上不屬於產出行為,但我盡可能的覺察身邊接觸的微小人事物的細節,雖然不用擔憂太多事情,不過我想這種直觀是一種奢侈。
而練琴需要付出很大的代價,時間永遠不夠,我的生活除了練琴,加上由練琴外的細碎拼湊起來的。

 

L:音樂在您的生活中是什麼樣的存在?
顏:理所當然的存在。長大後我才發現原來不是理所當然,在音樂班時一直過得非常愉快,從來沒有察知到原來同質性高的同學對音樂的認知與敏感度仍有很大的差異,而我則叛逆的不練琴,只練自己有興趣的曲子,還好老師都有抽查到我有練到的曲。小時候有加入YAMAHA音樂班,我們聽輕量化的古典樂,那時還有教導創作寫曲,我特別喜愛管風琴,所以想像為這個樂器寫了一首「巴哈的聯想」,還得獎了,我認為小時候比現在厲害很多(笑)

我對鋼琴有不同的感應,畢竟材質天然,就像玩車,也像人,年紀越大我越能感受輕微的巨大。音樂是個能發揮綜合能力的技能,最強大的能力通常也是最大的缺點。
 

 

L:可以說說留俄的生活嗎?對您的改變?
顏:很乾淨。因為練琴時間佔大多數,周遭99%是俄國人,對俄國人印象最深的是,他們的歷史都相當厲害,就像李敖時常引經據典那般,能夠明確說出哪一年發生的事情,也很喜歡吵架。俄國詩也是令人敬佩的部分。另外有兩點,一是下雪的時候很安靜,因為氣壓很大,二是超過攝氏負10度以下的氣溫感覺起來都是一樣的。

我尊重每個人在不同時間去不同國家的體會,而台灣留學生應該要更有自信,減少貶低自我的意識。留學是好的體驗,你會發現歐洲的理論是一種內化,是必須要知道的,不會特別去教導,在台灣則不一樣。
 

 

 

L:您認為俄羅斯最美的人事物或景色?
顏:不是建築物或雕像,而是人。俄國是個重人情、講根源、多元觀點與高標準共存的地方。俄國人對特殊的人、萬事萬物的崇敬表現在藝術、也在宗教觀中;雖然是基督教/東正教國家,你還是在許多書店可以看到各種不同理論的命理書、神秘學、甚至有風水(Фэн-шуй)專區呢! 

 

 

 

L:除了俄羅斯之外,會想去哪一個國家旅行?為什麼?
顏:英國對我而言是一個特別的國家,也是近來比較常有機緣前往的地方,學習與使用英文對我來說不太困難,日文對我而言就比俄文難上千萬倍啊!在俄國的生活與學習在別人眼中好似很辛苦,但我並沒有實體的「困難」感。有一次生日的時候去看有名的巨石群,當時天氣特別好,我想英國大概也算是我前世的國家之一吧?(哈哈) 

 

 

 

L:為什麼會接觸攝影?
顏:其實也算是剛剛所說的「理所當然的存在」之一吧?小時候就學畫,在學時是「萬年」學藝股長;影像時常在腦中浮現,而真正開始有時間拿起相機拍攝,是因為怕手受傷而把腳跌斷、被困在房子裡只能到花園拍照的那段日子。

 

L:拍攝瞬間當下的想法?
顏:攝影比文字簡單很多,是一種直接的意見表達,拍攝可以幫助我很多,想要達到自己想要的100%,雖然觀眾詮釋則是另一回事。
 

 

L:除了音樂、攝影外,還有什麼其他的興趣呢?
顏:聽人彈琴並算命,哈哈哈!演奏是很難說謊的,聽人演奏對我而言是很大的心靈「脈衝波」,好像在觀察人;這跟攝影相同,練習詮釋、磨練視角。
我蠻怕看電影的,倒不是內容好壞,而是我會不知不覺將台詞或一些奇怪的小細節記起來,萬一看到不好看的電影,會發生火大卻也忘不掉的悲劇...。這不表示我只看「文青」電影,有些商業片,例如《天生一對》,劇組對於配件或物品十分講究,光這部分就讓人很敬佩。另外看鬼片和偵探懸疑片也讓我放鬆,看愛情片我通常會大笑....
 

 

L:您採用什麼樣的方式教導學生?希望帶給他們什麼影響?
顏:不只是喜歡教,不管是對我或是學生,會有互相探索開發能力的部分,現在的學生難教,因為基礎的認知教育不如以前深刻。

L:下一個階段有什麼計畫呢?
顏:保持健康,盡量不要忘記,不健康的話頭腦會不好(笑)。今年很好玩,都遇到很久沒遇到的人,也促成了這次的音樂節,生活隱隱約約會設定好下一步,聽音樂很花時間,一個人一輩子也許聽的就是我的演奏會,盡量達成自己想要的。

 

「Born to be a musician」,天分,理所當然,這是我訪問完顏老師的第一個想法,老師的努力來自於父母的開明,即使有得有失,顏老師仍堅持自己的道路,古典音樂縱然深奧,實際承接了幾個世代的偉大傳承,聽賞過之後相信帶來的感動絕對無法言喻,且無可替代。



以上圖片皆由顏老師提供
 

文/ChloéC

最新文章

更多精彩文章

你也有興趣的文章

看更多 More +

photo1 /8

photo2 /8

photo3 /8

photo4 /8

photo5 /8

photo6 /8

photo7 /8

photo8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