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章

中國當代建築演進四部曲:阮慶岳的新中國建築觀點

後京奧時代,要預測中國當代建築未來式,得先回顧過去20多年來,中國現代建築到底經歷了怎樣的一個轉變與發展。元智大學藝術與設計學系系主任阮慶岳教授,提出了幾個觀點:
《觀點1:海歸派》
90年代後,經濟起飛,資本主義蔓延,民間案子大增,恰好這時改革開放後首批赴美留學、以張永和為代表的建築人「海歸」了,加上城市快速發展鋪陳出許多個人事務所,在這樣的背景下,阮慶岳認為:「張永和的影響大概從20年前開始,他把中國現代建築既有的模式從國家體制中解放出來。」1992年回大陸後,張永和成立了第一家個人事務所,開始以「非常建築」的概念實踐建築理念。
《觀點2:全球化》
2008年的京奧和2010年的上海世博,讓中國成了全球建築師的競技場,京奧的重要性,在於它在中國中央內部產生一個辯證效應。引進外國建築大師、介紹他們作品,最重要的不在於推銷給世界,而是推銷給全中國人民,讓一般老百姓接受像鳥巢、水立方、中央電視台這類現代建築,也等於宣示了這就是未來的房子。
《觀點3:本土派》
90年代前期,中國對國外思潮一片嚮往,帶回西方觀點的海歸派因此掌握了主導權;但到了21世紀初,情況產生變化,國外展覽開始進來邀展,國際雜誌也開始對中國建築產生興趣,但海歸派的設計和西方太像,於是國外建築界、媒體、評論把目光放到本土派上,王澍、劉家琨等人漸受關注,而海歸派也慢慢意識到在向國際推銷作品時必須提出本土思維,因此也開始調整路線,和本土派的界線越來越模糊。
雖然北京奧運和上海世博觸發了中國對全球化的渴望,但也因為政府為了讓城市快速現代化、急著拆掉舊建築,刺激出了建築界另一股反動的力量。在民間一片呼籲保留北京舊胡同、悼念上海石庫門的聲音中,王澍這類以舊建築材料和元素、作為設計思維的建築師,備受國際矚目。
《觀點4:公民建築》
「過去二十年來,中國發展現代建築一直在迎合西方的價值觀,迎合投資者和業主的想像,很少在思考民眾的需求,很少討論老百姓究竟要什麼樣的房子和城市,脫離了誰是真正使用者的問題。」這波針對資本主義的辯證衍生出了公民建築。阮慶岳認為,過去建築服務的對象是政治權力,要宏偉、宮殿式的建築,後來慢慢移轉成資本權力,但資本家想要的是假象的幸福,這兩個階段都脫離現實,而這第三階段就將進入到社會性,也就是公民建築,真正與人民相關的建築。


本文出自La Vie雜誌第108期
文:姚林書|圖片提供:朱锫建築設計事務所


最新文章

更多精彩文章

你也有興趣的文章

看更多 More +

photo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