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章

白與光交織而成的四季變奏曲 Richard Meier鮮明的建築語言

純淨之白、光影變化、幾何量體、斜坡設計及與地景的深厚連結,構築了Richard Meier鮮明的建築語言。
「對我而言,白色包括所有顏色,它最能有效反映出自然的色彩變化:綠草、藍天、秋葉。」Meier曾這樣說過。對他而言,白是可以創造空間體驗的中性表面,隨著早晨黃昏、四季遞嬗,呈現出不同的建築表情,反映了周遭環境的變化。向來熱愛藝術、還曾經想當藝術家的他,對於設計美術館也有著無盡迷戀。從1984年位於德國法蘭克福的裝置藝術博物館開始,至其代表作「The Getty Center」,他用斜坡與光線,打造了由外至內整體的美術館體驗,不只是置放展品的白盒子,更成為他所說的「室內的公共廣場」。在1月的明亮午後,白髮蒼蒼卻仍精神奕奕的Meier,從色彩、場域、結構、材質等多種面向與我們暢談他的人生及建築哲學。


 

Richard Meier的建築巡禮
在Richard Meier至今50年的建築經驗中,擘畫出無數經典設計,La Vie挑選了三個在Meier一致風格下卻各自帶有獨特美學的作品,帶你一起了解他的建築語彙。


The Getty Center(1984∼1997)
位於美國洛杉磯Santa Monica山頂上的The Getty Center,是Meier一生中最重要的代表作。整座博物館區佔地將近110英畝,如同一個村落;在Meier的設計中,由景觀大師Robert Irwin所設計的中心庭園、居高臨下俯瞰的山景,都是美術館體驗的一部分,將內外環境連結,就如他所說:「觀看藝術的經驗,也屬於觀看世界經驗的一部分。」


Barcelona Museum of Contemporary Art(1987∼1995)
白與斜坡始終是Meier重要的建築語言。深受柯比意、萊特與阿瓦.奧圖影響的他,極簡的現代主義風格在作品中表露無遺。位於歌德舊城區中的巴賽隆納當代美術館(Barcelona Museum of Contemporary Art),不僅具有藝術欣賞的教育意義,更具有活化舊城區的城市更新意念。此件作品中,Meier再度運用擅長的圓滑曲線柱體、矩形結構彼此呼應,展現清晰俐落的線條。


Jubilee Church(1996∼2003)
Jubilee Church與和平祭壇博物館(Ara Pacis Museum)是Meier在羅馬的惟二作品。對於Meier而言,羅馬是一座光的城市,也是一座石頭與石灰華岩的城市,如何捕捉光影、如何在一座充滿歷史的城市中融入當代建築,成為其思考核心。
Jubilee Church不以高聳至天的哥德式教堂或其他傳統教堂樣式複製,而以三面相同半徑的弧型牆面呼應聖經中的三位一體;柔滑向上延伸的曲線,既指涉對於天堂的追尋,更拉近了人們對於嚴肅教堂的距離感。

 

文|彭永翔 攝影|David Barker、Javier Tles、Rafael Vargas 
圖片提供|Museum Frieder Burda、J. Paul Getty Trust、Museu d'Art Contemporani de Barcelona、Otto、富邦藝術基金會

想看更多請見La Vie雜誌第106期


最新文章

更多精彩文章

你也有興趣的文章

看更多 More +

photo1 /5

photo2 /5

photo3 /5

photo4 /5

photo5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