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章

《Micasa Dolci蜜膳屋》甜食專門餐廳

「飯後附餐甜點」這一詞,對我而言是麻痺了完全提不起興趣,90%以上的餐廳認為是個附屬品,趕快吃完走人!於是台灣餐飲文化的過程,常是草草了事趕著下一攤。我不禁想起巴黎銀塔La Tour d'Argent下半場的美好時光,直到半夜一點鐘才結束完整的儀式,其中的「甜點」不是附餐而是主菜之後的「另一道甜的主菜」,通常由甜點其命名當中文字的多寡, 便可探出其嚴謹認真的態度。

「Macarona fraise、glace de vanilla aveccoulis aux fruits rouges」,如果由中文翻譯「蛋白草莓杏仁甜餅、香草冰淇淋盒配酸甜紅果子醬汁」字數算一算共有22字。我所經歷過巴黎各名餐廳的甜點字數必不少於20字。然而對台灣人而言,難有機會體驗上述的神奇感!更不用說竟有「甜食專門餐廳」這一名詞了!但在有心之士的推廣之下,台北巿仁愛路悄悄地誕生了一家極低調的店─Micasa Dolci。


繽紛色彩的甜食異想世界/主廚「嘉手納慶」

與東京銀座同步的甜食風潮
店主人由眾多名媛貴婦組成,原來是轟動一時的日本料理Umai Micasa,當時全部由日本名料理店Nobu重金禮聘而來的各大名廚,但一年過後金融風暴市場影響,及台灣食客文化上的水土不服,便無緣再現。而當時的甜食主廚「嘉手納慶」愛上了台灣,想長留於此,店主人亦不忍心見其「甜食文化」消失於台灣,大膽投資成立了Micasa Dolci專門店,據主人表示現仍虧損,但確知此城市巿民文化的養成,恐怕得要三年以上,於是作好長期之準備。

一項統計台灣男人專門享用甜食的人口極少,大多是為陪著情人,而日本男女比例是一比一, 反倒是法國卻是男多於女,主因是甜食是法國基本飲食文化再加上法國女人怕胖。因此Micasa擁有了西式的華麗,也有日式的優雅,更令人意外的是竟然和日本料理相同強調「新鮮」......。


焦糖冰淇淋搭香蕉佐沙巴雍醬汁
為了說服中年男子有嘗試慾望,主廚推薦一道令我稍感興趣的菜色─焦糖冰淇淋搭香蕉佐沙巴雍醬汁,本體是Micasa自製的焦糖冰淇淋,道地味自慢(主廚引以為傲的絕品),下層是新鮮香蕉,底部襯著以糖沁甜烘烤30分鐘的杏仁碎片,上層再覆蓋一層厚厚的「沙巴雍」(以蛋黃、鮮奶油、糖拌製冷藏而成的半固體狀)。最上方撒上糖霜再以噴槍將表面快速炙燒,以成為另一層焦糖。


一道想像之外的甜食
另外在透明冰櫃中發現一些吸睛效果的物件, 研究之下才知處處玄機。看似不起眼的巧克力瑞士卷,仔細端詳便知其質感獨特,果然這是完全沒有麵粉製成的「蜜膳屋巧克力卷」,全部食材均是可可粉。「抹茶千層派」中抹茶濃郁之味只應日本本地才嘗過, 各層間夾著卡士達醬與紅豆, 正宗大和之味。最後帶走了「巧克力橘條」,還是無法由外表猜透其質,原來裡面是以橘皮切成條狀以糖沁漬熬煮過風乾,裏以白巧克力或黑巧克力,黑巧克力的澀苦和橘皮的甘苦,則成為一道想像之外的甘味。

男人研究甜食在日本很多,台灣則屬罕見,要探討「Micasa」這題目我遲疑了足足一年,終於提起勇氣決心作了男人少作的事。這是甜食男女性別區分專屬,或是甘味料理與米其林的表象問題嗎?其實是「嘉手納慶」現場即點即作的認真態度,和那即點即畫出的那幾張創意剖面圖。建築師不也是如此?



Micasa Dolci 蜜膳屋
Tel/02-2345-7669
Add/台北市仁愛路四段460號1F
Web/www.micasadolci.com.tw


 

文|黃宏輝 攝影|Anew-Chen
想看更多請見La Vie雜誌第84期


最新文章

更多精彩文章

你也有興趣的文章

看更多 More +

photo1 /6

photo2 /6

photo3 /6

photo4 /6

photo5 /6

photo6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