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章

打造前衛製錶的獨立雙手─液相顯示的時間煉金術

10月底,五位世界舉足輕重的獨立製錶師來到台灣,聯秧推出《匠心─獨具》時間藝術展。La Vie此次專訪以液相顯示時間結合機械機芯、一鳴驚人的HYT CEO Vincent Perriard,分享HYT的創意從何而來,又如何克服技術上的種種難關?

 

文/彭永翔

攝影/劉信佑

圖片提供/HYT、葳鑠 

 

「我們總是創造驚喜!」2010年HYT CEO Vincent Perriard(後簡稱Vincent)與獨立製錶師Jean–Francois Mojon合作,開始打造世界第一只以液體顯示時間的機械腕錶,2012年推出的H1 BLACK DLC一舉拿下日內瓦高級鐘錶大賞「創意科技」獎項。如何將機械最大的敵人「液體」納入腕錶中,並且和平共處,讓我們在與Vincent的訪談中,一探時間煉金術。

 

La Vie:從Concord c1 quantum gravity到HYT H2,為何您對於液體與機械的結合如此有熱情?對您而言,液體流動的魅力為何?

Vincent:魅力啊,是來自於創造一只獨一無二的腕錶。因為液體其實是機芯的敵人,在傳統製錶業總是避免液體,所以當能克服並於機械錶顯示時,就帶來了驚喜。

從Concord c1到現在的HYT,我們總是創造驚喜,人們也總是驚豔於這樣的設計。我認為在現代,推出任何商品都必須抓住大眾注意,否則不會成功;HYT知道創造一只結合液體與機械的腕錶,會讓大眾驚喜,而結果證明我們的成功,去年日內瓦高級鐘錶賞H1 BLACK DLC就贏得了創新科技。

 

La Vie:HYT與Jean–Francois Mojon及Giulio Papi接連合作,這兩位是當代十分著名且卓越的製錶師,為何HYT選擇與Jean–Francois Mojon in合作H1,與Giulio Papi合作H2?

Vincent:這兩位製錶師都擁有卓越的製錶工藝以及創造力。H2此次與Giulio Papi合作,過去我在AP時也曾與他合作,未來H3也將持續請他協助。為什麼呢?因為他幾乎就是個天才,節奏非常快,在一小時內,就可以拋出了15~20種不同的想法,這相當瘋狂,所以HYT不僅有液體顯示,H2 3D結構的機芯設計也相當令人讚歎。

同時間因為Jean–Francois Mojon仍然持續於H1的研發,未來我們也計劃推出H1鏤空錶款,機芯設計上會有許多調整,這只錶也即將推出,所以他要專心負責這個系列,哈哈。

 

La Vie:如何讓液體顯示精準時間,而不會超過或未達正確時間的位置,背後的運作機制為何?

Vincent:你剛剛的確點出了最困難的部分。使用液體有許多挑戰,包括壓力、溫度、還有蒸發的問題,這些都會影響時間顯示的精確性。

在設計時,我們希望讓面盤簡化,所以你不會看到複雜結構,就算不是來自製錶業的人,都能輕易理解是液體與機械錶的結合。它雖然看起來很簡單,但實際上卻非常困難,我們擁有10種專利,在三年研發過程中,我們幾乎每個月都學到新事物,每次都覺得這次應該沒問題了,但又出現狀況。

大約一年前,我們又發現當搭乘飛機時,於1萬公尺高空液體會擴張,影響時間顯示,但其實液體與機芯都沒問題,卻因為壓力產生氣泡,讓液體更往前移,後來我們決定抽至真空,防止氣泡產生。

另外為了確保液體能在玻璃管中順利推移,不因管中微小孔隙導致螢光液體殘留管壁周邊,而非正確顯示時間的位置上,HYT在管壁塗上特殊的化學塗層六次,使之完全平滑無孔隙,為了尋找這種技術,我們與美國聖地亞哥的醫療公司合作。雙水槽體則是美國費城的公司所製作,而他們也與NASA合作。

 

La Vie:H2新增了溫度感應器,讓液體溫度維持一致,而不因熱漲冷縮影響時間顯示準確性,在機制上如何維持液體恆溫呢?

Vincent:通常錶的溫度是落在26~32度之間,這對錶的運作而言相當適合,所以在剛開始時,我們以為溫度不會有什麼影響。但之後我們發現戶外日照環境會影響錶面溫度,液體連帶熱脹冷縮,影響時間顯示。這次新增的溫度補償系統非常小,可以感應液體溫度,如果過低,就會注入一些溫度較高的液體,以達到恆溫狀態。而這個恆溫系統的維持,在醫療業及其他產業都有許多具商業潛力的發展。

 

La Vie:所以其實這些專利都能運用在其他產業中,而帶來更多獲利囉?

Vincent:沒錯!而其實這在一開始,就在我們的計劃之中,因為HYT投資者先前就預計這些技術可以運用在其他醫療產業中。

 

La Vie:H1與H2有許多技術不在傳統製錶工藝內,目前團隊中有多少人,又如何分工?

Vincent:HYT現有23名員工,包括科學家、工程師、化學家,因為我們需要對液體、流體力學有更多理解。2014年將納入HYT自己的製錶師,未來零件組合,將由HYT自行負責。

因為雙水槽體與玻璃管的中介連接處相當敏感,壓力將雙水槽內的液體,推進到管中,只要有任何micro的誤差,就會影響到時間是否能精準顯示,這是最困難的地方。HYT有這部分的專利,這個中介處由大約25~30個零件所組成,液體進出會通過這裡。每到6點鐘時,液體會返回雙水槽體,再從左側出發,但如果返回速度太快,就會侵蝕管內的化學塗層。為了解決這個問題,我們必須讓液體返回速度變慢,這個非常小尺寸的零件,是科技與製錶的結合,也是我們的機密專利。未來HYT內部的製錶師將會處理這部分以及所有零件組合,3個月後,就會有第一批HYT的製錶師。

 

La Vie:為什麼這次H2選擇鏤空結構設計?是從市場回饋的想法嗎?還是產品設計端的思考?

Vincent:我們從產品及市場兩個面向決定採取鏤空結構的設計。從市場面觀察,我們希望讓原來H1的價格帶提升,所以H2必須更獨特、複雜,這也是我們找Giulio Papi的原因,他喜歡高複雜錶款、喜歡陀飛輪。從產品面思考,在H1時,有些人不知道它其實是機械錶,所以我們想讓大家一看就知道是機械機芯,像炸彈一樣一聲,連不是鐘錶愛好者,都能一眼即知這就是只機械錶。

 

La Vie:可以請您談談HYT未來錶款的發展嗎?

Vincent:未來H1生產線將會持續擴大、完整,之前推出4款H1系列,今年會再推出3款H1系列,我們在H1系列將持續推出不同材質的新錶款,H1是進入HYT的入門磚。H2則是限量發行,我們與APRP的Giulio Papi合作,明年會針對材質及功能推出新款設計,目前正在研發陀飛輪錶款,成為更powerful的腕錶。而在H3將嘗試不同造型、不同材質,甚至新的閱讀時間方式。

 

La Vie:您如何觀察獨立製錶品牌在集團製錶化下所扮演的角色?

Vincent:每一個獨立製錶師都像是一顆小小的鑽石,許多設計與創新都來自於這些人,就算對於百達斐麗、Rolex這些大品牌,以及鐘錶愛好者,他們也關注著我們的發展,因為我們具有高度創意。300年前寶璣的陀飛輪希望讓時間更準確而創新,這樣的突破就是獨立製錶師所追求的創新。

 

曾任愛彼公關總監、行銷總監、HAMILTON國際行銷副總,2006年擔任CONCORD總裁,打造前衛創新風格,當時亦推出結合液體的腕錶Concord c1 quantum gravity。現為HYT總裁,HYT以打造液相顯示時間的機械錶,在高級製錶界獨樹一格。

 

最新文章

更多精彩文章

你也有興趣的文章

看更多 More +

photo1 /4

photo2 /4

photo3 /4

photo4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