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章

亞洲藝術市場的前線觀察 專訪巴塞爾藝術展亞洲總監Magnus Renfrew

本屆香港巴塞藝術展《光影現場》展出之影像作品。〈SEKILALA〉,Shimura Bros。Tokyo Gallery+BTAP。

本屆香港巴塞藝術展《光影現場》展出之影像作品。〈LêSouth China Sea Pishkun〉,Dinh Q.。10 Chancery Lane Gallery。

本屆香港巴塞藝術展《光影現場》展出之影像作品。〈Freud,Fish and Butterfly〉,Wang Haiyang。Galerie Paris-Beijing

Magnus Renfrew曾獲得OE Saunders藝術史大獎,並曾於倫敦邦瀚斯拍賣行擔任顧問長達七年,主力發展當代亞洲藝術部門。

第二屆香港巴塞爾藝術展(Art Basel in Hong Kong)於今(2014)年5月中正式舉行,做為國際藝術交流平台的第一品牌,此次共有來自39個國家及地區、245間頂級藝廊一同參與。La Vie專訪巴塞爾藝術展亞洲總監Magnus Renfrew,與我們分享他對於亞洲藝術市場及發展的深入觀察。

去年(2013)第一屆香港巴塞爾藝術展吸引了俄羅斯超級藏家Roman Abramovich以及超過6萬人參與。在亞洲藝術市場蓬勃發展、新加坡積極搶灘成為東南亞藝術熱點之際,Magnus Renfrew分析他觀察香港、新加坡和亞洲藝術發展及香港巴塞爾藝術展對於中國藝術市場的影響。

 

La Vie:可以請你談談2013年ArtBasel HK的成交總額及比例嗎?比起較高價位(上百萬美元)的成交金額,是否中價位(10萬美元)的交易比較能被藏家接受?

Magnus Renfrew(後簡稱M.R):由於交易存在於畫廊與藏家間,所以沒有確切的統計數據,但就我們的觀察,高價的藝術品與新生代的作品表現得很好,而中價位作品的交易狀況就沒有這麼出色。但藝術家儘管沒有市場上的肯定,仍然繼續於藝術創作,這也顯現了藝術家的風範。而就我的觀察,原因在於高價位藝術作品的藝術家,在藝術界都已建立了其名譽與地位、新生代藝術家之作品則可以提供藏家新的刺激及觀點,這是這兩價位的藝術品市場表現較好的原因。此外,近兩三年藝術市場除了熱衷於發現新的藝術家、也開始將藝術家在藝術市場中重新定位,所以原來在市場上沒有受到那麼多關注的藝術家,也因此而獲得矚目。

 

La Vie:相較於Art HK,去年Art Basel in HK是否帶來更多歐美藏家呢?

M.R:雖然沒有確切數據,但我們的確可以看到不同地區的藏家有所增長,很多知名藏家也來到香港。而很開心2015年的Art Basel將提前至3月舉辦,因為許多藏家反應Art Basel inHK太接近於歐洲的Art Basel及紐約的拍賣,所以其實我們一直與香港會展中心洽談會期,因為這不僅僅是Art Basel本身,還牽涉到其他9個展覽的時間,所以必須經過多方溝通,才能夠達成。

 

La Vie:新加坡近年來積極發展成為東南亞藝術市場的樞紐,可以請你談談對於新加坡在藝術市場經營的表現及觀察?香港作為亞洲地區藝術樞紐的優勢又何在?

M.R:我認為香港作為亞洲藝術樞紐的優勢在於其免稅制度、英文的高流通性,除去了語言障礙的問題、同時擁有各類型的食物等。而且香港不同於台北、東京的鮮明城市性格,它是一座中性的城市,因而更容易適應。Art Basel in HK與Art Stage Singapore有著互利共生的關係,就像倫敦的Frieze與Art Basel的關係,Frieze穩固了英國的在地藝術市場,並且為Art Basel培養、帶來更多英國藏家,我想新加坡與香港的關係也是如此。此外Art Basel in HK也希望介紹更多現代藝術的作品予亞洲藏家。(節錄)

 

香港巴塞爾藝術展(Art Basel in Hong Kong)

Date/2014.05.15∼05.18

Venue/香港會議展覽中心

最新文章

更多精彩文章

你也有興趣的文章

看更多 More +

本屆香港巴塞藝術展《光影現場》展出之影像作品。〈SEKILALA〉,Shimura Bros。Tokyo Gallery+BTAP。

photo1 /4

本屆香港巴塞藝術展《光影現場》展出之影像作品。〈LêSouth China Sea Pishkun〉,Dinh Q.。10 Chancery Lane Gallery。

photo2 /4

本屆香港巴塞藝術展《光影現場》展出之影像作品。〈Freud,Fish and Butterfly〉,Wang Haiyang。Galerie Paris-Beijing

photo3 /4

Magnus Renfrew曾獲得OE Saunders藝術史大獎,並曾於倫敦邦瀚斯拍賣行擔任顧問長達七年,主力發展當代亞洲藝術部門。

photo4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