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章

北京瑜舍呈現'鐘穎造像:史鐘穎當代雕塑展'

佛陀

坐佛

瑜舍榮幸地呈現了'鐘穎造像:史鐘穎當代雕塑展',此次展覽是由史鐘穎所創造的兩組雕塑作品組成,這兩組雕塑作品將於今天至3月底在瑜舍中庭呈現給大家。


史鐘穎早期的一些雕塑作品被一些朋友和老師認為頗具禪意, 這促使他懷著好奇開始去了解佛教和佛學,甚至更多其他宗教和哲學的思想, 在與這些偉大的智慧產生共鳴後,尤其是佛學對他產生了最深的影響,於是這些偉大的思想對史鐘穎的作品和他的人生價值觀都產生了巨大的影響。


在瑜舍所呈現的史鐘穎的第一組雕塑作品是'我'系列,由3件組成, 即'我'、 '我—朝聖'、'我—輪迴'。 '我'系列藝術作品皆以藏傳佛教磕長頭朝聖的姿態為藍本。一般人認為磕長頭朝聖的行為是對偶像的迷信崇拜,但其實際是放下傲慢完全放棄'我執'的一種謙恭態度的表現。此系列雕塑作品運用銅、不銹鋼、金箔、鹽等多種材料通過不同的呈現方式傳達了史鐘穎對'我'的多個層面的體悟。為了更加強調切身的體驗,雕塑並未以通常著藏袍的形象去表現,而是以藝術家自己的身體為原型,並運用最根本的雕塑形體語言加以凝練以暗喻自我的本初狀態。

 

史鐘穎在瑜舍所呈現的第二組雕塑作品則包含兩組'佛像'作品,一件為'佛陀' 另四件為'坐佛'。如何用當代的藝術形式傳達其對佛學智慧的體悟,並能去除佛像在很多人尤其在廣大知識分子心中偶像崇拜的迷信色彩,是他做這一系列作品的初衷。 '佛陀'是一件高2米、長3米多的雕塑作品,這是史鐘穎對自我雕塑語言所做的裝置化嘗試。四件'坐佛'則是由具像到抽象,由實體到虛空,以至'由形至意'的蛻變,這一過程的表像是佛教中的' 佛'作為偶像存在的瓦解過程,其內在則是對固有成規與執迷的破斥。


“在當代做雕塑,我認為必須要有一條自己的核心價值觀做主線。多年前發現自己作品中所蘊含的禪佛意向後,我決定去探索佛教藝術形式背後的智慧。此次展覽呈現的是我近七年來所創作的一部分作品,因為做的不是佛像就是“我”像,所以展覽定名為'鐘穎造像',”史鐘穎這樣說道。


“佛像造像在歷史上源遠流長, 史鐘穎的作品是運用當代的藝術形式來傳達他對佛學智慧的領悟。我們非常高興的歡迎您們能來瑜舍中庭欣賞體驗“鐘穎造像:史鐘穎當代雕塑展”所帶來的平靜的力量。而每一季我們酒店中庭都會置換不同的充滿創造力的藝術作品,歡迎您來鑑賞。”太古酒店北京區域總經理溫彼德說。

 

此次展覽由紅門畫廊策展
紅門畫廊由澳大利亞人布朗•華萊士於1991年創辦。華萊士先生在1984年第一次來到中國旅行,便對中國文化及藝術產生了濃厚的興趣,並於不久後回到中國學習,就讀於中央美術學院中國藝術史專業。1991年,紅門畫廊在東便門角樓誕生並舉行了第一次展覽,藝術家張亞傑、大弓、王利豐和王魯炎的作品都在其中。如今,紅門畫廊已經成為中國當代藝術界的領軍力量,並在2013年被BLOUIN ARTINFO評選為亞洲最頂尖的畫廊之一。現在的紅門畫廊仍在不斷地擴大、發展,參加國內外的博覽會以及為即將到來的紅門畫廊成立25週年系列活動做著充分的準備。

 

最新文章

更多精彩文章

你也有興趣的文章

看更多 More +

佛陀

photo1 /2

坐佛

photo2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