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離。冰毒趙德胤的電影人生紀事》之三 - KTV 緬甸人的歌唱故事

唱歌,是緬甸人在苦悶生活中少數的娛樂和慰藉。

 

這些受大眾歡迎的流行歌曲,代表了多數人處於不安的情緒裡,
即便表面上是很高興地唱著歌,
但心底卻仍是沉浸在一種悲觀的自溺裡。
反映在現實生活中,要養活自己、負擔家計的年輕人,
礙於現實條件,對於追求愛情很沒自信,才會藉著歌曲表露。

 

緬甸人本來就很愛唱歌,年輕人就是在路邊彈彈吉他就可以唱起來,幾個朋友邊走邊唱就能覺得開心。至於到KTV唱歌,則是這十幾年才從中國傳來的娛樂場所,歌曲伴唱帶也大都是從中國進口。

 

對一般人來說,到KTV唱歌是相當奢侈的事,平常消費不起,所以除了上流社會把它當成娛樂場所以外,KTV一般都是政商人士談事情、毒販做生意的地方,有些甚至能擺桌宴客,有坐枱小姐服務。不過, 到K T V 少不了飲酒作樂,酒一喝多了,就容易惹事,也因此KTV裡常發生尋仇、酒後起衝突等是非。

 

有一回,長我二十歲的鄰居阿培哥辦婚禮,宴客後他找我和另兩名親友到KTV見見世面。當時還是卡拉OK的時代,也就是一個開放式的大廳,各桌輪流點歌。同時間,店裡還有另一大群客人在辦慶生會,約有四十個人,所以我們這桌只在剛入場時唱了一首歌,就耗上大半天沒能再點歌。

 

等著、等著就等出火氣了,阿培哥跟老闆說,「再沒能輪到我們唱歌,我就請你吃花生〈子彈〉!」

 

他回座一想,對方人多勢眾,而自己身上甚麼都沒帶,一旦開打,可能佔不了便宜,就氣憤地領著我們離開。回去之後,個性衝動的阿培哥愈想愈氣,雙肩背上槍,手裡拿了刀,準備開車去卡拉OK討公道,還順口吆喝我同行。我只好和一名同伴在後面尾隨著,心想:阿培哥單槍匹馬肯定吃虧,若他受傷我們還能幫忙送醫。

阿培哥真的帶著武器,衝上卡拉OK二樓,我們靜靜地待在店外不遠處等待。過了一會,壽星女友哭著跑了出來,我猜阿培哥應該是贏了。

等到那桌客人散去,我們才敢上樓,喝醉的阿培哥好不容易拿回麥克風,他搭我的肩說:「Midi啊,在這邊,你要夠硬!不然連唱一首歌的資格都沒有。」接著他點了一首《古月照今城》,扯開嗓子大聲地唱起來。據說,先前阿培哥衝進店裡,把對方全叫起來排排站,一個接一個地問:「服不服氣?」

 

聽到滿意的答案才罷休,最後他還是砍了壽星一刀。但這件事並未就此落幕,不久後阿培哥帶著新婚妻子回娘家,才下車,就衝來幾名不明人士,拿機關槍對著他的吉普車掃射,顯然是復仇警告。
最後阿培哥找到被他砍傷的人,也賠了不是,才了結這起酒後荒唐事。

 

另一次,山弟邀我們一群朋友去唱歌,結束後大家意猶未竟,又坐著山弟從家裡偷開出來的車去兜風。途中有人起哄惡作劇,半夜去敲別人家的門,結果引得對方開車來追,我們自以為逃掉了,躲進另一家KTV裡繼續跳舞、唱歌,沒多久店家通報,我們的車被砸了。

 

原來是先前被鬧的這家大哥追來,他堵住店門,拿著棍子邊砸車,邊要求我們道歉,山弟見狀立刻打電話找哥哥求援,等山弟哥哥來後,才發現這位大哥是他的朋友;雙方最後互相賠禮,對方也賠錢把車修了。

 

電影裡的歌
可能我自己到KTV的「經驗」不是太好,平時也不常去,但此次拍攝《冰毒》,我特別安排一場三妹和阿洪到卡拉OK唱歌的戲,因為這代表了一種從現實生活中遁逃的心態,也是兩人走進內心憧憬的愛情裡的象徵。

 

在《冰毒》裡,男女主角選唱不同的歌曲,其實也代表著各自的身分、性格與命運。三妹唱了林憶蓮的《愛上一個不回家的人》,這是中文歌曲,透露出她的家庭背景受中國文化影響甚深,另一方面也傳達,三妹不甘受騙到中國嫁人生子,心中決意反叛,明知冒險仍然選擇運毒賺錢,對命運採取主動回擊的姿態。

 

劇情安排三妹原本獨自在卡拉OK唱歌,發現門外徘徊的阿洪,一點顧忌也沒有就對他招手邀約同樂,看阿洪很不自在,她帶著慫恿的意味跳起舞來。


三妹的舉動代表了一種誘惑,但從另個層面來看,性格外放的女主角,是不懼禮教束縛、敢作敢為的人,所以她敢自己一人就跑到卡拉OK唱歌,更不避諱拉著男人自顧自地唱跳起來。這和《歸來的人》片中,同樣有女子被騙到中國結婚生子,最後屈服命運安排的故事情節不同。

 

從農村到城裡當摩托車伕的阿洪,雖然同樣是華人,但他為了求一口飯吃,根本無暇顧及傳統文化,也沒空聽華人歌曲,所以他唱的歌是人人琅琅上口的緬文流行歌曲〈愛人的童話〉,歌詞裡充滿對純情、美好的愛情的想像。


- 本文節錄自趙德胤《聚。離。冰毒》一書 - 

延伸閱讀:《聚。離。冰毒趙德胤的電影人生紀事》之一 - 摩托車 緬甸資產階級象徵
延伸閱讀:《聚。離。冰毒趙德胤的電影人生紀事》之二 - 渴望勇氣、平安與溫飽的緬甸人民

 

 

 

圖文提供/天下雜誌

最新文章

更多精彩文章

你也有興趣的文章

看更多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