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章

專訪江振誠:你是平庸的馬鈴薯,還是一顆地底下的蘋果?

江振誠是很有耐心的人。不僅對於經營餐廳的每一個細節都講究,針對心中的想法,也願意不厭其煩地分享。在餐廳開幕前夕,他其實比誰都忙,卻在滿檔行程之間撥空,與我們談關於RAW與他自己的許多事。這位外表酷似殺手、內心卻依然保持童真的主廚,除了想著料理和經營餐廳的事情之外,其實也非常關切下一代的年輕人。他勉勵大家都能回到事物的本質面,從最基礎處紮根,同時也要學會用不同方式思考,拓增國際視野,有一天必能破土而出,綻放自己的光芒。

 

聽聽江振誠對於年輕人的想法!


01 《初心》這本書,你想傳達什麼樣的概念?
江:大家都說台灣的餐飲業越來越好,但我發現在這個過程裡,我們試著教小朋友去比賽,對我來說這不太正常,因為我們應該教小朋友去奠定基礎,而不是一個賭博的方式說,你今天拿金牌回來就鹹魚翻身了;這是要花工夫、一天一天累積出來的成果。所以我寫這本書是希望讓大家知道,我們到底在追求什麼,我們到底了不了解自己。我沒有其它技能,就是很努力把一件事情做好,這是應該要教給下一代的,教他們怎麼樣發掘自己、肯定自己,把自己發揮到極致,那你自然就會被看見,而不是去追逐那個spotlight

 

02 你如何定義初心?
江:初心是一個溫柔的提醒,不管我們在做什麼事,我們常常會忘了為什麼要做這件事,那初心就是不斷地提醒,今天做這件事情是為什麼,今天做這個工作是為什麼。那我們就會發現其實什麼才是對我來說最重要的。

 

03 你覺得自己的料理風格是什麼?
江:我個人的料理風格是在Restaurant ANDRE,所有我對好吃的認知,我覺得它更像是一種情感的抒發。因為在Resaurant ANDRE沒有固定的菜單,沒有固定的食材,就照我們想做的方式,想要呈現的方式去變化。是非常私人的料理。

 

04 吃自己做的料理時,你會想到什麼?
江:我做的料理是我喜歡的味道。對我來說是很親密的一件事,就是一個人做菜給另外一個人吃,這是很親密的事情。他不能說找一個人替你弄,是不一樣的。所以為什麼我一定要在(Restaurant ANDRE)。重要的是我做菜給你吃的這一個關係。有人說,那這個菜一樣啊,但對吃的人不一樣。今天是媽媽做的,或是在餐廳作的,在心理面是完全不一樣的。所以為什麼我非常不贊成複製這件事情。我的餐廳沒有一樣是複製的,每個空間都是獨一無二

 

05 料理中最喜歡的元素為何?
江:我喜歡很多自然的元素,不管是石頭、樹木、或陶土,只要是自然的元素我都很喜歡。做料理其實就是在學習如何跟大自然溝通。我們沒有辦法把一道菜、或是一粒雞蛋弄成正方形、三角形的,所以不是所有東西都能夠照我們心裡想的方式去做,而是需要去了解每一個大自然給予的食材特性是什麼,順著這個特性去表現它最好的一面。你一方面把自己的想法呈現在料理中,第二個是去學習大自然的語言,然後順著它的特性,把它發揮到最好。所以不是我特別喜歡大自然元素,因為做菜就是跟大自然一起工作,是應該這樣子。

 

06 你會有一個時刻是坐在自己的餐廳裡面,然後覺得很滿意的嗎?
江:我每天最開心的時刻就是在(Restaurant ANDRE)廚房裡的那兩、三個小時,很像上癮的那種。有人說每天菜單都不一樣,會不會壓力很大?

我一點壓力都沒有,因為不是一個人,而是整個team,所有人的目標和默契一致,當你丟一個東西進去,它會被支解成10份。在最短的時間之內組合完成。

 

07 今天如果去一間新的餐廳,你首先會注意的是哪一些細節?
江:沒有在工作的時候,我是非常隨便的,不會對每一件事情有很高的要求。休息的時候就是去休息。誠懇我覺得很重要,其它的東西我並不是這麼在意。

 

08 這一次的台灣味論壇,做完之後你覺得如何?
江:非常滿意。我覺得是第一次有這樣子的論壇,從不同角度、不同領域,每一個不同看法被解釋出來。當我們把這件事情做好的時候,其實就是在幫我們找到台灣的定位

 

09 聽完這麼多講者分享,你自己對台灣味的想法有沒有什麼改變,或有一個更清楚的輪廓?
江:其實我覺得在我們骨子裡面,台灣味是很清楚的。當我們看到這樣東西,會知道這個就是台灣味,或說這個東西跟台灣有連結。但更重要的問題是怎麼樣讓大家知道,讓台灣以外的人也跟我們有同樣的想法,而不是自己覺得說這個東西很台灣。

 

10 能否談談RAW開店的機緣?
江:我一直覺得我們不太願意欣賞自己。所以我希望說,有什麼機會是我們可以欣賞自己、可以趕快有一個自己的東西。這是從七年前我回來亞洲時就一直在思考的問題。我遇到很多很棒的台灣人,我覺得他們應該被放在一起做一件事。再來就是,能不能帶一個不是這麼local的概念回台灣。

 

11 從什麼地方讓你有這樣子的一個想法?
江:我們只想到生活中的食衣住行,而不會去想世界需要什麼樣子的東西,是不是現在開始去準備它?台灣沒有世界級的台灣料理,沒有世界水準的高級訂製服,為什麼?因為我們只在乎每天需要的東西,我們只需要夜市、麻辣鍋、KTV。所以我希望帶一些東西是可以look forward,是這世界可以了解的東西。

 

12 放到餐廳的層面上,哪一些地方是你想要經營地更look forward、而且是目前台灣的餐廳沒有辦法做到的?
江:vision。它不是一個很具象的東西,也不是說所有食材從A∼Z全部都是台灣的,就叫台灣味,這太具象了。一個vision就是我們怎麼創造一個東西是所有人都懂的,不是我們現在每天需要的。它是一種新的生活方式,一個新的生活態度。

 

13 RAW對你而言最重要的是什麼?
江:我唯一比較在乎的是台灣的人,我希望RAW的組成是台灣人。我希望在這間餐廳做的事情是我們缺乏、沒有去highlight的地方。我們一直非常依賴外國的牌子也好、人也好,各方面,所以我希望它是一個台灣獨有的品牌,而不是從任何其他地方植入,那不是台灣的根。再來就是,台灣人的價值也一直沒有被highlight到,所以勞工非常便宜,因為我們從來沒有重視人的value。所以我希望在這個平台上把它反過來做,把我們覺得沒有這麼多價值的東西,變成是最珍貴的東西。

 

14 你希望客人走進RAW的時候,有什麼樣的感受?
江:就是很自然、輕鬆,沒有什麼東西是刻意的。我覺得lifestyle需要學習,譬如從前沒有Starbucks,到後來有了之後,我們對喝咖啡這件事情的生活方式變成什麼樣子?不管好還是不好,當一個東西改變你原本的生活方式,那就是成功的。

 

如果我們還在一直鑽研如何作一杯好的咖啡,就是非常狹隘的想法,它(Starbucks)已經超過一個product,不是機能的問題。重點是怎麼從這個國際的產品去學習到這樣的世界觀。這也是我希望RAW可以做到的方向,就是改變我們原本的生活方式,然後再更提升一點。

 

15 對於RAW這品牌的期待是什麼?

江:打一個簡單的比方,就是像我剛剛說的Starbucks,他很重要的一點就是改變了你的生活方式。當沒有Starbucks的時候,我們對咖啡的認知是什麼,我們可能去美而美買一杯冰咖啡,或是泡一杯即溶咖啡;但是它改變了你的生活方式,你會坐在裡面點一杯咖啡,看一本書,這就是我覺得一個概念最成功的地方。我能夠做的很少,餐廳能夠做的很少,但它是一個vision,是一個平台,我希望這些人、這些東西被看見。


不是一個新的東西在那裡被評判說可以變出什麼花樣,我沒有花樣可以變。台灣有很多很好的餐廳,很多自己的想法,但我們一直停留在自己很滿足的狀態下,這是我們最大的問題。我們需要的跟這個世界需要的不一樣。世界需要一個語言去了解台灣有什麼東西是大家懂、而不是我們自己懂就好了。所以它可能是一個很簡單的東西,可能是一顆水煮蛋、一道燙青菜、或煎一條魚,它的價值不在於淨價,而是能不能用更好的態度去處理一個我們覺得不怎麼起眼的食材,或一個便宜的食材,然後用比較好的方式去表現它,我覺得那才是價值。如果今天客人來吃飯吃得很開心,然後沒有什麼感覺,that's fi ne。這不只是RAW會發生,在Restaurant ANDRE也會發生,很多人並不想要了解這麼多,that's ok。很多人喝咖啡但不知道咖啡怎麼煮的,that's ok。

所以,我一直強調如何改變我們的生活方式。當我們用這樣的思考模式,其實很多東西都應該被改變。好像說我們的新聞也好,或說什麼也好,要怎麼改變生活方式,就是先從這些東西開始改,然後它就會改變我們的生活方式。或許聽起來很抽象,但我是用這樣子的出發點。我沒有什麼很血腥的話題可以提。


《完整全文請詳見LaVie第128期》
 


Text / 歐陽辰柔

via / RAW

最新文章

更多精彩文章

你也有興趣的文章

看更多 More +

photo1 /2

photo2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