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章

華麗獻藝─2015台灣國際藝術節

專訪國家兩廳院藝術總監李惠美─回盼亞洲,沈澱經典 

作為台灣最重要的表演藝術盛事之一,台灣國際藝術節(Taiwan International Festival of Arts,簡稱TIFA),今年已邁入第七屆。在此之前,國家兩廳院曾以《舞蹈春天》與《世界之窗》兩個系列,分別選定前衛現代舞蹈和各國特色為主軸,引進國外精彩作品,一方面拓增觀眾視野,另一方面儲蓄能量,而後才延伸出台灣國際藝術節,定調為足以與國際對話的藝術平台。


國家兩廳院藝術總監李惠美表示:「大家在問每個藝術節有沒有自己的特色跟定位,其實我們只是在作市場區隔。兩廳院的藝術節和香港、新加坡、日本很不一樣,我們比較不會去炒主流,而是想去看新的演出形態,跟很多不一樣的挑戰。」基於身為全台最早擁有專業場地及豐厚資源的國家級表演藝術單位,與世界潮流接軌的責任自不可免。而於春天舉辦,則是刻意選在檔期較為寬鬆的上半年,以與下半年緊湊的藝文演出達到平衡。

 

將目光放回亞洲 
每一年的台灣國際藝術節都會有先有一個重點節目,然後再串連出整個表演系列。今年最先立定的重頭戲是碧娜.鮑許的《巴勒摩、巴勒摩》,為了呈現該劇最重要的巨牆倒下瞬間,還特別商請林懷民介紹技術人員客服舞台載重問題。另一齣令李惠美心儀許久的作品,則是丹麥Hotel Pro Forma的《迷幻戰境》,突破傳統敘事手法,以絢麗視覺搭配美聲唱頌日本能劇詩文,創造特殊感官經驗。

但她也提及,近年來已引薦不少歐美作品,之後將把重心再放回亞洲。本屆即有兩檔來自日本、同樣備受觀眾期待的戲碼:蜷川幸雄的《哈姆雷特》及流山兒★事務所的《義賊☆鼠小僧》。「蜷川比較像台灣劇場的操作,就是用自己班底的演員,然後找明星合作,因為有一個很大的影視製作公司在背後協助他,所以點名演員就很容易。至於導演手法或演員詮釋上比較寫實,也比較討好市場。」至於流山兒★事務所,「我覺得是一群瘋狂的戲子。對這些人而言,演戲不是職業,而是他們的生命,投入極深;其實在日本這樣的小劇場是很多的。」一則偏向大眾口味,一則為活躍於日本地下劇場的小團,並呈日本當代劇場的多樣風貌。

 

經典需時間醞釀 
除回首亞洲之外,李惠美也指出近年比起新作首演,他們更重視經過時間焠鍊的好戲。例如原本今年要邀王嘉明構思新作,但她看過北藝大的學製之後,就決定請王嘉明再次呈現《理查三世》。姚淑芬與世紀當代舞團同樣搬演台新藝術首獎作品《婚禮》,再聯合德國萊比錫芭蕾舞團帶來《狂放的野蝶》和《Corrente II》,不僅再現經典,亦達跨文化交流之效。「如果國內團隊一直做新創作,那他什麼時候回頭去修作品?我希望國內團隊腳步放慢,重新檢視,因為會越演越好,經典就是這樣來的。」

 

讓更多人走進劇院 
經過長年的培育,李惠美觀察,觀眾已經比過去更願意走進劇場。以往開賣僅能達三成,但今年首賣就已經突破四成,足見成長。未來則期盼與國家歌劇院、衛武營藝術文化中心,以及台北藝術中心等單位攜手,藉每個場地的獨特性引進不同演出,讓全台的民眾都能沐浴在藝術的春風之中。

專訪《義賊☆鼠小僧》導演流山兒祥─正義的多棱鏡

《義賊☆鼠小僧》描述棄兒次郎吉因被竊賊撫養長大而成為一名義賊,卻在一次案件中結識生父,又苦於盜賊身分不能相認的故事。此作源於何竹默阿彌的歌舞伎劇本,而導演正是被譽為「日本地下劇場帝王」的流山兒祥。其率領的流山兒★事務所,以社會實驗性風格聞名,追求戲劇的自由向度,而今這股風潮吹向台灣,替我們打開另一扇劇場的大門。

La Vie:這次將何竹默阿彌的歌舞伎劇本翻演為《義賊☆鼠小僧》的機緣為何?
流山兒祥(後簡稱流山兒):
默阿彌是很擅長惡漢(Picaresque)題材的歌舞伎作家,《義賊☆鼠小僧》於1857年在江戶的歌舞伎小屋首演,是他42歲時的作品。真實的鼠小僧次郎吉其實在首演前25年就已經被處決,但是因為他劫富濟貧的義舉,後來成為民間傳唱的「義賊傳說」,現在甚至翻拍成電影及電視劇,儼然成為一屆英雄人物。《義賊☆鼠小僧》講的就是他為什麼要當小偷,以及背後隱藏的家族故事,簡單的劇情中卻顯露當時民眾的生活。戲劇是社會的鏡子,如今歐美資本主義當道,它也很深刻地隱射充滿混沌的現代。

 

La Vie:在你心中的鼠小僧是一個什麼樣的人?
流山兒:
被棄養而遁入偷竊一行,妻子被賣掉,也不曉得女兒的存在;這樣一個典型的無用男子,卻因為要替社會打抱不平而化身為一名義賊。默阿彌很習慣以這種社會上的弱者切入作題材。總而言之,鼠小僧一點也不強悍,只能夠拼死活在當下,但同時又很和藹善良,就是這樣的一個人。

 

La Vie:在劇中,鼠小僧竊盜犯法,實際上則是為幫助窮困者。他背棄正義,卻也實現正義。你怎麼看待正義這件事情?
流山兒:
鼠小僧出於善意的舉動,卻違背法律的規範,還將身邊的人也捲入事件;默阿彌的作品經常反思這種善惡並非對立、而是一體兩面的關係。我也在思考要如何從不同角度定奪正義這件事。但其實戲劇就是呈現很多不同價值觀的載具,正義不是全由一方說了算數,而是必須透過對話讓彼此了解對方的立場才行。當然,現在世界上還有很多不合理的事情,也是事實。

 

La Vie:能否說說這齣戲中,最喜愛的一句台詞?
流山兒:
「前方一片黑暗/戀情的未來一片黑暗/看不見的黑暗中,伸手摸索/前進是黑暗 後退也是黑暗/人的命運皆在黑暗中。」這其實不是台詞,而是配角新助所唱的一段歌詞;是人對於命運不合理的感嘆之歌。

 

La Vie:「義賊」的存在本身反映出時代的亂。現在也是動盪的時代,在你看來,現代社會中是否依然存有「義賊」這種角色?
流山兒:
像我們這種演舞台劇的人,應該可以算是吧。透過戲劇反映時代的混亂,並且站在弱勢的一方替他們開拓想像力,在艱困時代中擔負繫起人與人之間關係的角色,真正的義賊或許正是專職溝通的舞台藝術家。此之,詩人也可以算是,替其他人使用語言,讓人們的心靈變得更豐富。我們以成為即便賺不到什麼錢,卻能擾動觀者的心、反覆激盪價值觀、並引導出他們作夢能力的大盜為目標。

 

La Vie:這次將傳統歌舞伎搬入現代小劇場中,在空間上作了哪些考量?刻意保留「花道」(Hanamichi)的原因為何?
流山兒:
歌舞伎是充滿大眾娛樂效果的表演。在小小的屋子裡建立一個新天地,其中花道又特別是筆直穿越觀眾席的道路,這條路消弭舞台與座席之間的界限,讓整個空間整合為一。此外帶領觀眾走入劇中的奇幻世界,也是花道的任務之一。

 

La Vie:透過《義賊☆鼠小僧》,你想向觀眾表達什麼?
流山兒:
這齣作品從不同角度討論很多事,邪惡與正義,金錢與權力。但是家人之間的愛才是本戲的主旨。而江戶時期使用的語言比我們現在用的更簡潔有力。我自己也很期待台灣民眾觀看之後的心得。

 

La Vie:你認為戲劇與社會之間的關係為何?
流山兒:
戲劇擁有改變社會的力量。戲劇和哲學幾乎是同時誕生在世界上的。我們通常都會演出具歷史性、社會性意義的作品,超越人類所謂理性(Logos)、情感(Pathos)與愛慾(Eros)的主體性,嘗試去捕捉「我與其他人」、「我與世界」的關係。關係的連結等於社會,化身為每一個社會中的當事者,即為演員存在的理由。

 

La Vie:你有諸多作品都以地下劇場的方式呈現,對你而言地下劇場的魅力何在?
流山兒:
我一直希望成為追求不管在多艱困的時代中,都能超越國境與民族的「戲劇之自由」的演員,並抱持這樣的想法持續在各地奔走長達45年。日本的大眾娛樂最早據說源自河岸地帶,遊居的人們不存在特定的區域,所以心無所住;相反地,定居的人卻容易心智困惑。地下劇場就誕生在這樣的背景中。即便後來商業興起,它也沒有失去功能,始終站在人們的身旁,成為直擊時代變化的行動者。地下劇場的本質即為不存在任一處,但於任一處都可能發生,並且是為了民眾而誕生在街道中的戲劇。

 

La Vie:距上次《高級生活》於台演出已有一段時間,這次再度來到台灣,最期待的事情是什麼呢?
流山兒:
這很難說,但在劇場中得到的快樂依舊最讓我期待。劇場是人們相遇的地方,也是一種避難所,是解放於政治、宗教等各種勢力之外的自由空間。就請大家來觀賞《義賊☆鼠小僧》,一起哭泣、一起歡笑,度過快樂的時光。

流山兒祥
生於1947年,1984年成立流山兒★事務所,以日本小劇場第二世代(七○年代)領導者的身分縱橫地下劇場數十年,獲得國際相當高的評價,亦被譽為日本「地下劇場的帝王」。近年以推廣由中高年齡長者組成的劇團而備受關注。

 

2015台灣國際藝術節
Venue/國家兩廳院
Date/02.26~04.12
Web/tifa.npac-ntch.org/2015/tw

 

【完整內容請見《LaVie》2015年02月號】

最新文章

更多精彩文章

你也有興趣的文章

看更多 More +

photo1 /5

photo2 /5

photo3 /5

photo4 /5

photo5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