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章

喝咖啡也要環保!Nespresso膠囊咖啡的綠革命

咖啡大師Karsten Ranitzsch 負責開發Nespresso 新口味,並能精準控制烘焙時間使各產區特色鮮明入口。

Nespresso 亞洲區負責人Renaud Tinel,職責為管理既有之亞洲市場及拓展該區域的新市場。

一瓶是以天然方式萃取出的咖啡因,另一瓶則是以化學溶劑萃取,後者帶有極富殺傷力的刺鼻酸味。Nespresso 一堂綠咖啡課,也教大家分辨手中低咖啡因的來源。

 

穿上西裝的咖啡大師,帶大家前進世界咖啡產區與愛地球永續方向。

換上白袍,Karsten Ranitzsch 解釋Nespresso 低咖啡因的製程。

 

咖啡農場是構成生物多樣性的重要自然環境。

NSAB 永續品質計畫顧問團(由左至右:Pur Projet 聯合創辦人兼總裁Tristan Lecomte、雀巢奈斯派索執行長Jean-Marc Duvoisin、雨林聯盟聯合創辦人兼策略顧問Chris Wille、TechnoServe 策略推動部門資深副總裁David Browning、國際公平貿易執行長Harriet Lamb)

 

Arpeggio Decaffeinato:將巴西和哥斯大黎加的阿拉比卡豆,長時間烘焙出濃烈可可香,調和輕度烘焙、帶出果香調的南美洲阿拉比卡豆,展現出與原Arpeggio Grand Cru相同的豐富香氣、強烈特性

 

Vivalto Lungo Decaffeinato:調和來自南美和東非的純正阿拉比卡豆,經由短時間的輕度烘焙,保留了伊索比亞咖啡豆的些微花香、哥倫比亞產區咖啡豆的果香;再經由長時間深度烘焙,加強咖啡調和後的特性,並展現微苦滋味

 

Volluto Decaffeinato:源自巴西阿拉比卡豆經由輕度烘焙釋放出餅乾烘烤甜味;哥倫比亞咖啡豆經由長時間輕度烘焙保留了清爽果香,綜合出無比地甘甜滑順

 

30秒,一杯好咖啡,23種口味帶來不同的故事,Nespresso不僅快速方便,也是將咖啡機精品化做得相當徹底的品牌,這回La Vie帶大家與咖啡大師Karsten Ranitzsch面對面,上一堂深度品味課與產區巡禮,發現膠囊封存的不只是咖啡,還有改善地球環境的承諾。


先聞香,深吸幼滑浮沫底層透出的氣息,那是花香,辛辣,還是原野麝香與木材氣味?你握著小匙伸入杯中將咖啡緩緩推動,香氣隨著氤氳奔了出來!杯中物也撥雲見日現出深棕色澤,接著入口,「嗉~嗉~」快速吸動使空氣大量充盈在口中的咖啡,再如品紅酒一般讓咖啡在舌間滾動,使香氣更盛,滋味是先甘,後微苦,微酸不澀,是杯理想的好咖啡。


從一顆咖啡豆到一杯咖啡,咖啡大師Karsten Ranitzsch帶領二十多人團隊,每人都有敏銳且具藝術感的味覺以清晰識別味道,心中能畫下如紅酒一般複雜的氣味輪與各種形容詞,一同嚴謹監督整個咖啡生產過程,烘焙、用來研磨的水溫全部標準化,使每顆咖啡豆都完整表達產區特色:體態豐滿且穀物香氣的巴西豆、哥斯大黎加的麥粉香、肯亞的柑橘、衣索比亞的花卉感......,Karsten會調整各個烘焙時間,宛如交響樂不同樂器的強弱主從,架構出極富表情的咖啡豐富,再以鋁質和壓力有效密封約900種新鮮磨成的咖啡香氣,使之不因空氣、光線和濕度而散失。


AAA 永續品質愛地球
從1991年第一次在瑞士實施「膠囊回收系統」開始,Nespresso的永續發展旅程便一路走到現在。2003年,開始實施獨特的咖啡採購方案「Nespresso AAA永續品質計畫(Sustainable Quality™ Program)」,內容是永續性咖啡採購、膠囊回收及減少碳足跡,由永續發展領域的國際專家和思想領袖組成,以嚴格的科學方法對品牌營運進行多種生命週期評估,透過價值創造,既能保持咖啡品質又有不斷貨的充足供應。目前已有超過84%的咖啡生豆來自約62,000名參與此計畫的咖啡農,他們改善了自己與家人的生計,其中包含31%經非營利組織「雨林聯盟」(Rainforest Alliance)認證的咖啡。Nespresso已達到八成以上的回收能力。有30多個國家有完善系統收集使用過的膠囊,最早於1993年的德國實施「綠點再生計畫」(Green Dot Recycling Scheme),往後又擴及瑞典和芬蘭等國,並有13個國家建設「家戶回收計畫」(Recycling@Home)免費派人到府回收。


目前全球已擁有超過14,000個專門回收站,回收中心將使用過後膠囊中的鋁與咖啡渣分開。咖啡渣將被用作沼氣或作為堆肥,而鋁則會轉變成其他鋁製品。最後,每杯Nespresso生產的碳足跡可降低20%以上,歸功於咖啡機自動斷電、待機等能源效率的提升。而瑞士奧爾布(Orbe)的生產中心,也擁有利用天然河水冷卻工廠的系統;阿旺什(Avenches)的設備採用創新的能量回復系統來加熱,減少對環境的衝擊。


低咖啡因也能100% 天然
Head of Coffee,我們翻譯成咖啡大師,從西裝換上實驗室白袍的Karsten俏皮地指著自己腦袋,笑說裡面裝的不是糨糊而是滿滿的香濃咖啡。他帶領我們上一堂全球綠咖啡課後,開始進入品味實戰,桌上兩杯咖啡沒有任何記號,其中一杯為低咖啡因,另一杯為正常版,咖啡豆卻完全相同,經過觀嗅嚐三部曲,也細微到難以辨別的差異。


許多人總愛將美味與健康做「等價交換」,有機天然的食物一定難吃、零卡低咖啡因的飲品一定添加化學物質......,此類的框架設限,其實也有其事物發展的自然規律。咖啡中含有數百種物質組成其複雜氣味,因此如何去除咖啡因卻能一絲不苟地保留未經烘焙的咖啡豆馥郁芳香,是極耗成本且艱難的課題。


這顆神奇膠囊除了拯救貧窮小農的生活、打造永續性農業生產、自己花錢做回收,還做到天然無咖啡因卻保有原始香氣的革命。Nespresso不像一般作法添加化學溶劑,如苯、三氯乙烯、二氯甲烷和甚至氯仿來分離咖啡因,而是以液態CO2蒸煮咖啡豆取而代之,或用熱水浸泡咖啡豆使之自然釋放出生物鹼,研究團隊經過不斷地實驗和分析,以最天然的去咖啡因方式,留下大量的油脂與香味分子,讓人能全天候品味咖啡而降低身體負擔。


文:高麗音 攝影:Thomas K. 圖片提供:Nespresso


本文摘錄自第131期 La Vie 月刊,更多精彩內容請點選→La Vie 03月號/2015 第131期

最新文章

更多精彩文章

你也有興趣的文章

看更多 More +

咖啡大師Karsten Ranitzsch 負責開發Nespresso 新口味,並能精準控制烘焙時間使各產區特色鮮明入口。

photo1 /10

Nespresso 亞洲區負責人Renaud Tinel,職責為管理既有之亞洲市場及拓展該區域的新市場。

photo2 /10

一瓶是以天然方式萃取出的咖啡因,另一瓶則是以化學溶劑萃取,後者帶有極富殺傷力的刺鼻酸味。Nespresso 一堂綠咖啡課,也教大家分辨手中低咖啡因的來源。

 

photo3 /10

穿上西裝的咖啡大師,帶大家前進世界咖啡產區與愛地球永續方向。

photo4 /10

換上白袍,Karsten Ranitzsch 解釋Nespresso 低咖啡因的製程。

 

photo5 /10

咖啡農場是構成生物多樣性的重要自然環境。

photo6 /10

NSAB 永續品質計畫顧問團(由左至右:Pur Projet 聯合創辦人兼總裁Tristan Lecomte、雀巢奈斯派索執行長Jean-Marc Duvoisin、雨林聯盟聯合創辦人兼策略顧問Chris Wille、TechnoServe 策略推動部門資深副總裁David Browning、國際公平貿易執行長Harriet Lamb)

 

photo7 /10

Arpeggio Decaffeinato:將巴西和哥斯大黎加的阿拉比卡豆,長時間烘焙出濃烈可可香,調和輕度烘焙、帶出果香調的南美洲阿拉比卡豆,展現出與原Arpeggio Grand Cru相同的豐富香氣、強烈特性

 

photo8 /10

Vivalto Lungo Decaffeinato:調和來自南美和東非的純正阿拉比卡豆,經由短時間的輕度烘焙,保留了伊索比亞咖啡豆的些微花香、哥倫比亞產區咖啡豆的果香;再經由長時間深度烘焙,加強咖啡調和後的特性,並展現微苦滋味

 

photo9 /10

Volluto Decaffeinato:源自巴西阿拉比卡豆經由輕度烘焙釋放出餅乾烘烤甜味;哥倫比亞咖啡豆經由長時間輕度烘焙保留了清爽果香,綜合出無比地甘甜滑順

 

photo10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