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章

全面破解福爾摩斯!《最後一案》的真相!?(下)

地圖C《最後一案》相關地圖

「成為理想偵探有三個必要條件:知識、觀察及推理能力。」──夏洛克‧福爾摩斯

60個經典案件,破解餐桌上的飲食文化
全面解讀福爾摩斯的時代與生活

 

 

《最後一案》的真相 推理根據最後一案(下)

 

讓我們透過地圖C,來確認福爾摩斯途經的順序吧!離開貝克街的福爾摩斯,來到本廷克街與韋爾貝克街的十字路口轉角(地圖上a),差點被雙馬貨車撞上,走到維爾街(地圖上b)時,屋頂又突然落下磚塊,之後他並未交待「到牛津街處理一些事情」是做什麼事。

 

其實,福爾摩斯肯定明白莫里亞蒂教授的威脅並不是說說而已,所以他才為了今後的打算,前往銀行籌措旅費。早在福爾摩斯離開貝克街租屋處,向華生說明他的計畫時,計畫就已經在進行了。


福爾摩斯到銀行辦完事後,便乘著馬車前往蓓爾美爾街(地圖上d),來到哥哥麥克羅夫特所在的第歐根尼俱樂部。福爾摩斯指示華生的倫敦逃亡計畫為:「現在,聽著,千萬不要把目的地寫在你的行李上,找一個可以信任的人把行李送到維多利亞車站。坐上馬車後,將地址寫在紙條上交給馬車伕,地址是勞德商場的河岸街盡頭。(中略)你先把車費付清,等目的地一到,立刻走到街對面。九點十五分會有一個身披黑色斗蓬,領子鑲著紅邊的人,駕著一輛四輪轎式小馬車等在那裡,他會把你帶到維多利亞車站。然後我們就可搭上開往歐洲的特快車了。」


英國鐵路剛開通時,由於倫敦人口密度高,要在市中心設置鐵路根本不可能,因此當時都是在郊外建造終點站。


華生的行李被送往的目的地是維多利亞車站,從這裡就能沿著倫敦查塔姆多佛鐵路,一路駛向歐洲大陸。等同於告訴監視華生家的莫里亞蒂爪牙,華生要搭從維多利亞車站出發前往歐洲,如果是這樣,那這個計畫也太不小心了。因此莫里亞蒂教授應該也在懷疑行李只是個幌子,畢竟若要去歐洲,透過通往歐洲大陸的玄關――查令十字車站,搭乘東南鐵路的可能性也很高。


隔天一早,華生按照福爾摩斯的指示,前往勞德商場。由於華生診所位於肯辛頓,因此華生搭乘的馬車,應該會通過維多利亞車站,往勞德商場前進,這在跟蹤華生的莫里亞蒂教授手下的眼裡看來,就像是要前往查令十字車站一樣。

 

只要穿過這個勞德商場,就能從斯特蘭德街抵達另一頭的阿德雷得街,而那裡並沒有大到足以讓馬車通過,因此,一路尾隨華生的莫里亞蒂教授爪牙,必須和華生一樣下馬車,進入勞德商場繼續追人。不過,華生早已被事先安排好的四輪馬車載走了,因此也就跟丟了華生。這些部下想必會立刻通知莫里亞蒂教授關於跟蹤失敗一事,而此時的莫里亞蒂教授,應該正在查令十字車站準備逮人。

 

不過,即使他的手下從阿德雷得街返回勞德商場,坐上馬車迅速趕往查令十字車站,在交通擁擠的斯特蘭德街上,光要轉個方向也要花不少時間。等到他們好不容易到達莫里亞蒂教授處,告訴他事態發展後,縱使教授立即展開下一步行動,這中間僅僅一點的誤差,仍舊造成了維多利亞車站的這一幕:「在福爾摩斯說話時,火車已經開動。我向後望了一眼,只見一個身材高大的人猛然從人群中衝出來,不停揮手,仿佛想叫火車停下似的。不過為時已晚,因為我們的列車正在加速,一瞬間就出了車站。」如此逃亡計畫,當真千鈞一髮啊!

 


在莫里亞蒂教授進入貝克街福爾摩斯的房間前,福爾摩斯與教授之間的戰爭,大抵為:「他自己很少動手,只會出謀劃策,(中略)我在三個月的緊張工作中,發現對手無論是智力還是其他方面,都與我勢均力敵。在追蹤的過程中,我的恐懼逐漸變成了對他的仰慕。」以及:「我在他周圍設網的每一步,他都知道。他一次又一次地竭力破網而逃,而我一次又一次地阻止了他。我告訴你,我的朋友,如果把我和他在暗中較量的詳細情況記載下來,必將成為偵探史上最光輝的一頁。」


莫里亞蒂教授的智力雖與福爾摩斯不相上下,但他龐大的下屬的組織能力與福爾摩斯相比卻是一大優勢,因此,福爾摩斯必定設想過在三天後的星期一所設下的網,是有被教授脫逃的可能性,為此,福爾摩斯展開了一場「假裝逃跑,讓教授來親自追緝他」的作戰。只要三天後,教授被警察捉住,一切就都結束了,若是沒被捉住……福爾摩斯想必也做好了教授可能逃離陷阱的覺悟,才前往華生家邀請他到一同前往歐洲。


為了將教授引誘出來,福爾摩斯自華生家後院翻牆而出後,一路躲避莫里亞蒂教授的眼線,並故意讓教授從手下那裡得知華生的行李被送往維多利亞車站的消息。此時福爾摩斯已經推測教授會因為這個舉動,認定福爾摩斯為了逃過教授魔掌,請華生擔任保鑣並一同逃往歐洲大陸。然而正如前面所說的,行李只是一個幌子,早在福爾摩斯腦中,就已經將教授認為華生會從查令十字車站出發時的一舉一動事先算計進去了。教授也因此親自在查令十字車站待命,派屬下監視華生的家並且跟蹤他。


在查令十字車站守株待兔的莫里亞蒂教授,失去了以往的冷靜,匆忙趕往維多利亞車站後並在月台上奔跑,追趕著華生搭乘的列車(此時福爾摩斯應該也搭上了),當他一明白趕不上後,就立刻準備了一輛臨時列車。福爾摩斯的推理大獲成功,當然,就連華生也沒看出福爾摩斯真正的計畫。對於教授而言,尋找兩個在坎特伯雷下車的人,遠比找出單身旅遊的男子還要容易。星期一一到,福爾摩斯就得知莫里亞蒂教授從警察手裡逃跑了。


接下來,福爾摩斯就如同他對莫里亞蒂教授所說過的話:「如果能毀滅你,那麼,為了社會的利益,我將心甘情願和你同歸於盡。」而展開了最後的手段。福爾摩斯將華生當作誘餌,先將莫里亞蒂教授釣上鉤,然後刺激教授親自向福爾摩斯復仇。此時逃亡中的福爾摩斯即便將追趕而來的教授打倒,也屬於正當防衛,若福爾摩斯被殺身亡,教授自己也會遭到逮捕。福爾摩斯在《最後一案》中將自身化作「誘餌」 ,吸引教授前來。如此「福爾摩斯令人費解的逃亡行徑」,其實正是獵人為了引出猛虎,以自身為餌的行為,這下,福爾摩斯可成了一塊令人「虎視眈眈」的美食了。

 

詳見上集請點選本網址《最後一案》的真相 - 最後一案(上)

 

本文選自La Vie出版書籍《福爾摩斯的飲食與生活研究》,更多精彩內容請點選→《福爾摩斯的飲食與生活研究》

最新文章

更多精彩文章

你也有興趣的文章

看更多 More +

地圖C《最後一案》相關地圖

photo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