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章

轉型世代!創二代的品牌獨立之路 META DESIGN 設計總監鄭遠揚

META DESIGN 設計總監鄭遠揚:「也許Meta Design不是突然爆紅或掀起話題的品牌,但是只要我們一步步穩紮穩打,我相信Meta Design會是一個能代表台灣的經典品牌。」

以七層曲木薄片熱壓而成的Uncle L,將LED與觸摸開關等電子線路設計在13mm的曲木裡,藉由觸摸木皮表面調整LED亮度滿足調光需求。

無論在銷售櫃位,或短短幾天的展覽會場,Meta Design品牌空間都以創造使用者體驗為重點,讓光可以在環境裡和人們互動,而不僅限於單品的存在。

Z Lamp獲得日本Good Design Award大獎,展現Meta Design將傳統代工基礎成功轉換為自創品牌的優勢。

Meta Design的Green Concept家具系列,以回收棧板重新組合成的木箱椅,不只是座位也是多功能的儲物空間。

Whims LED床頭閱讀壁燈利用LED聚光的特性,讓大部分的光線集中在書本上,是即使夜間在床上閱讀時也不會影響到枕邊人睡眠品質的貼心設計。

小時候只要家裡工廠通宵趕訂單,我和我哥就打地鋪睡在工作檯下,可以說是看著燈具製造長大的。」Meta Design設計總監鄭遠揚聊起家中燈飾廠時,語氣總是帶著一份特別的情感。家中經營的康爾富照明擁有三十多年燈飾代工經驗,產品主要外銷日本、美國、德國、瑞士等國家。2008年鄭遠揚創立Meta Design品牌,接連推出的燈具Uncle L獲得台灣金點獎;Z Lamp燈更一舉獲得2010年日本Good Design大獎肯定,將傳統代工基礎成功轉換為自創品牌的優勢。Meta Design不僅已在各誠品等通路穩定熱銷,包括主打精緻台灣品味的Home Hotel即將在忠孝復興商圈開幕的新館都是Meta Design的愛用者。


「從大環境來看,台灣製造代工的競爭優勢不斷下滑,代工廠越開越多,遠大於買家成長的速度。過去三十年,還是以代工製造就能生存的時代,但是未來三十年呢?」回到家族企業後,鄭遠揚開始思考起代工製造業的下一步,「坦白說,即使康爾富照明已經在代工產業裡那麼久,但是如果哪天康爾富消失了,少一間代工廠有誰會在意。」

 

照明大師周鍊啟蒙  回歸光的原點
不只是思索家族事業的存續問題,鄭遠揚也回到原點重新探索關於燈具的意義,「我希望能夠在只是一盞燈的功能性之外,提供使用者更多附加價值感。」於是,鄭遠揚連續三年參加國際照明大師周鍊在工研院開設的照明研習,「周鍊老師是啟發我的恩師!」說起話來一貫溫文的鄭遠揚,此刻談起周鍊對他的影響,眼神都亮了起來,「以前看著各式燈具,總覺得燈不過就是一個台架加上燈泡,跟著周鍊老師上課之後,我理解到原來燈具其實是作為光的載具。應該要去設想誰要用這盞燈?在什麼情境下使用?這盞燈帶來的光與生活環境的關聯是什麼?」

 

這樣的思維改變呈現在Meta Design的燈具設計中,鄭遠揚回想起參加國際燈飾展時的經驗,「當時遇到有意下單的美國買家問我:能不能將Whims閱讀燈從1.5瓦改成3瓦的亮度?那時候我還傻傻地一口答應就改給他,後來越想越不對,明明這盞燈就是設計作為床頭燈,睡前光線本來就不需要太亮,原本設定的瓦數就設想到不希望打擾同寢人的睡眠,而且LED光源較集中、亮度已經足夠。」鄭遠揚笑著說,後來不僅沒增加瓦數,他實際測試後還將亮度再調緩了些,更適合臥室閱讀燈的功能。

 

三年磨一燈  與工廠師傅的團隊戰
從代工製造到新創立自有品牌,不僅僅是對外打出Meta Design名稱,並且希望提升知名度而已,公司內部已經運作了三十多年的代工思維,如何在決心轉型的時候能同步調整,也是很重要的關鍵。在代工的邏輯中,產製、技術和滿足客戶要求的服務,是原本的核心重點,「客戶要什麼就做什麼出來,客戶提供什麼樣的模型範本,工廠有辦法用越簡單的方式、越快的速度做到一模一樣的量產品,對下單客戶來說就是好的服務。」

 

當Meta Design創立之後,原本的產製技術仍然是最重要的基底,與此同時,研發、設計這些以往少觸及的前端流程的導入,更是不可或缺的品牌發展要素。只不過,說起來簡單,實際和工廠師傅溝通時倒不是那麼容易,「當初做Uncle L燈時,我堅持一定要在轉角處做到七組木片鏤空設計。」這款出自鄭遠揚之手的鏤空設計,能讓LED照明中產生的熱度藉著空隙均勻散逸,也是造型俐落當代的Uncle L燈最畫龍點睛的美感細節,「可是研發過程中,工廠的師傅們常跟我喊聲說:為什麼要分開,這七層木片壓實不是好做很多!」


於是,鄭遠揚只得挑師傅可以接受、理解的方式解釋說明,從設計出來到生產製造,工廠裡做了上百近千個的失敗粗胚,前後花了三年的時間這盞Uncle L才終於誕生。鄭遠揚調侃中帶著自信地說,「因為過程實在太久,我那時覺得新鮮的創意熬到都老了,所以就決定叫它『Uncle L』,像是一位阿伯的意思。」

 

國際大廠飛利浦也搶著要的Uncle L
現在這盞Uncle L已經成為Meta Design最有代表性的人氣單品,甚至之前參加國外會展時,國際知名的飛利浦公司還多次向鄭遠揚洽詢要買下Uncle L的專利授權,卻都被他婉拒,「如果真的將專利授權賣給飛利浦,我們不就又走回代工的老路,永遠無法擁有品牌應有的獨立發語權。」鄭遠揚語氣堅定地表示,「雖然看來是把利潤往外推,但這是讓Meta Design成為品牌的必經之路。」


想要建立自己的品牌,需要堅持的不只如此,即使以Meta Design品牌之姿參加國際會展,還是時常會遇到詢價客人要求提供代工的報價,「通常參加在亞洲舉辦的國際會展,大多歐美買家都還是抱持著找代工的心態來詢價,這時候一定要堅持只能提供『終端售價』,也就是你期待使用者購買的售價,成為品牌就一定要擁有『定價權』」。


鄭遠揚也曾經接到來自智利的買家詢價,當向客人介紹是來自台灣的品牌,因此不提供代工價格,只能提供終端售價時,智利買家卻回答「對我們來說,只有歐洲的品牌才叫做品牌。」直接坦白地呈現出國際市場對「品牌」的刻板印象。但鄭遠揚相信這都是過程,他不會放棄捍衛品牌的定價權,因為對他來說,堅持定價權也意味著Meta Design對於目標消費者,以及品牌定位都具有完整的認知,「以前做代工製造時,我們最了解的是產製的成本,但也是最大的陷阱。當發展品牌之後,更需要能以適當的定價支持品牌相關成本和整體產品價值。」因此,鄭遠揚不只從產品本身價值感為出發點,深入了解其他市場競爭品的定價,以及消費者願意支付的購買價格區間,也都成為決定Meta Design定價的衡量因素。

 

留住研發力 將生產線拉回台灣

專訪的前一晚,鄭遠揚才剛和同事們徹夜加班完成最新一批訂單,這是來自設計旅店Home Hotel的訂單,一向強調採用台灣產製優質設計的Home Hotel,在座落於台北忠孝復興商圈的新旅店中,特別選用Meta Design新推出的樹枝造型燈具,也許在外人看來只是又一次的出貨,但對於鄭遠揚及Meta Design來說,這絕對是值得紀念的一批新燈具,「這是Meta Design第一批完全將生產線拉回台灣在地產製的燈具!」隨著代工廠越趨激烈的價格競爭,母公司康爾富照明為了符合市場競爭力,多年前已經將工廠遷出,即使鄭遠揚持續爭取希望能藉由品牌成立讓生產線重回台灣,但得先有穩定需求才能重啟生產線,也是大環境下必須的務實考量。

 

原本已經100%將產製流程遷出台灣的康爾富,在鄭遠揚的努力下,目前已經有20%的產製量回到台灣進行,鄭遠揚表示,能讓產品線回到台灣產製,除了是一種情感上的象徵意義,更重要的是「讓這些研發、生產的能力留在台灣這塊土地上,慢慢累積出紮實的技術能力。」

 

爭取優質團隊及設計師合作
在打造Meta Design品牌的過程中逐漸培育出來的,還有和鄭遠揚並肩合作的團隊,「儘管目前專屬處理Meta Design的夥伴為數不多,或許也因為夥伴都是年輕人,遇到難題或新狀況時特別有勁,更願意一起挑戰。」特別是對傳統製造業來說,年輕化的工作團隊更能帶來新的能量


此外,在品牌設計力方面,MetaDesign也樂於與更多優秀設計師合作,例如以拋物線為靈感的「AILamp」就是與以極簡風格著名的泰國知名設計師Anurak Suchat合作打造,賦予曲木工藝更具當代感的設計風格,「接下來,我們一方面會維持品牌內部設計,另一方面也會開始尋覓好的產品授權,如果能有與理念相契合的設計師合作的機會,也是我們期待的!」

 

當很多品牌都著重於說出一套精采的品牌故事時,一路紮實走過來的Meta Design卻顯得相對低調,既不用花俏的文案說故事,也不刻意宣揚研發、產製過程中的心力,鄭遠揚更在意如何在真實生活環境中,創造屬於Meta Design想傳達的光感氛圍及生活風格,「無論在銷售櫃位,或短短幾天的展覽會場,我們都會盡力打造完整的品牌空間,讓使用者去體驗Meta Design想要傳達的生活風格,讓光可以在環境裡和人們互動,而不僅限於單品的存在。」

 

不求爆紅 細水長流的經典品牌
「以總年度來看, 目前Meta Design已經可以做到收支平衡。」但鄭遠揚也坦白表示,在這幾年將台灣市場初步穩定下來之後,從今年開始將調整海內外市場的開發比重,會更積極參加國外會展,以會展方向來說,將以巴黎家飾家具展(Maison & Objet)這類較容易接受「獨立品牌」概念的國際會展為主,過往偏向代工思維時的常參加的燈飾商展將逐漸降低。


「目前以康爾富照明和Meta Design整體收入來看,代工產製占60%,品牌占40%,品牌比例雖然較低,但利潤是比代工好的。」對於品牌的未來發展,鄭遠揚謙虛但堅定地說,「也許Meta Design不是突然爆紅或掀起話題的品牌,但是只要我們一步步穩紮穩打,我相信Meta Design會是一個能代表台灣的經典品牌。

 

 

BOX | 鄭遠揚
META Design設計總監。META Design為康爾富照明旗下的家飾設計品牌,憑藉30年的燈飾代工經驗,於2008年轉入品牌經營,積極拓展海內外市場,設計燈具獲得台灣金點獎、日本Good Design Award肯定。

 

文 / 方敘潔  攝影 / 林政億  圖片提供 / Meta Design

 

【完整內容請見《LaVie》2015年05月號】

最新文章

更多精彩文章

你也有興趣的文章

看更多 More +

META DESIGN 設計總監鄭遠揚:「也許Meta Design不是突然爆紅或掀起話題的品牌,但是只要我們一步步穩紮穩打,我相信Meta Design會是一個能代表台灣的經典品牌。」

photo1 /6

以七層曲木薄片熱壓而成的Uncle L,將LED與觸摸開關等電子線路設計在13mm的曲木裡,藉由觸摸木皮表面調整LED亮度滿足調光需求。

photo2 /6

無論在銷售櫃位,或短短幾天的展覽會場,Meta Design品牌空間都以創造使用者體驗為重點,讓光可以在環境裡和人們互動,而不僅限於單品的存在。

photo3 /6

Z Lamp獲得日本Good Design Award大獎,展現Meta Design將傳統代工基礎成功轉換為自創品牌的優勢。

photo4 /6

Meta Design的Green Concept家具系列,以回收棧板重新組合成的木箱椅,不只是座位也是多功能的儲物空間。

photo5 /6

Whims LED床頭閱讀壁燈利用LED聚光的特性,讓大部分的光線集中在書本上,是即使夜間在床上閱讀時也不會影響到枕邊人睡眠品質的貼心設計。

photo6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