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多的限制,也無法困綁創意!專訪【冰毒】導演趙德胤

電影【冰毒】描述中緬邊境的城市臘戍,一對年輕男女為了討生活,不惜鋌而走險運送毒品的社會底層悲劇,這是導演趙德胤自2011年【歸來的人】、2012年【窮人。榴槤。麻藥。偷渡客】,第三度以「家鄉」為題所拍攝的劇情長片,被稱為「歸鄉三部曲」。


為什麼異鄉?為何悲劇?

【冰毒】的最後幾幕畫面,從跨國買賣婚姻逃回家鄉的女主角三妹(吳可熙飾),坐在車伕(王興洪飾)的摩托車後座,行駛在風光明媚的鄉間小路,準備前往下一場毒品交易。柔和的陽光灑在兩人幸福滿溢的臉龐,三妹輕聲吟唱歌謠,這是一段剛要萌芽的戀情?這是享受墮落之前的最後歡愉?緊接著,女主角被逮捕,男主角驚慌失措逃離現場,發瘋。影片閉幕前,一頭瘦弱水牛,絲毫沒有抵抗能力,眼神無助,任人宰割,這樣低沉、消極、絕望、悲傷的結局,沒有希望的故事主角,在趙德胤的電影中一再重演,無形中反映了他的世界觀

 

某種程度這些角色都被大環境限制住,因此逐漸走向悲劇,這是一種宿命論,但如果用更高層次的宗教觀點來看,也可能是樂觀的,就如同托爾斯泰的某些作品。例如我的第二部電影【窮人。榴槤。麻藥。偷渡客】,即便這些人很窮,但他們依舊樂觀的照顧彼此,很陽光的活下去。這群底層人們的愛情和希望,其實最終都受到大環境限制,這包括地理、氣候、政治、文化、信仰等等,這會讓他們被侷限在一個命運滾輪中,不停循環,不停輪迴。」


疏離感、離散、異鄉人
究竟是什麼樣的生命經驗才能拍出【冰毒】這樣的電影?年僅32歲,講起話來慢條斯理、邏輯清晰,帶有一絲異國口音的趙德胤,始終流露一股超乎實際年齡的沉穩感。自小在緬甸長大,16歲來台求學,家鄉困苦的生活環境,離鄉背井必須要脫貧致富的生存意志,逼得他活得比一般同年齡的人來得老成。從緬甸鄉野獨自一人來到異地都市,少年時所經歷的文化衝擊並未隨著時間淡化,至今他仍不太習慣「現代化」生活。在台北他是個「異鄉人」,回到緬甸他是「台灣來的人」,所謂「疏離感」(Alienated)、「離散」(Diaspora)的基因成為他創作中一再探索的命題。在「歸鄉三部曲」他刻畫一個個自異地返回緬甸的人們,他們經歷的困苦、悲傷、快樂,寫實的影像風格,闡述的正是趙德胤經歷過(持續經歷)的離散經驗,以及他對於「家鄉」的提問


而所謂與現代化依舊格格不入,其實也就是創作之外,趙德胤過著幾乎如同「隱士」般的生活,「大家會說我很傳統,做事和想法比較老一輩,實際生活中我也沒有太多社交活動,不上7-11,不吃外食,遵守《朱子治家格言》中所謂『黎明即起,灑掃庭除』的生活方式,經常會打掃家裡,這些都是小時候奠定下來的習慣。」

 

在極度克難下拍攝電影
獨特的成長背景,讓趙德胤有能力探索一塊「很不一樣」的生命經驗,對他來說,「這就像是書寫日記,沒有目的,只是很直覺的想要拍攝,想去表達一個自己熟悉的故事,即便在資金、人力,甚至專業器材缺乏的情況下,就憑著一股懵懂大膽的衝動。」而從兩三人到十多人的團隊,二三十萬到一百萬的預算,十多年來,趙德胤共拍出二十餘部短片、三部劇情長片,練就在有限資源下拍電影的功夫,也證明限制無法綑綁住好創意


除了資源之外,緬甸當地的政治局勢對電影拍攝工作極不友善,【冰毒】全劇組只有七個人,必須在短短十天內,精準拍攝四小時的影像素材,只花一百萬完成了這一部在國際備受好評的劇情長片。

 

「低成本對於產業來說本來就不是一個健康的作法,但是如果回到創作本身,本來就是在極度限制下去迸發,去被逼出來的,對我來說,限制本身就是一門創作,對於任何創作來講都是。反過來想,人如果沒有資源,是不是還要去做你想做得創作?你可以拿起手機就拍,你可以在網路募資,有很多方法,重要的是攝影機鏡頭後的那個人腦袋在想什麼。


從書寫回過頭再看

【冰毒】甫出版的【聚。離。冰毒】可說是【冰毒】的番外篇,書中趙德胤回頭去看整個克難的拍攝過程,描述劇組如何面臨警方盤查,面對地痞流氓挑釁等驚險等事件,猶如另一個冒險故事,而娓娓道來的人生故事,也讓讀者一窺孕育他的這塊土地的真實樣貌。「當然很多事情都很辛苦,很克難,本來你要完成一件事情就得要冒險,後面得付出的代價都是很高的,而【冰毒】只是個開始,只是個起步。」


「有時候這麼做只因為別無選擇,不這樣做,要等別人給你三千萬、五千萬、一億,別人也需要你的證明。『歸鄉三部曲』,不是我故意去證明,而是要間接表達,沒有錢還是可以盡力而為去說好一個故事,這種盡力而為的誠懇,或者還有一點點的創意被看見了,接下來,新的電影要找資金就不困難了,因為大家知道你不會亂搞,會好好的拍電影。現在準備資源充沛的長片時,會覺得自己很幸運,因為沒資源的拍法都試過了,所以也不太怕,但這會是另外一種創作冒險。」


對於趙德胤來說,生命有太多事情要去嘗試,雖然三十出頭,但他說已經沒有時間,每一分一秒都必須精準使用,鎖定目標立刻投入,「當然你可以選擇等待,但對我來說等待是耗費青春,耗費你的精神,人在年輕時要不顧一切,不停去嘗試,嘗試到最後有可能是悲劇一場,但Who Cares!」

 

MUST KNOW | 如何說個好故事

1.說故事是基於情感基礎的表達。若沒有情感投入,只是噱頭性、模仿性的表達,那故事就不會那麼飽滿。
2.說故事是一種溝通。電影最長只有90分鐘到3個小時,在這個科學性的限制下,故事劇本要特別有邏輯性。
3.說故事的人必須具備各種知識。不一定要深沉,從表皮到枝幹都要面面俱到。你要抓出故事題材背後的各種專業知識與生命經驗。
4.說故事是一種科學的訓練。古人說「熟讀唐詩三百首,不會寫也會偷」,電影也是這樣,你要看很多類型電影,若看了幾千部電影,再從中得到你要的。
5.科學與理性並重。做任何事背後的技巧、邏輯、理性、科學、方法永遠都在,所謂的靈感就是研究、論述跟布局。
6.劇本就是技巧跟架構。每個連結環環相扣都是邏輯,扣不好就奇怪,扣多了講太白,沒有餘韻,扣少了觀眾不懂,不知道你在幹嘛。

 

BOX | 趙德胤
祖籍江蘇省南京市,生長於於中緬邊境城市臘戌,16歲來台念書,畢業於台灣科技大學設計研究所,大學畢業作品【白鴿】入選釜山影展、哥本哈根影展、澳大利亞影展、里昂影展、西班牙短片影展、台灣國際學生電影金獅獎等,獲得影壇注目。2009年成為第一屆金馬電影學院學員,在侯孝賢監製下完成劇情短片【華新街記事】。

 

文 / NORI NORI柴犬先生   攝影 / 張藝霖  圖片提供 / 岸上影像

 

【完整內容請見《LaVie》2015年05月號】

最新文章

更多精彩文章

你也有興趣的文章

看更多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