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章

英國藝術家瑪雅海薇:扮演永恆的精神漫遊者 收藏世界風景

Hunter獵人,73x122cm29x48inches,OilonCanvas油彩畫布,MayaHewitt瑪雅海薇,2015

We+drift漂泊,60x100cm24x40inches,OilonCanvas油彩與畫布,MayaHewitt瑪雅海薇,2015

Circling+one+another圍圈,122x150cm48x59inches,OilonCanvas油彩與畫布,瑪雅海薇MayaHewitt,2015 

Memorial記憶的152x182cm60x71inches,OilonCanvas,油彩與畫布,MayaHewitt瑪雅海薇,2015

Splinters+152+x+182cm60X71inches,OilonCanvas油彩與畫布,MayaHewitt瑪雅海薇2015

蘆竹湳Luzhu,114x145cm45x57inches,OilonCanvas油彩與畫布,MayaHewitt瑪雅海薇,2015

瑪雅海薇(Maya Hewitt)的畫,是一片神秘的世界。所有景物都讓人倍感熟悉,卻又如靈魂被抽換般,暗示脫離真實的本質。

 

如此呼應歐美廣受歡迎的魔幻寫實畫風,再加以縫合各種文化特質的肌理,使其風格更為獨特。成長於倫敦,父親是英國人,母親則來自菲律賓人,她又曾至日本駐村,去年則前來台灣苗栗蘆竹湳交流,此次於路由藝術展出的系列作品中,不難看見取材在地的痕跡,再援以慣用的冷淡筆調,賦予畫面整體沈穩、理智、且空靈的印象

 

她說:「我渴望從日常中可看見的部分逃逸,扮演一個永恆的精神漫遊者,讓神經官能症祕密的萌芽、使記憶變異,讓層疊的情緒為記憶染上色彩。

 

我也喜歡『世界可以彼此融合、在夢中人可以不費吹灰之力的去任何地方』的想法,為了讓畫中的主角找到可以稱之為家的安身之處,我無法不讓現實與想像收攏在作品中。我想創作行為都是為了要淬鍊出生命的意義,在銘記個人經驗的同時,又為著經驗中的普世性而懷抱希望──即使作品不過揭露了引人共振的脆弱。」

 

瑪雅海薇從未諱言自己作品與生死界限之間的關係,過於冷靜的筆調往往透露幽微悲傷。即便如此,一如其繪畫使用的暖色總是如此厚實,沈澱哀思之後總會重新出發,那種漫長微弱的光芒同樣被收納於她的方框王國中,與黑暗共存。

 

BOX | 英國藝術家瑪雅海薇台灣首次個展《世界的另一端》

時間 | 2015.08.16-09.24

 

Text/歐陽辰柔 

via/路由藝術

最新文章

更多精彩文章

你也有興趣的文章

看更多 More +

Hunter獵人,73x122cm29x48inches,OilonCanvas油彩畫布,MayaHewitt瑪雅海薇,2015

photo1 /6

We+drift漂泊,60x100cm24x40inches,OilonCanvas油彩與畫布,MayaHewitt瑪雅海薇,2015

photo2 /6

Circling+one+another圍圈,122x150cm48x59inches,OilonCanvas油彩與畫布,瑪雅海薇MayaHewitt,2015 

photo3 /6

Memorial記憶的152x182cm60x71inches,OilonCanvas,油彩與畫布,MayaHewitt瑪雅海薇,2015

photo4 /6

Splinters+152+x+182cm60X71inches,OilonCanvas油彩與畫布,MayaHewitt瑪雅海薇2015

photo5 /6

蘆竹湳Luzhu,114x145cm45x57inches,OilonCanvas油彩與畫布,MayaHewitt瑪雅海薇,2015

photo6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