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章

台北W調癮實驗室:雞尾酒「苦」得有理!

苦精的包裝常像我們記憶中的TABASCO辣椒罐或碘酒瓶,宛如吧台上的魔法藥水。(圖片來源/網路)

淘氣戈登的浪漫(Gordon Rogue Romance)向經典調酒曼哈頓致敬,以安格式柑橘苦精為主體,加入Campari來呈現木桶的香氣,同時利用Grand Marnier引導出葡萄柚的甜味,如同身著性感紅色洋裝的輕熟女所散發滋味。

彼特的哈你慕斯(Bitter Harmonious)為經典調酒Spumoni的進階版,只保留了金巴利利口酒及葡萄柚汁兩者不同的苦韻,並以威士忌取代琴酒,加入D.O.M百益香甜酒、接骨木利口酒、接骨木糖漿、檸檬汁,柔順的口感,打造出粉紅繽紛果香的摩登口感。

你想起Bitter,苦味,第一個表情是皺起眉頭嗎?在美食中的「苦」往往不像藥湯般的苦氣逼人,而是居於回甘的重要角色,沒有苦,就沒有入喉後返還舌間的層次口感,就像深焙豆或萃取時間長的咖啡,專家能消除豆子後段的焦苦、沖泡時間過長的苦味,留下愉快而尖銳的苦甘、抵銷酸度;還有在甜美又Rich的花生醬上淋上苦巧克力、結合帶苦橙皮與酸甜橙肉的橘子醬、充滿啤酒花重擊美感的精釀苦啤酒……,都是用苦來挑逗味蕾的耽溺行動!

 

酒吧裡的魔法藥水

幾年來在聚光燈下的精釀啤酒,揭露杯中物「苦味」的本質與美好,而在調酒的世界中,也常見Bartender在杯中滴兩三滴Bitter(苦精)就能翻轉雞尾酒的味覺層次,重要程度就如主廚手上的醬醋油鹽,是許多經典調酒如馬丁尼、Negroni、曼哈頓的靈魂之水。

 

「苦精」是使用芳香植物如龍膽根、柑橘、香芹、樹皮甚至黑巧克力來浸泡在高酒精而成的「精華」(簡單來說就是藥草酒),與其它香甜酒的差別就是「無糖」、是最純粹的植物韻味(但不一定是苦味),早在雞尾酒起源之初,就有運用苦精的紀錄,大師Charles H. Baker Jr.在其著作《Jigger, Beaker and Glass》曾說到:「苦精最早作為藥物被創造,證明它不僅是能促進胃口,也是目前雞尾酒中最好最無價的原料。」古老酒譜書中出現的苦精品牌幾乎絕跡,二十世紀後至今崛起最為人所知的安格式(Angostura)、費氏兄弟(Fee Brothers)、Bitter Truth、死兔子(Dead Rabbit)等品牌,也有不少調酒師會特製屬於自己的苦精,讓雞尾酒別上個人品牌標誌。

 

台北W飯店「調癮實驗室」跟上近年來全球酒吧風行的「More Than A Dash of Bitters」調酒趨勢,將歐洲老酒吧的優雅風格和經典調酒,加入台灣本地食材設計出25款創意調酒,除了使用最知名的安格式柑橘苦精,也以野格利口酒(Jagermeister)、金巴利利口酒(Campari)、可可利口酒(Dark Cacao Liqueur)、南方安逸香甜酒(Southern Comfort)等「藥酒」帶給調酒更豐富的甘苦韻味。

 

調癮實驗室Liquid Lab 

由台北W飯店餐飲部總監杜威緒(Patrick Stephen Duff)率領飯店內三間酒吧:WOOBAR酒吧、紫艷酒吧及池畔酒吧的所有調酒師以每週兩次、一次至少一小時的時間共同腦力激盪,以W既有的豐富酒單為基礎,發展出一系列專屬於台北W飯店的特色調酒。

 

 

Text/高麗音 via/W Taipei

最新文章

更多精彩文章

你也有興趣的文章

看更多 More +

苦精的包裝常像我們記憶中的TABASCO辣椒罐或碘酒瓶,宛如吧台上的魔法藥水。(圖片來源/網路)

photo1 /3

淘氣戈登的浪漫(Gordon Rogue Romance)向經典調酒曼哈頓致敬,以安格式柑橘苦精為主體,加入Campari來呈現木桶的香氣,同時利用Grand Marnier引導出葡萄柚的甜味,如同身著性感紅色洋裝的輕熟女所散發滋味。

photo2 /3

彼特的哈你慕斯(Bitter Harmonious)為經典調酒Spumoni的進階版,只保留了金巴利利口酒及葡萄柚汁兩者不同的苦韻,並以威士忌取代琴酒,加入D.O.M百益香甜酒、接骨木利口酒、接骨木糖漿、檸檬汁,柔順的口感,打造出粉紅繽紛果香的摩登口感。

photo3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