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章

城市一定要有創意園區嗎?讓人才發揮熱血的創意生態系才是重點

〈文創100講堂〉活動現場,學學文化創意基金會副董事長張基義(左)、2016世界設計之都執行長吳漢中(右)。

〈文創100講堂〉:學學文化創意基金會副董事長張基義╳2016世界設計之都執行長吳漢中

前一陣子吵得沸沸揚揚的文化創意園區議題,讓許多人在短時間內對城市裡的創意空間有了密集的關注,然而,除了硬體空間的建構,什麼業別是文創、或不是文創之外,我們該關注的或許更是這些城市空間是不是能夠成為匯聚創意人的有機環境?

 

La Vie雜誌特別邀請曾任台東縣副縣長的學學文化創意基金會副董事長張基義,以及2016世界設計之都執行長吳漢中,一起從城市空間的角度切入,探索城市空間中,打造創意生態系的可能!

 

吳漢中:關於一個理想的文創聚落想像,我曾經丟出一個想法,就是說我們可不可以不要有文創園區?就是沒有園區的園區。從我的角度來看,城市它本身就是醞釀跟吸納很多才能的,一個最棒的,沒有圍牆的文創園區

 

我很期待在這個城市的年輕人,當他想要開一家小店,想要做一個創新或創業,他可以在一個合適他的地方開始。其實你可以認真來看最創新的地方,例如:紐約、矽谷,你會發現這些人不需要園區,這些人不管是民間的設計師或藝術家,或者是企業界他們都可以在這個城市,找到一個屬於他們自己的地方,就可以開始他們的設計跟創意。所以我覺得最理想的是沒有園區的園區,這個是一個最理想的狀態。

 

回歸到現實跟理想之間的差別,大概可以談一下,理想中我們想看到一個什麼樣的園區?其實我覺得空間不是一個問題,從我的角度來看,空間裡面乘載的創作者、設計師是不是有熱情?所以,我們最大的挑戰就是說,如何在我們現在所定義的園區裡面找到做創作、做設計、甚至是做寫作的人才匯集。你可以看到他眼睛在發亮,充滿熱情的在做這些事。

 

所以過去大家談說餐廳是不是一個文創園區?我大概覺得這不是一個0或1的定義,而是其實當你看到那一個廚師他就是很認真地專注在食材、料理、創作。那咖啡廳是不是文創園區?其實我覺得這個不是這樣子談的,我覺得談法是說,如果有任何對於咖啡有熱情、執著的人進來把生活面的專業,或其他跟設計或文化有關的工作,當成是一種藝術的態度來經營,我覺得從人的角度來談,從他眼神裡面所散發的精神來看、來定義文創園區,我們會得到更有前瞻性的想像

 

張基義:我也很同意漢中講的是城市是空間最重要的一個大的元素。而城市有沒有創意,城市是不是鼓勵這樣的一個機制,所以會形成好的聚落或者園區。當然背後的機制最重要就是人!

 

我想人才的吸引、培育或者群聚,是有很多方法的。你如果空間是比較鼓舞人跨領域合作的,就會創造很多人願意來。我本身是建築學者,我們也做了很多都市的這些研究,我們發覺一個城市要能夠有創意,餐廳很重要

 

真的,餐廳很重要。因為餐廳讓大家可以share idea,或者咖啡廳、或者酒吧。能讓人一起吃飯、聊天的空間反而比公共空間更重要,不會因為誰是金融的、誰是做文化的,而不能進這個空間,這個空間是沒有區別,不同的領域的人會meet and group在一起

 

所以一個城市要有創意,不是把用傳統的固定的園區,這個叫商業區、那個叫做金融區、那個叫什麼區,而是打破這個觀念,創造很多的共同,大家可以跨領域在一起參與的場合,通常這種場合就是吃喝玩樂的生活場合。如何讓比較有創意的城市,就我的觀點和經驗,全世界就好的城市,在重要的地區會有很多好的餐廳,讓各種人對話,有很多好玩、不是特定目的事情發生。我想這是很重要的。

 

吳漢中:講到台北其實是一個很複雜的情結,必須承認我們這個城市跟國際第一線的城市比起來其實是沒有很大建設,如果你去中國的沿岸城市來看,每一個城市幾乎翻了一遍。可是我覺得台北最強的是軟實力的基礎很穩固台北的文化、教育、人文活動,我想這個大概放眼亞洲,不會輸東京、首爾、新加坡、中國上海這些城市,因為有一個很內在的文化的動力在台北這城市發生,我覺得這個是台北最特別的一個事情。

 

 

在某些建築學者眼中,台北是一個很後現代、很繽紛、很生猛的城市。我最深刻的感受是前一陣子我去聶永真的工作室,聶永真的工作室搬在富錦街一個頂樓加蓋的空間裡。我們約見面開會的時間滿晚了,街上沒什麼人、很安靜的晚上,在一排某一個程度會被覺得是一個很醜的公寓,很多鐵窗加蓋的屋頂上,我從巷口走過去,遠遠的亮著一個光,然後我就從那個樓梯爬上去,走到頂樓,可是我在爬樓梯的過程讓我覺得有一個很大的反差跟反比。

 

你知道那個樓梯是沒有什麼整修,牆壁還斑駁得像是裝置藝術。在一個有點破舊、狀況不是很好的一個硬體環境裡面,走到頂樓,是讓人眼睛為之一亮、能做出很棒作品的設計師的工作空間。我想用這個案例來呈現說,台北,是臥虎藏龍的城市。我們城市的硬體可能不是很友善,但是某一個程度我覺得台北最珍貴的是有很多很棒的人才,在不怎麼起眼的環境裡面,持續地發光,持續地發熱。我覺得這是台北最珍貴的一個事情。

 

張基義:另外我想如何讓創意人彼此之間能產生更多的chemistry?這一個機制的問題,每個領域都有點像幫派一樣,藝術家也是,設計師也是,那你如何讓這個幫派可以有更多人加入,就要有很多吸引人的活動,對這個專業領域,或者這個活動的認同,或者更多不同角度意見的交流。

 

所以就跨業整合這件事情,事實上一個城市有沒有創意是很重要的。不管在空間上的提供也好,或者是在機制上的促成也好,都是非常非常需要的。在政府方面當然有很多的政策,可以去鼓勵這種事情發生,提供好的空間、稅率的優惠,還有剛剛漢中講的踏出開始的那一步,能夠容錯的機會,讓這些創意人不用過度顧慮太多,可以做比較多的嘗試。我想一個好的,鼓勵年輕人去嘗試,去創新,去跨界合作,這個城市自然會有很多新的機會,新的可能性發生。

 

【更多精采對談內容,請期待10月號La Vie雜誌】

 

Text / 方敘潔

Photo / 張藝霖

 

【延伸閱讀】

台灣新銳文創品牌的不藏私分享:META Design創辦人鄭遠揚 ╳ 厝內品牌經理吳怡蕙 ╳ 茶籽堂創辦人趙文豪

策展人必備技能大公開!打造高人氣、好專業的成功會展

最新文章

更多精彩文章

你也有興趣的文章

看更多 More +

〈文創100講堂〉活動現場,學學文化創意基金會副董事長張基義(左)、2016世界設計之都執行長吳漢中(右)。

photo1 /2

photo2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