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章

我在托斯坎尼豔陽下,看見一場農業的文藝復興體驗

一片片向日葵花田、一綑綑剛理好的黃褐乾草,大抵構成你對義大利托斯坎尼的印象。 在地出產的知名紅酒Chianti或Montepulciano,歸功於其土壤中獨特的礦物質,更讓你在唇齒之間建立對土地的愛戀。 天地之間,點綴的是中世紀或文藝復興時期所留下來的古建築,你暫時的居所。 因為物產的滋味,更近距離產生來訪體驗者與常民生活的連結。 疊加在層次分明,隆起與下落的地景上的,是少有在農業產地上的浪漫情懷。 因此,不管你是在地人,或是旅客,在這裡,你要的不只是看風景,而是體驗生活。 這裡的許多農莊,皆屬於「世界有機農莊(WWOOF: The World-Wide Opportunities on Organic Farms)組織」的成員,只需付平均10~40美元的會員費,即可找到工作換宿的主人。 生活之餘,也能把學些有機耕作技術帶回家。

 

這是一場自80 年代開始的農業文藝復興,也引領了全球觀光趨勢:Agritourism(農業觀光)。 農業,這跟多數城鄉發展追求的現代化看似背離的舊產業,如何造就新潮流?我跟這場文藝復興的連結,來自看似與農業毫無干係的紐約初創歷程。

 

2006年,我在紐約創業的第二年,正值公司是否該脫離工作室的營運型態。 將辦公空間從住家遷出,承租辦公室,招募更多員工,應付日益增多在美國各州的案子。 但,誰知道這些看似穩定的案源,會否持續?當初只為了讓生活有更大的自主性而創的業,難道要邁向正常公司的營運模式?愈想愈焦慮,索性找部可帶我逃離現實兩難的電影來看。 在兩個小時的《Under the Tuscan Sun(托斯坎尼的豔陽下)》,開啟我對黃金大地、蔚藍天空下理想生活的憧憬。

 

跟隨著婚變,卻在陌生托斯坎尼的Cortona小鎮重新找到人生另一種幸福的舊金山作家Frances的腳步, 我當下訂了前往托斯坎尼的機票。

 

從在地資產創造獨特生活價值讓不分國籍的同類人相聚

雖沒如電影中Frances般幸運,就這麼住了下來。 我在小鎮Bologna 裡待過一位美國人經營的古堡民宿。 如它的名字所傳遞的Reading Retreats in Rural Italy,在郊區義大利享受閱讀的性靈洗禮。說話總帶點黑色幽默的經營者Clark Lawrence,面對大家所認知的難以抉擇人生大決定,總用一種莫可奈何的順理成章搭理,黑色幽默中帶有絕對正向行動力。 

 

大學時,他曾在希臘小島一邊學習藝術史,一邊計劃著自己的民宿生活。 因緣際會發現在義大利較有實現夢想的可能。 但當時外國人的身分,無法在義大利經營旅店的相關生意。 讀書組織成了一種變通方式。 來到義大利鄉下,沒有其他熟悉的都市活動可做,在莊園內的圖書館看自己喜愛書成了種愜意想像。 因此,一個以讀書會經營另類B&B 模式於焉成形。

 

看著我這紐約來的都市人對他自給自足又能招待訪客交朋友的生活投以羨慕的眼神時,他冷笑形容這其實是監獄。 有房客時,被關在這裡照顧大家。沒房客時,沒收入,只好在莊園裡的戶外菜圃,四季皆長著最適合時節的蔬果。 它們多變的姿態,解救了無聊的生活。 所幸,每年Clark 也總讓一位美國大學生來此居住一年,是生活與工作的好夥伴,一起處理莊園內裡裡外外的大小事,從菜圃灌溉、房客服務,到宴會場景佈置,都是暫別校園生活的體驗價值。


這是Tuscany 所吸引的移民,絕處總能看見逢生的可能。 而看似尚未都市化的匱乏生活,卻也創造了恬適生活的另類想像。在所經手的老房子裡,多少經歷中年危機的異鄉人,在這彼此取暖,相互啟發下一人生旅程的可能。 

 

偌大宅院,畢竟大半還是不能久待的荒煙蔓草,寒冬裡,房內也只有電毯能確保體溫的安好。 然,大家來這取的是心靈的暖。 已翻修好的空間,也只有坐在廚房內的餐桌邊,圖書館兼表演廳的書架前,因有暖氣的存在,眾房客得以甘願聚集。 陌生旅人的尷尬,瞬間化解。 

 

廚房內,大家圍著烹煮大伙晚餐的Clark,在不斷供應的在地生產高CP值的紅白酒相伴的微醺之際,熟悉彼此。 門後傳來的是葡萄牙的小提琴家正與英國剛下飛機的鋼琴師的排練樂聲。 這是Clark 透過表演換宿的方式,讓世界各角落期待演出機會發光發熱的年輕音樂家來這居住。 琴藝之餘,也與觀眾近距離磨練舞台勇氣。從未見過面的兩人,因為經營者的連結,將在周六晚為鎮上仕紳與莊園內的房客來場燭光音樂饗宴。  

 

夜晚燭台間的菜餚佐的是莊園內Clark 與大學生親自栽種的蔬果。 這是Tuscany 創造的「農業觀光(Agritourism)」一景。 結合農業與觀光的新型旅遊方式讓農業的生活質地,可以不是因陋就簡的。 它不只是為了生產,而是為了生活況味的獨特加值而存在。

 

獨特產業為基底,創造經濟生態系

雖說農業佔托斯坎尼的經濟直接貢獻百分比,遠不及其服務業(僅相當1/40)。 然而,如上面所描繪的包含旅店、觀光及貿易等服務領域的蓬勃發展,皆奠基於農業所創造的地景、食物之美及品質與生活方式, 一種讓人心神想往的境地。 這是整體區域發展的綜效,非從單一產業發展的量化指標,即斷定其產業去留的狹隘思考得以創造。

 

托斯坎尼的地域品牌,成功傳遞了旅行的魅力。 

 

因此,看似充滿初級產業的農產地域,有了跨域的加值,更有了產業升級,城市品牌的清晰度也更深刻。

 

 

Photo、Text / 黃金樺

最新文章

更多精彩文章

你也有興趣的文章

看更多 More +

photo1 /4

photo2 /4

photo3 /4

photo4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