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把酒忘在南極100年?探險家薛克頓最愛的威士忌

故事發生在1909年南極的冬天,有三大箱的威士忌被埋在探險家鄂理斯特.薛克頓(Ernest Shackleton)小屋的冰層底下,一個世紀後,這批威士忌被紐西蘭「南極遺產信託基金會」意外發現,收藏至紐西蘭基督城的Canterbury博物館作為保護,並發現,這原來是百年前懷特馬凱公司(Whyte & Mackay)旗下麥肯雷威士忌(Mackinlay's Rare Old Highland Malt Whisky)。

 

被遺忘的蘇格蘭烈酒遺產

走過地理大發現的時代,20世紀的南極洲成了人類最後一塊必征之地,薛克頓為了這場南極遠征訂了25箱威士忌,每瓶都貼有Endurance Expedition(堅忍遠征)的紀念標籤,注滿了探險家的勇氣與信念,全運上一艘名為「獵人號」(Nimrod)的探險船,象徵大英帝國的驕傲與希望,船員們在南極海岸建起了營地,將威士忌埋在冰層,生火暢飲,把營地變成了一個溫暖的家,兩年後,薛克頓突破艱難的徒步衝刺,成功把皇后贈的國旗插在了南緯88度23分,返回英國後被視為英雄並授予爵士稱號,遺留在營地小屋的最後3箱威士忌,就這麼被冰封到近年才被挖出

 

懷特馬凱首席調酒師理查.派特森(Richard Paterson)以擁有投保150萬美元的鼻子聞名全球,他將「獲救」送返蘇格蘭的純麥威士忌,其中3瓶帶往酒廠實驗室進行長達8周的精密解構分析,整段從冰層挖出、在可控條件下解凍到科學分析,總共花了將近四年的時間。這批被稱為「從天堂來送給威士忌愛好者的禮物」(The Gift From Heaven)的酒精濃度為47.3%,理查將其中冒險的激情與熱情以嗅覺、味覺感官和精密儀器一一判別,發現這些酒是在美國白橡木桶中熟成,發麥過程使用的是以蘇格蘭最北端奧克尼群島(Orkney Island)泥煤煙燻的麥芽。

 

理查.派特森將Glen Mhor、Dalmore與其他來自Speyside區共十家酒廠的8-30年麥芽威士忌原酒調和,還加上Jura重泥煤威士忌來呈現男人與大海的元素,重現百年前Mackinlay's Rare Old Highland Malt Whisky的經典口感香氣,經過實驗室分析幾近100%相同

 

每一款威士忌,都有一段故事,這一瓶薛克頓復刻版純麥蘇格蘭威士忌,是跨越時空的傑作,象徵上一世紀冒險家堅忍不拔的精神,獻給身邊正為了夢想努力奮鬥的親友,並致上最高敬意。

 

Text/高麗音
via/尚格酒業

 

最新文章

更多精彩文章

你也有興趣的文章

看更多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