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章

泥煤威士忌的無限可能 More Than Just Peat and Smoke

奧特摩07.1來自艾雷島獨特的泥煤風味

布萊迪首席調酒師Jim McEwan(左)視察艾雷島上的奧特摩農場

奧特摩農場主人James Brown 巡視麥田

布萊迪2015新品所使用的艾雷島大麥,具備海風鹹味的特性

布萊迪酒廠首席調酒師Jim McEwan也再次獲得2015年度最佳蒸餾大師

布萊迪蒸餾酒廠核心靈魂的首席調酒師Jim McEwan與首席執行長Simon Coughlin

布萊迪「波夏艾雷島大麥」(左)、布萊迪「奧特摩06.3艾雷島大麥」(右)

泥煤在威士忌界中,代表的是老饕級的滋味,如同藍黴起司或麝貓咖啡此類愛者恆愛的美食,除了特殊風味,還有積累百年的人文科學。

 

消毒藥水、正露丸、碘酒,這些氣味描述使泥煤威士忌被冠上難以親近、卻真正是老饕獨享的名聲,特殊風味是如何產生?如何在蒸餾作品中安插這麼一段戲劇性的轉折?產地、工藝、釀酒師缺一不可,喝杯泥煤味威士忌,來晉升為有酒識的品味家。

 

遍布英倫三島的泥煤(Peat),是由草、石楠、苔癬、樹根、土壤與各種生物體擠壓腐化了數千年才形成,可說是煤炭最原始的狀態,早在威士忌產業使用之前,由於它的結構緊密壓實,能長時間燃燒並產生一定熱量,是自古以來許多工業地區(特別是海島)燃料的唯一來源。被切割成塊的泥煤,經過自然風乾兩到三周後,才會被帶到威士忌酒廠,當麥芽被這種「化石」燻過後,會產生如藥丸與碘的氣味,那是一種酚類化合物,將酒液深深浸潤成泥煤風格,此類威士忌以蘇格蘭艾雷島生產最具盛名,也是村上春樹所著《如果我們的語言是威士忌》的旅遊目的地,由此可見此番風格被推崇的程度,島上有布萊迪(Bruichladdich)、雅柏(Ardbeg)、拉弗格(Laphroaig)、卡爾里拉(Caol Ila)、布納哈本(Bunnahabhain)等八家酒廠,它們各自以不同泥煤烘烤指數(ppm)詮釋不同程度的味蕾重擊,其中今年布萊迪推出泥煤含量258ppm的奧特摩06.3艾雷島大麥(Octomore 06.3 Islay Barley),刷新了布萊迪奧特摩07.1的205ppm紀錄,是全球最重泥煤威士忌

 

泥煤是蘇格蘭威士忌最「在地化」的體現,大麥則是經常被忽略的一環。許多蘇格蘭大酒廠為了增加產量,不惜從斯堪地納維亞、法國或丹麥等國進口大麥,因為蘇格蘭威士忌法令   只規定必須要在蘇格蘭釀造和熟成,並無針對原料來源限制,布萊迪酒廠認知到這項矛盾,於是在艾雷島上六家農場採購大麥,做出震撼業界的100%艾雷麥威士忌,例如「波夏艾雷島大麥」與前文提及的「奧特摩06.3艾雷島大麥」,其中波夏更是島上第一支艾雷島大麥重泥煤,使該島在泥煤的風土議題上,加上了「地麥」的討論空間。

 

泥煤以礦物的姿態藏於岩土之上,有一天會被挖完嗎?答案是肯定的。在最近一次地質學家環境調查中,為艾雷島威士忌粉絲帶來一個暴風雨般的惡訊──艾雷島的泥煤將在2021年耗盡,這代表泥煤威士忌將會愈來愈貴?從雅柏出品第一款完全No Peat的酒款Kildalton,可望見未來會逐漸取代Ardbeg 10年的市場占比,並同時以泥煤流經過的水(Peat Water)來逐漸取代他們的主水源──Loch Uigeadail湖水,這招相當聰明!且多數人根本難以分辨,此外,波摩酒廠也推出限量版的Devil's Cask,藉由雪莉桶的影響力掩蓋缺乏泥煤的現實。

 

Text/Melody Kao

via/人頭馬君度、酩悅軒尼詩

最新文章

更多精彩文章

你也有興趣的文章

看更多 More +

奧特摩07.1來自艾雷島獨特的泥煤風味

photo1 /7

布萊迪首席調酒師Jim McEwan(左)視察艾雷島上的奧特摩農場

photo2 /7

奧特摩農場主人James Brown 巡視麥田

photo3 /7

布萊迪2015新品所使用的艾雷島大麥,具備海風鹹味的特性

photo4 /7

布萊迪酒廠首席調酒師Jim McEwan也再次獲得2015年度最佳蒸餾大師

photo5 /7

布萊迪蒸餾酒廠核心靈魂的首席調酒師Jim McEwan與首席執行長Simon Coughlin

photo6 /7

布萊迪「波夏艾雷島大麥」(左)、布萊迪「奧特摩06.3艾雷島大麥」(右)

photo7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