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章

褚士瑩:害人的煙草能救世界嗎?

最近在波士頓的一場醫師友人家庭派對上,由於在場有一半的賓客都是醫生,因此話題很自然地就轉到了造成人心惶惶的伊波拉病毒。伊波拉疫苗作為開端,開啟了對於醫療倫理的熱烈討論,因為當疫苗還沒證明安全性,也未經許可,是否因為覺得「緊急」就可以倉促上市?


在西非已經有幾千個人因為伊波拉疫情而死,之前醫界都說伊波拉病毒無藥可治,但當首位白人受感染時,卻神奇地冒出了這種叫做「Zmapp」的疫苗,是一種會攻擊伊波拉病毒表面上蛋白質的抗體混合劑,而且患者在全力搶救下痊癒了,這件事情在國際上引起軒然大波,彷彿擺明了說白人性命比黑人值錢。然而這還在動物實驗階段的珍貴疫苗,全世界只有十二劑。世界媒體目光都盯著這僅有的十二劑疫苗,到底會分給誰?這實在是天大的難題啊!「其實也還好,沒有什麼好『搶藥』的,差不多再兩個月左右的時間,下一批疫苗提煉出來,就不用搶了。」在場其中一位,是世界首屈一指的愛滋病毒專家梅爾醫師,他突然開口,所有人都靜下來,眼睛看著他。


「你知道這些疫苗是怎麼來的?」我們問他。「是從菸草裡長出來的。」梅爾說。「啊?」大家一下都愣住了。經過梅爾的解釋,大家才恍然大悟,原來現在很多疫苗,其實是「種」出來的。科學家將經過基因工程將改造的DNA,植入菸草的葉子,再從菸葉裡面提取蛋白和酶,生產成疫苗所需的抗體。「那不就是GMO基改的煙草嗎?」腦筋動得比較快的人,立刻提出來。確實,如果這不算基改,什麼叫做基改?「這樣風一吹種子到處飄,不是很危險嗎?」在場有人表示擔憂。「沒錯,所以一切都要在溫室裡面進行。」梅爾醫師說。「而且反對GMO的人,對於基改菸草應該沒什麼興趣吧?」「天啊!要製造全世界人都需要的疫苗,那溫室要多大啊!」也有人覺得這方法不切實際。「我也很驚訝,但美國軍方確實有面積達好幾公頃大的溫室,專門就在培育這些實驗藥。」梅爾醫師之所以會這麼清楚,因為他研發中的愛滋病疫苗,正用同樣的方法,在同樣一個美軍擁有的溫室裡面進行實驗。


「所以不只是伊波拉、愛滋病,就連癌症、流感疫苗,都是這樣做出來的哪!說來諷刺,搞不好有一天挽救有如過街老鼠、人人喊打的煙草產業,會轉行『種』疫苗,由黑翻紅啊!」梅爾說完之後,大家哈哈笑了起來,話題很快的就轉到輕鬆一些的方面去,畢竟這是一場派對,不是學術研討會啊!

 

當晚回家以後,我立刻迫不及待搜尋相關的資料,才發現果然網路上可以找到很多關於用菸草來生產疫苗的訊息,包括有一家加拿大的製藥公司Medicago,已經透過這個方式發明了一種比用雞胚培養耗時更短、花費更少的流感疫苗生產新技術,他們使用「根瘤農杆菌法」,將帶有流感病毒的血細胞凝集素基因的質粒,打進成熟的菸葉,在溫室栽培四、五天後收割菸葉,精製病毒樣顆粒作為疫苗使用。

 

果不其然,Medicago製藥公司的流感疫苗開發、生產夥伴,就是當今世界上第一大煙草公司,總部設在美國紐約的菲利普‧莫里斯公司(Philip Morris Companies Inc.)旗下的子公司PMP,這家公司擁有植物蛋白開發技術的全球性獨家授權,還有在中國的商業化獨家權利。換句話說,菸草商搖身一變,成了進軍醫藥市場的生技公司。

 

我忍不住想到幾年前,一些環境保護領域的NGO組織,在財源窘迫的時候,雖然有煙草公司願意伸出援手,卻因為「抽煙有害健康」的道德困境,忍痛斷然拒絕了,但如果煙草公司是救命的疫苗生產者,他們的錢是不是就可以放心拿呢?全面反對GMO的人,是否也應該反對可以提煉出治癒伊波拉病毒,癌症,流感的基改煙草?

 

我沒有標準答案,可以解決這個問題,對於伊波拉病毒的恐懼,蔓延得比病毒本身更加迅速,但是我相信,在思考這個問題答案的過程中,會讓我們的世界觀,變得更加立體一些,畢竟世界不是只有黑白而已。

 

 

Text / 褚士瑩

最新文章

更多精彩文章

你也有興趣的文章

看更多 More +

photo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