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章

藝術家們的駐村日常:陳擎耀╳東京次文化觀察

鎖定東京,是為了作品。2012年到福岡駐村的時候,陳擎耀發現,怎麼到處都是AKB48?這個從劇場公演起家,最後成為日本流行文化領軍者的巨型女子團體,在陳擎耀看來卻是「削弱個性、均值化的女子軍隊」。為深入了解背後運作的細節,今年初他前往Tokyo Wonder Site,以一個觀察者的身分,就近走踏其發源地秋葉原的相關店面。

 

體會在地文化

到東京勘察固然有趣,要習慣日本嚴謹的作風卻需要一些調整。同期來自歐美的藝術家會抱怨為何日本駐村規定這麼多,還要按月遞交創作企畫,但他卻適應良好,「沒有完美的駐村,只有你要不要接受那個狀態。」於是連續三個月的企畫案都(僅)寫上「Akihabara Research」(秋葉原研究),輕鬆回覆要求,被單位人員笑稱是開館以來第一次有人(敢)這麼做。

 

每日除把握工作室開放時間繪製圖畫外,他大約兩到三天就會抽空去秋葉原的咖啡店、公仔店、劇場逛逛,也比較東京的舊區和新區,順便拍攝參考用的照片。「比如晚上的高圓寺很有趣,那裡很不東京,有許多文青類的東西,比較左派,和台灣的文青不一樣。在台灣文青已經變成消費名詞,成為可以操作的生活品味,就不誠實了。」

 

以美食會友

待在東京另一樣頗具成就感的事,是大展好廚藝。曾被發起日本「素人之亂」反核遊行的領袖松本哉邀去高圓寺擔任「一日居酒屋店長」,端出滷肉飯+麻婆豆腐的Double Set,相當受歡迎。此外,包括蚵仔煎、炒飯、麻婆豆腐、大滷麵、培根雞蛋麵也都是他的拿手好菜,就連平時走進書店也都在尋找食譜,替規律的駐村生活帶來不少樂趣。

 

陳擎耀說,藝術家特別在出社會後,若一直待在工作室,就會跟社會沒什麼連結。駐村就像幫緊閉的日子打開一個通往外界的口,讓新鮮的東西能不斷湧進。至於整趟旅程帶來的最大影響,就像他率性地在結案報告上寫的(唯一)一句話:「凡走過必留下痕跡!」觸動難以具象描述,一切不如回歸作品,才能細探藝術家在異地的心血結晶。 

 

 

不藏私!餐廳推薦

因為駐村時間是一到三月,當時東京很冷,冷到讓人想多吃點東西。除了在家自己動手做外,陳擎耀也大方分享他在墨田區最愛的店,是森下站出口右手邊一家叫「魚平」的居酒屋,串燒、清酒吃到飽足,大約日幣2,000圓有找,相當經濟實惠。

 

在東京的典型一日

謹守日本當地的作息習慣,早上十點工作室一開門就進去工作,中午自己煮飯吃,直到下午四點外出覓食,到周圍看看,收集資料,晚上大約八點回工作室繼續畫到十點關門為止。也因為太規律,所以經常見不到同期其他兩位歐美夜貓子藝術家。

 

陳擎耀

1976年出生,畢業於北藝大創作碩班,2001年獲台北美術獎。本身對歷史相當有興趣,特別是亞洲各國文化類似之處,常在作品中以幽默手法借古諷今,滑稽中又帶省思,作品類型以平面繪畫、攝影、錄像為主。

 

 

Text / 歐陽辰柔

Photo / 許翔

via / 陳擎耀

【完整內容請見《LaVie》2015年11月號】

最新文章

更多精彩文章

你也有興趣的文章

看更多 More +

photo1 /7

photo2 /7

photo3 /7

photo4 /7

photo5 /7

photo6 /7

photo7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