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章

地中海旁的美學新能量 黎巴嫩大型當代藝術先鋒Aïshti Foundation

黎巴嫩貝魯特新地標Aïshti Foundation

Aïshti Foundation商場區

Urs Fischer, Dunno, 2012

Alice Channer, New Skin, 2013

Carol Bove, Prudence, 2013

「New Skin」由Massimiliano Gioni策展,展出多件Salamé的私人蒐藏。

Sterling Ruby, Monument Stalagmite/Black&Yellow, 2011

建築師David Adjaye

Aïshti Foundation於時時刻刻見證歷史動盪的貝魯特開幕,展現藝術與商業完美並蓄的空間,為該市注入新能量,可望成為與國際水平的當代藝術對話的平台。La Vie 專訪擔綱設計的著名建築師David Adjaye,分享設計概念。

 

黎巴嫩的首都貝魯特是地中海東岸最大的港口城市,為中東地區重要交通樞紐,以獨特的建築風格與氣候聞名,這座文化古城留有戰後的滿目瘡痍,但經歷幾番輪迴的人民學會不被永無止境的政治鬥爭侷限,積極享受人生。

 

黎巴嫩新地標

時尚一直流動在貝魯特人的血液中,貝魯特素有「中東的巴黎」美譽,國際藝術社群對該地的注意也在近幾年來不斷增加;身為黎巴嫩時尚巨頭,擁有頂級奢侈品連鎖店Aïshti的富商暨收藏家Tony Salamé,決定扭轉貝魯特欠缺重要當代藝術美術館的現況,請來炙手可熱的非裔英籍建築師David Adjaye操刀設計,投資超過一億美金,在Jal el Dib區的海濱大道旁,取代原址之前的倉庫,打造出這棟新建築。用來展示當代藝術與教育項目的Aïshti Foundation屬於佔35,000平方公尺的綜合建築之一,其中還包括時尚店家、書店、餐廳、Spa與位於屋頂的天空酒吧,甫於今年十月下旬熱烈開幕。

 

注重城市背景,重現文化特色

Aïshti Foundation鋁製管狀花紋結構皮層,借鑑傳統的阿拉伯沙漠建築風格;顯眼的酒紅色來自於Adjaye對本土的記憶,Jal el Dib區在1970年代以當地紅磚屋頂粉刷別墅聞名,童年曾經住過貝魯特的他表示這是超棒的城市,他還記得小時候聽父母聊到貝魯特是多棒的海濱勝地,如今這一帶幾乎都成了工業區,因此他想要藉此建築,重現過往的紅磚記憶。

 

內部商場有如未來世界,使用黑白兩色,大量的玻璃、鏡面與稜角花樣的光滑大理石地面。藝廊空間不僅寬廣也有極高的彈性,隔牆可配合展場所需拆除滑動;大片向海的窗戶讓貝魯特快速發展的天際線與廣闊的藝廊空間產生視覺對話,這也是Adjaye非常滿意的特定角度,民眾可以繞過隔牆,置身藝廊與窗戶間,欣賞遼闊的大海。

 

由於這兒是中東和濱海地區氣候最溫和的地區之一,Adjaye將該建築遺產外觀融入當地特定背景,設法在設計上呈現具有特色的「三境界」,「素色實心牆」,用來保有隱私;「屏障」作為進入親密世界的媒介物,以及較開闊的「中庭」;綜合這些元素,一同響應了貝魯特的氣候與文化。

 

藝術與商業的完美結合

受到獨特的商業與藝術啟發,Adjaye與團隊決定不照慣例分開兩者,而是創造出全新建築類型,整合這兩個經常互相矛盾的空間,兼具藝術、商業、生活風格、樂活與美食。Adjaye專注於為Aïshti Foundation建立關鍵的中樞,他表示這是令人興奮的機會,由於基金會採取深度收藏的獨特策略,所以構思的出發點是如何以吸引人的方式,展出這些獨一無二的收藏,並在商業化中找到提供體驗藝術世界的方式,讓藝術與商業有完美的溝通。美術館採免費入場,Salamé不僅意欲回饋社會,也期許藝術能因此更大眾化。

 

開幕展「New Skin」由紐約新美術館藝術總監Massimiliano Gioni策劃,從Salamé超過兩千件的私人蒐藏中選件展出。Adjaye表示這兒的作品十分豐富又令人驚艷,他個人則特別喜歡「貧窮藝術運動」("Arte Povera" movement)盧西奧豐塔納(Lucio Fontana)、皮耶羅曼佐尼(Piero Manzoni)和阿爾貝托布里(Alberto Burri)的作品。(Aïshti Foundation的「New Skin」展至2016年1月4日)

 

專訪David Adjaye:「存檔」或「收藏」美術館,在我們這個時代已略微退位

Q:美術館在現今社會扮演什麼角色?

A: 作為市政建築的美術館讓大眾有權使用集體意識,也讓不同世代有機會與社會群體對話。建築物本身「強迫」了交流出現──你無法忽視它,一切總是從那裡展開,問題是我們如何去表揚或否認。很重要的一點是別受限於不同想法、或因此被嚇阻,反而應探索「開放性」,甚至思索其提供的可能性。我的建築中所闡釋的本體,歷史與記憶深植於研究調查,我的出發點一向是徹底了解這些特性,並將它們用作該建築的形式與實質性的關鍵動力。

 

Q:你理想中的美術館設計為何?

A: 我設計過許多美術館和文化性建築,我非常喜歡這方面的工作。這些項目由共享的市民參與和強烈的社會共鳴所聯結,而那些特性正是我所實踐的核心。

 

Q:你在設計美術館時,最關心哪項設計元素?

A: 我認為過去的美術館似乎全依照常規,但是未來美術館並不用照這個路線走。雖然有特定的參數,你如果有收藏品,牆面寬就得是特定的公尺或公里尺度,也有特定的氣候問題,這些都立下清楚的要求。但要求的同時也是創造的機會,去思考一座機構看起來該是何種樣貌,一座美術館又該如何與人群交流,我認為那方面仍然有發展空間,也從未被徹底突破,這是一場持續進行的實驗,我也慶幸永遠不會有完美的解決方案,因為變化是常態。

 

所謂的「存檔」或「收藏」美術館,在我們這個時代已經略微退位,相較下,我們如今熱愛的是視覺饗宴,取而代之的是與人群以對話的方式討論藝術,並以不同的蒐藏方式看世界的交流。

 

 

BOX | Adjaye Associates

Adjaye建築事務所由首席建築師與獲得英國勳章的David Adjaye OBE於2000年6月創辦,在全球具有極高的知名度。主要業務跨及歐洲,北美洲,中東,亞洲和非洲,囊括私人住宅,展覽,臨時場館,大型藝術中心,市政建築到總體規劃。以廣泛的建材、色盤與整合文化背景聞名。完成的建案包括2015年奈及利亞拉哥斯的Alara概念店,2014年倫敦的Mrian Goodman藝廊及2010年奧斯陸諾貝爾和平中心。

 

 

Text / 劉語柔

Photo / Guillaume Ziccarelli / Aïshti Foundation、Ed Reeve / Adjaye Associates

最新文章

更多精彩文章

你也有興趣的文章

看更多 More +

黎巴嫩貝魯特新地標Aïshti Foundation

photo1 /8

Aïshti Foundation商場區

photo2 /8

Urs Fischer, Dunno, 2012

photo3 /8

Alice Channer, New Skin, 2013

photo4 /8

Carol Bove, Prudence, 2013

photo5 /8

「New Skin」由Massimiliano Gioni策展,展出多件Salamé的私人蒐藏。

photo6 /8

Sterling Ruby, Monument Stalagmite/Black&Yellow, 2011

photo7 /8

建築師David Adjaye

photo8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