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章

蔦屋書店-從書中延伸的自由空間

二○一一年底於代官山開幕的蔦屋書店,被知名網站Flavowire.com 選為全球最美的二十家書店之一,由成立於東京的英國建築師事務所KDa、蔦屋書店創辦人增田宗昭及日本平面設計大師原研哉共同打造。以「森林中的圖書館」為概念,希冀藉由五感體驗,為嬰兒潮世代及當今的網路世代,找回對於文字的熱愛,以及真實生活的歸屬之地。

 

KDa的建築師雅絲特莉. 克萊恩(Astrid Klein), 與我們分享這座複合場域的設計概念及動人故事,同時也實際造訪蔦屋書店,了解為何願意在紙本逐漸萎縮的市場中,花費這麼高的預算投入書店的經營。「這塊基地上本來就有很多樹,我們試圖盡量保留多一些樹在這塊基地上。」負責蔦屋書店基地整體規劃、建築及室內空間設計的KDa建築師克萊恩笑著說道。二○一一年十二月開幕的蔦屋書店,以「森林中的圖書館」為概念, 在代官山的柔緩丘陵上,寫下一篇小品散文。在處理地景與建築關係時,KDa嘗試的手法是不要太控制、不要太設計,盡可能地有機,因而行走於這片綠意聚落之間,沒有過於斧鑿的人工造景、沒有鮮豔奪目的玫瑰、迷迭香等外來花朵,景觀設計師選用在地植物,呈現身土不二的在地風景。

 

蔦屋書店創辦人、同時也為「Culture Convenience Club」 社長增田宗昭,是代官山蔦屋書店成功的另一位關鍵人物,為了實現心中為嬰兒潮世代打造的大人味理想書店,甚至不惜讓股票下市,只為了不受市場股東牽制,爭取自由發揮的空間。克萊恩談到,代官山大部分的土地皆由朝倉家族所擁有,而朝倉家族為了讓代官山一帶,維持高品質的生活,對於建築的設計十分講究,增田宗昭為了讓這個在日本三十年、擁有一千四百多家帶著濃濃商業氣息的連鎖書店、CD、DVD租借店能成功入駐代官山並轉型,他必須向朝倉家族清楚說明,將在代官山出現的並非過去的蔦屋書店,而是過濾商業氣息萃取而成的文化場域。克萊恩說:「增田先生希望此空間不只是商店,更是與朋友一起放鬆暢談之處。」截然不同於過去的經營觀念,說服了朝倉家族。

 

繁複之T構築詩意立面

在炎炎溽夏中,蟬聲鳴鳴,那是在台北鬧區中難以聽見的夏季聲響,走在代官山間卻晰近人,蔥鬱綠意中,一聲聲的夏天入耳。從東急東橫線代官山站走往蔦屋書店,先看見的是日本建築大師、普立茲克獎得主楨文彥的作品「HillsideTerrace」,在轉角之處才遇見帶著純白詩意,無數之T交錯編織而成的流動立面,兩相對照,「裝飾性的圖騰」與柯比意的「去裝飾」相對,卻又同時呈現洗練詩意的氛圍與情境。克萊恩笑著說道:「當時知道基地就在楨文彥的作品旁,真的很有壓力。」選擇以裝飾性的建築立面為設計重心,關照的是蔦屋書店的需求「全面性的品牌設計」,從建築、室內設計甚至到內容,都必須是一致性形象,因而KDa認為品牌在此案中非常重要。他們看見了每個日本人幾乎都知道的T-card 其上的「T」, 將其以編織手法轉化於壁面上,減輕了T在字型先天上的厚重感,接著採取「去材質化」的設計手法,讓素材盡量簡化,以GRC混擬土與清透玻璃,映襯綠意,讓空間開放流動,輕盈了整棟結構,處於其中的人們隨時與自然親近。

 

由於代官山基地受法規限制,針對每一棟建築的地坪數及高度皆有限制,建築物高度最高只能三層樓,且只有一、二層樓可供零售空間使用,第三層樓必須是住居用途,因而形成了兩層樓高、三棟建築的外在形式。而增田宗昭長期的書店經驗,讓他觀察到人們通常不習慣穿梭於建築之間,也不愛在建築之間垂直移動,增田宗昭與其團隊在觀察各地書店時,想到何不以「雜誌街」的概念, 成為三棟建築的連結,讓人們不再感覺穿梭於建築間,而能自在移動。垂直移動面,KDa以日本手工錘打的鋼製階梯,在一樓現身,成為整個書店空間中唯一的對角線,從材質與線條,破除了空間隔閡,吸引人們往水平與垂直方向移動。

 

由於法規中也規範建築不能以天橋相連。克萊恩笑著說:「所以我們設計的不是天橋,而是兩個接吻的陽台!」她帶著我們走到陽台上,原來看似相連的玻璃牆面,其實在天橋約略五分之一處分開,形塑陽台形式,再將兩陽台地面相聯結成為天橋,構成實質步道。兩旁百葉側向排列,讓雨水順勢向外落入地面,而不會影響二樓及一樓的步道,兼顧了使用及美學考量。

 

中性低調 打造熟悉放鬆空間

走入二樓「Anjin Lounge」,採訪的那天下午,客人已坐了五六成。第一眼看見的是受到藝術家大衛. 馬許(DavidMarsh) 啟發、堆疊著無數書本形構的櫃台,其次就是中性低調的室內設計,瑞典設計團隊CKR所設計的沙發、義大利設計大師奇特里歐(AntonioCitterio)的單品搭配著其他非設計師卻品質良好的單品,混搭於空間中,克萊恩說這是回應嬰兒潮世代的需求,對於他們而言,他們很清楚自己要的是什麼,而無須盲目地跟隨流行,因此設計這個Lounge 時,「熟悉性、舒適與良好品質,不要太多設計,讓人們在空間中能自在放鬆是我所關注的方向。」讓人們離開網路,回到真實世界, 體驗感受KDa的空間,原研哉的視覺標誌設計、翻觸書頁的質感,碰觸炙熱陽光,行走於綠意森林之間。蔦屋書店與KDa期望以真實五感,不僅是嬰兒潮世代,更將失去認同的你我,脫離無根的虛擬空間,鍵入現實。

 

我們相當好奇當年CCC(Culture Convenience ClubCo.,Ltd, 蔦屋書店即隸屬於此集團中)社長增田宗昭為何願意花費鉅資投入書店,除了想提供一個大人味的閱讀空間外,他看見的世界是什麼?蔦屋書店CCCEC事業室藤井繼笑著對我們說,「我們想找一種新的方式、新的系統去經營書店,而你可以運用這樣的系統到其他產業,像之前九州佐賀的武雄蔦屋圖書館就是由蔦屋書店所主導設計,蔦屋書店成為一個品牌。另外因為許多名人喜歡來這裡,所以我們有許多網路,這些人也能帶來新生意,例如雖然尚未確定,但未來奧運我們也有可能參與其中。因為蔦屋書店不僅是個好書店、還有好的建築、好的氛圍,而這些元素吸引外界與我們合作。」當書店成為一個品牌,不僅只賣書,概念、設計、建築都能輸出,蔦屋書店成為一個平台, 輸出的文化力量無遠弗屆。

 

 

文|彭永翔

攝影|Johnny Ka

 

本文出自《東京生活再製造:綠園、小巷、良品、職人魂與松浦彌太郎》,更多精彩內容請見《東京生活再製造:綠園、小巷、良品、職人魂與松浦彌太郎》

最新文章

更多精彩文章

你也有興趣的文章

看更多 More +

photo1 /8

photo2 /8

photo3 /8

photo4 /8

photo5 /8

photo6 /8

photo7 /8

photo8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