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章

設計×工藝:超展開的跨界思考

Woo Collective 的錫製小盤,以當代設計手法嘗試將錫藝帶回生活中。

身為阿美族的舒米如妮,致力於推動部落裡人人都能協同製作的輪傘草編織工藝。

國寶級錫藝大師陳萬能正檢視著新一代設計師品牌的錫作品。

進行藺草編織的過程,是一段只有匠人與物件的專注時光。

自造者運動、民藝事務所、以手思考,這些看似與民藝搭不上線的字眼,其實在設計與民藝的田野裡早已暗潮匯流。當代設計與工藝的跨界,已然成為一股新的創造力趨勢。我們特別邀請社會學家暨實踐大學工業產品設計學系鄭陸霖副教授、HAN Gallery 創辦人韓德昌、品研設計創辦人駱毓芬一起分享當「設計╳工藝」,並找出當代的必要思索,以及新的意義與可能?

 

La Vie:無論是20世紀中期柳宗悅的民藝運動、或顏水龍在台灣推動的工藝復興,面對生活模式及產製方式的變化,在當代,當我們談論「民藝」時,有哪些是需要留意的意義與改變?

鄭陸霖(以下簡稱鄭):民藝這兩個字在當代應該要有新的意義出現,我認為民藝的當代精神就是「maker movement」,也就是重新相信「手」的力量,將創造力的主權從量產的工廠拉回來,脫離代工體制,讓創造力回到民眾手上。不過這樣的理想狀態,還是需要整體社會文化才能促成。以最有maker精神的美國來說,每家的車庫都像是小型自造者空間,「用手思考」是一種很常民生活的價值觀。

 

La Vie:現在有越來越多新一代的設計學生對傳統工藝感興趣,您怎麼看待設計教育與工藝的交集?

鄭:理想的設計教育是一種透過prototyping,持續推演出解決方案的過程。在設計教育中,我們應該強化手作的重要性。所有想朝向當代設計與工藝合作前進的設計師,都應該花足夠長的時間和匠師好好相處,即使不像過往師徒制的傳承要花上3~5年手把手的磨練,但至少要在工藝手作時,感受到所謂我與物件的沉靜凝神時刻。如果能夠學習到匠師們與物件共處的態度,對於設計系學生在理解設計物件與使用者的接觸點(touchpoint)會有很大的幫助。

 

La Vie:工藝與設計跨界的品項,在面向市場時,應該如何定位呢?

駱毓芬(以下簡稱駱):現在的市場走向M型化的兩端,工藝和設計跨界的產品也可以有分眾的概念雙品牌策略就是來自兼顧市場兩端的思維,一邊是走高端訂製路線,與飯店或民宿合作,打造東方風格訂製品,展現出設計感十足的特質;但高階訂單不會天天有,所以另一條線就是做生活日用品,比如筷子、茶壺,但是在這片競爭激烈的紅海市場中,就要靠著足夠的創意特色做出差異化,才能展開一片新的藍海。

 

La Vie:工藝與設計的跨界概念在台灣已越來越盛行,這樣的經驗值在華人市場具有哪些優勢呢?

駱:台灣如果只維持現在的狀態,再2-3年就會被中國追過去。我們最大的瓶頸在於──外銷困難,台灣的外銷稅率重,又沒有外交可以減免關稅,其實處境非常艱難。再加上台灣的產業外移,即使設計師與工藝師合作的產品想在台灣製造,有企圖心的工廠幾乎都走了,願意嘗試開發新技術的也所剩不多,無論是意願、技術和產能都很有限。

 

我的目標是成立一間可以商轉的「民藝事務所」,但是只靠品研的力量尚不足以達成,針對事務所的每一個案子,就要由不同的民藝職人和設計師合力,組織結構像是變形蟲的保有彈性,才能靈活運作。中國現在非常積極研發工藝和設計的產品,他們對於台灣設計師和民藝職人的興趣也很高。之前與杭州市政府合作過「藝手匠心」計畫,他們不僅對台灣設計師有興趣,也很關注台灣的民藝匠師,相較於中國匠師的技法和觀念仍然守舊,台灣民藝匠師無論在觀念或技法上都比較新。

 

台灣其實還是有自己的優勢在。未來我們要賣的就是腦袋,必須要有人才和資源整合的能力,不只要認識設計師,還要跨產業思考、培養能協同合作的契作團隊,以機動性高的變形蟲組織對外進擊。如此一來,台灣設計師和工藝師才能不斷提升我們的勝算。

 

 

Text/方敍潔

via/A.M IDEAS、Woo Collective、KAMARO'AN

攝影 / 王士豪

 

【完整內容請見《LaVie》2016年1月號

最新文章

更多精彩文章

你也有興趣的文章

看更多 More +

Woo Collective 的錫製小盤,以當代設計手法嘗試將錫藝帶回生活中。

photo1 /5

身為阿美族的舒米如妮,致力於推動部落裡人人都能協同製作的輪傘草編織工藝。

photo2 /5

國寶級錫藝大師陳萬能正檢視著新一代設計師品牌的錫作品。

photo3 /5

進行藺草編織的過程,是一段只有匠人與物件的專注時光。

photo4 /5

photo5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