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章

誰把酒忘在南極一百年? 再現薛克頓的微醺之旅

薛克頓帶領團隊在1909年將皇后贈的英國國旗插在南緯88°23'S,離南極點約180公里。

薛克頓在前進南極前特地下的威士忌訂單。

薛克頓南極冰封復刻版純麥蘇格蘭威士忌

從零下20度到0度的解凍過程,需小心翼翼以免瓶身破損。

〈知名探險家鄂理斯特‧薛克頓(Ernest Shackleton)把3箱威士忌留在營地小屋,原因不明〉斗大標題令極限探險與威士忌愛好者精神一振!被封在冰層中的威士忌,百年後才被考古專家挖出,這批「液體化石」被蘇格蘭最頂尖的威士忌大師理查‧派特森(Richard Paterson)成功復刻,「嗅聞、品嚐並重建這段驚人的歷史,是我40年調酒師生涯的亮點;再造一個100年歷史的麥芽威士忌,是我今生最大的挑戰。」他以堪比精密儀器、投保150萬美元的靈敏鼻子,勾兌出「薛克頓南極冰封百年復刻版──純麥蘇格蘭威士忌」,跨越時空,重現探險家當時喝下的風味,在品飲者舌尖上復甦躍動,光是想像就難以自持。

 

20世紀初,許多探險家前仆後繼欲征服南極,也有不少人在這塊冰封埋下未竟之志,抱憾長眠;薛克頓也曾在遠征南極的道路留下許多腳印,他花了十多年時間,屢次前進南極,卻經常半途遭受天災而返,甚至在穿越南極大陸的探險中,差點失了性命,最後一次探索則在南喬治亞島心臟病發作飲憾辭世。史實上,雖然薛克頓的南極探險全是「未完成式」,但他是「字典上沒有放棄二字」的頂尖領導者,每次身歷險峻極惡之境,都能把隊員全數安全帶回家,是他百年來一直被歌頌的奇蹟。

 

為了1907∼1909年的一場南極遠征,薛克頓特別訂了25箱威士忌,將勇氣之水作為精神的燃料,貼上「堅忍遠征」(Endurance Expedition)的紀念標籤後,全數運上一艘名為「獵人號」(Nimrod)的探險船,那次初征,背負著大英帝國的驕傲與希望,船員們在南極海岸建起了營地,將威士忌埋在冰層,生火暢飲,把營地變成了一個溫暖的家,兩年後,薛克頓突破艱難的徒步衝刺,成功把王后贈與的國旗插在南緯88度23分,返回英國後被視為英雄並授予爵士稱號,而遺留在營地小屋的最後3箱威士忌,就這麼被冰封至今。2007年2月,來自紐西蘭的南極遺產信託基金會團隊考古學家,小心翼翼將這批酒從小屋運送至紐西蘭基督城的Canterbury博物館進行解凍,最後僅僅恢復了11瓶,其中10瓶幸運完整保留瓶身上的保護紙、稻草梗包裝,連紀念標籤都完好無缺。後身世揭曉──它們為懷特馬凱公司(Whyte & Mackay)旗下麥肯雷威士忌(Mackinlay's Rare Old Highland Malt Whisky),是在Glen Mhor酒廠生產的經典高地威士忌。

 

這批「獲救」的威士忌被南極遺產信託基金會典藏,另有3瓶被送往懷特瑪凱酒廠實驗室進行長達8周的精密解構分析,理查‧派特森判別這些酒是在美國白橡木桶中熟陳,並以蘇格蘭最北端奧克尼群島(Orkney Islands)煙燻麥芽為原料,透過將1980年分「最後的」格蘭摩爾(Glen Mhor,該酒廠在1986年被拆毀)、格蘭花格(Glenfarclas)、曼洛克摩(Mannochmore)、潭納姆林(Tamnavulin)還有超稀有的大摩重泥煤(Heavily-peated Dalmore)等十家酒廠的8∼30年麥芽威士忌原酒調和,還加上Jura重泥煤威士忌來呈現男人與大海的元素,重現百年前麥肯雷威士忌的經典口感香氣──碎蘋果與梨、新鮮鳳梨與橡木屑、煙燻奶油、肉豆蔻等細膩表現。

 

 

Text / 高麗音

Photo / Thomas K.

via / 尚格酒業

【完整內容請見《LaVie》2016年2月號

最新文章

更多精彩文章

你也有興趣的文章

看更多 More +

薛克頓帶領團隊在1909年將皇后贈的英國國旗插在南緯88°23'S,離南極點約180公里。

photo1 /4

薛克頓在前進南極前特地下的威士忌訂單。

photo2 /4

薛克頓南極冰封復刻版純麥蘇格蘭威士忌

photo3 /4

從零下20度到0度的解凍過程,需小心翼翼以免瓶身破損。

photo4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