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章

單一麥芽時代的賦歸 The Original:買得起的收藏品

歷經五代的格蘭菲迪,一生只專注做好一件事,用雙手照料釀酒桶的桶匠百年前後的技藝傳承如一。

1963年推出的Straight Malt是單一麥芽威士忌從蘇格蘭走向國際的關鍵。

Glenfi ddich格蘭菲迪1963復刻版單一純麥威士忌

有人這樣形容:這就像公車靠站,你永遠不會看到兩瓶「1963 Straight Malt」出現在同一場拍賣會上。它不只裝著威士忌,還裝著單一麥芽走出蘇格蘭、影響全世界的歷史。

 

60年代前,單一麥芽威士忌是蘇格蘭人「獨享」的秘密,世界各地多習慣飲用調和威士忌,直到格蘭菲迪成為第一座跨出蘇格蘭到海外販售的酒廠,由格蘭父子家族第四代經營者桑迪(Sandy Grant Gordon)推出一支「1963 Straight Malt」改變了全世界,單一麥芽術語開始流行全球180個國家,這樣新的品類到如今成了奢華的象徵。週期理論同樣適用在威士忌的生命裡,你若是經常關注全球威士忌動向,不難發現單一麥芽威士忌已感受到精品級調和、穀物威士忌的崛起壓力,發展復刻版、無年分、特殊桶等Single Malt延伸出既有市場,成為另一種更吸引酒迷的時尚。值得一提的是,「1963 Straight Malt」是以8年的原酒為底,融入12和13年的原酒,格蘭菲迪酒廠以這支酒為靈感,由百富首席調酒師大衛史都華(David Stewart)的愛徒──布萊恩金斯曼(Brian Kinsman)與格蘭父子台灣區品牌大使詹昌憲(James Chan),一同主導復刻版「The Original」的誕生,也是格蘭父子現任主席彼得‧戈登(Peter Gordon)紀念他父親桑迪和查爾斯叔叔的成就象徵,桑迪在2000年授頒了IWSC國際葡萄酒與烈酒大賽的終身成就獎。

 

「The Original」完美復刻傳奇風味,全球僅推出一批次2,000瓶,並以親民價引發搶藏熱潮。參考原始皮革筆記下的古老字跡,復刻出的配方以60年代流行的歐洲橡木雪莉桶為主導,輕盈卻不失香料厚度,熱帶水果風味十分鮮活,細膩而純淨的鳳梨甜味直接聯想到格蘭菲迪的基因鏈,而這項成功的復刻,也歸功於格蘭父子對於年代古老的珍稀橡木桶保存有道,才能誕生如此真實的歷史滋味。除了復刻醇酒,包裝上也以標誌性的三角型作為瓶身設計,還附上一本小冊子,內有詳盡威士忌的豐富歷史,是單一麥芽愛好者的迷人體驗。格蘭菲迪酒廠盈滿先驅者的冒險精神,從60年代至今使用特製索羅拉(Solera)融合桶的15年威士忌、在眾多美國波本桶中挑選打造的26年威士忌、在暴風雪後救出一批橡木桶調和成雪鳳凰珍稀酒款(Snow Phoenix)、大膽以全新美國與歐洲橡木桶陳年的14年威士忌,挑戰新桶單寧可能影響麥芽細膩風味的高難度,成就了格蘭菲迪的先鋒精神印象。

 

 

Text / 高麗音

Photo / Thomas K.

via / 格蘭父子

【完整內容請見《LaVie》2016年2月號

最新文章

更多精彩文章

你也有興趣的文章

看更多 More +

歷經五代的格蘭菲迪,一生只專注做好一件事,用雙手照料釀酒桶的桶匠百年前後的技藝傳承如一。

photo1 /3

1963年推出的Straight Malt是單一麥芽威士忌從蘇格蘭走向國際的關鍵。

photo2 /3

Glenfi ddich格蘭菲迪1963復刻版單一純麥威士忌

photo3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