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瓶英倫經典, 一口歷史風味 大不列顛的啤酒魂

啤酒花與酵母種類、煮沸時間、溫度掌控⋯⋯手工精釀啤酒釀製過程如煉金術一般變化莫測,早期沒有科技的「催生」,全靠職人的經驗與直覺釀出好酒,百年來流傳下來的泛黃酒譜上,書寫著每一款作品的釀造紀錄,從富樂(Fuller's)啤酒1845年建廠以來,這些紀錄全被仔細藏在酒廠資料庫中,170多年經營權未曾移轉,幾紙沉甸甸的資產透過首席釀酒師John Keeling與啤酒歷史學者Ron Pattinson合作,復刻出「Past Masters」經典大師系列,讓我們能品味到英國精釀啤酒的隔世精神。

 

富樂贏得CAMRA's Great British Beer Festival啤酒冠軍超過五次以上,並且獲得知名啤酒網站beeradvocate.com(BA)多次最佳酒款評價,是公認為世界上最好的啤酒廠之一。作為全球銷售第一的英啤品牌,富樂的現代化啤酒廠現在看起來就像個標準美式工藝啤酒廠,但你從穿插其中的早期不鏽鋼槽與受到時光打磨、發著錚亮光澤的銅設備,深刻感受到如博物館的歷史痕跡,在一片小型啤酒廠崛起的年代,扛著英倫啤酒先驅招牌的富樂以這些年輕酒廠望塵莫及的「老酒譜」應戰,經典大師系列第五號「1914 Strong X」源自一戰時期釀製名為「X」的酒譜,最初價格是一杯(一品脫)4便士,因此被暱稱為Four Ale,戰時酒稅大幅提升、被迫下降至3%酒精濃度的歷史,如今復刻提高為7.3%──以同樣的淺色麥芽原料,搭配深色焦糖使發酵時達到更高酒精濃度,使重繹的版本更添醇厚,完美詮釋X老酒譜特色,而這瓶Strong Ale也透過瓶中熟陳工法使活酵母在瓶內持續陳年,接合百年歷史的味覺記憶,如同親臨酒廠品飲,喝下獨特的釀酒技藝與歷史。

 

透過復刻,「1914 Strong X」釀成一戰時期的歷史悼念,第四號版本「1966 Strong Ale」則是慶祝英國人最難忘的一年──在世界盃足球賽中擊敗西德,奪得世界盃冠軍(也是至今唯一的世足冠軍獎盃),為了紀念歷史性的一刻,1966年富樂特別釀造出酒廠第一款Strong Ale,定義為5%以上高酒精英式淡啤酒(Pale Ale),卻有更醇厚馥郁的風味。「1966 Strong Ale」使用最優質的艾爾大麥芽(Pale Ale Malt)與能使酒液增加深紅色澤並添賦烘烤氣息的結晶麥芽(Crystal Malt),結合了Goldings和Fuggle啤酒花,在濃郁麥香中,優雅帶出松針、橘子醬與乳酪般的木質風味,平衡絕美。

 

富樂讓酒迷的味蕾搭乘時光機回到過去,「Past Masters」系列除了經典年分之外,還有重釀自1893年酒譜的Double Stout,它小心使用19世紀的發麥法,兼顧豐富的果香與煙燻火燎氣息;Old Burton Extra則重現1931年流行顏色較深、風味較甜的Burton Ale,起源可追溯到18世紀,但從二戰之後消費者口味轉偏向較輕、風味更苦的商品,例如India Pale Ale,迫使富樂在1969年停止生產Old Burton Extra,而今復刻再現,讓不少啤酒迷非常感動。

 

 

Text / 高麗音

Photo / Thomas K.

via / 嘉馥貿易

【完整內容請見《LaVie》2016年2月號

最新文章

更多精彩文章

你也有興趣的文章

看更多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