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章

訂製的藝術:專訪江詩丹頓全球零售總監Dominique Bernaz

早期製錶師都選擇於充滿陽光的閣樓工作,因而有閣樓工匠之稱。

Ref.57260及其陀飛輪結構。

過去「閣樓工匠特別訂制服務」團隊為藏家所訂製的Philosophia*腕錶,藏家只想要有一根時針,而不必詳細知道分鐘等具體時間。但是若要讀取確切的時間,只需啟動三問報時功能按鈕,便能知道時和分。

江詩丹頓全球零售總監Dominique Bernaz

從機芯、錶盤、錶帶,腕錶也可量身訂製!江詩丹頓全球零售總監Dominique Bernaz與我們分享訂製錶的樂趣是什麼?以及該如何為自己訂製專屬的一只錶?工藝與藝術的界限,往往在於是否突破當前的工藝技法限制,進而創造極具辨識度的創作,甚至躍升為唯一。

 

在藝術被廣義、多義詮釋的當下,無疑的,高度複雜的鐘錶機械工藝往往也被視為充滿藝術性的「錶」現,而其中又以提供獨一無二的訂製腕錶服務為最。如今少見的訂製腕錶服務,在17世紀時卻支撐著日內瓦Saint-Gervais區近1/5住民的生計,因被城牆緊密包圍,Saint-Gervais街道陰暗,5,000名「工匠中的貴族」需要良好採光才能看見精密零件製錶,因而紛紛選擇城市的高處閣樓設置工坊,讓滿滿陽光漫射於空間中,方便施作,因而才有了「閣樓工匠」的名號,一只只專為貴族打造的腕錶就從這些閣樓中送出。

 

從機芯到錶帶全都可訂製

如今,這樣的訂製服務再度復興。2006年江詩丹頓邀請曾於百達翡麗、知名拍賣行安帝古倫(Antiquorum)擔任副主席的 Dominique Bernaz接下重振江詩丹頓閣樓工匠特別訂製工坊(Ateliers Cabinotiers)的任務,有別於一般的客製服務提供如刻字、客製面盤、訂製寶石鑲嵌等服務,江詩丹頓是原汁原味,連機芯功能都可以重新研發設計,是當時唯一從機芯功能至錶帶,由內至外皆可訂製的工坊

 

由三位製錶大師Jean-Luc Perrin、Yannick Pintus和Micke Pintus耗費八年時間打造的Ref.57260,去年9月初登場就驚艷了世界,擁有57項複雜功能,其中如希伯來萬年曆法、同軸雙逆跳雙秒針追針計時等功能,皆首次出現於機械錶歷史。這件如藝術品般的作品並一舉拿下鐘錶界的奧斯卡-日內瓦高級鐘錶大賞評審團特別獎!

 

談及當初製錶團隊面對的最大挑戰,Bernaz說:「如何達到整合超高複雜功能、機械運作穩定可靠、面盤功能清晰可讀、使用者操作簡易,且同時是跨越時空的經典美麗時計,可不是簡單差事!」

 

他接續點出最大的挑戰,「總體而言,完整呈現『希伯來萬年曆法』是最為挑戰的任務,因為此曆法從未出現於鐘錶歷史中,再加上曆法本身的複雜性與長周期性,更加考驗製錶師的知識與技術專業。第二個挑戰則是『同軸雙逆跳計時』,也是沒有任何現有技術可供參考。」在全無模式可參考的情況下,製錶師只能依照自己過往的經驗與工藝,突破現有框架,實踐藏家心中的想像,腕錶此時不再只是計時工具、生活配件,更是凝聚工藝與智慧的藝術結晶。

 

去年首發地選在台灣,看中的是本地藏家的鑑錶能力,Bernaz說:「對江詩丹頓而言,台灣是世界上少數能理解並欣賞高複雜錶款的市場。」依據Bernaz觀察,全球另一件高級複雜鐘錶之作,擁有33項功能的百達翡麗Cal.89的大複雜懷錶就在台灣。

 

復興訂製腕錶傳統

在復興訂製腕錶服務的過程中,對於Bernaz而言,最迷人卻也最艱鉅的是「每個訂單皆有不同的需求與想像,但相同的困難是:很難讓客戶理解為何要花費這麼久的時間才能完成他們的夢想,因此,訂製過程中必須與客戶保持聯繫,隨時更新進度,並確保客戶(在多年後)也還保有訂製時的熱情。

 

10年走來,Dominique Bernaz仍持續在全球找尋著期待打造鐘錶藝術的藏家,並保有滿腔熱情:「每次與訂製客戶會面對談激發的火光,和能夠全程參與創造獨一無二錶款的每個步驟都讓我內心充滿了熱情。」中國市場過去一年腕錶市場表現下滑,是否影響推動訂製腕錶的服務?Bernaz信心滿滿:「看不出有任何因果關係,因為江詩丹頓提供的特殊訂製服務是一項極致獨特的尊榮服務。」

 

未來自己也會想訂製一只專屬於自己的錶嗎?Bernaz說:「這的確是我的夢想,也是下一步想做的事。我不能透露太多,只能先說它會是一只簡單的錶款,完成時,我將戴著它來台灣與你分享。」

 

腕錶選擇反應著佩戴者的個性,功能既可簡單也可複雜,在擁有眾多選擇的同時,Bernaz卻選擇簡單的錶款,好似看盡滄桑繁華,最永恆的仍然是單純中的經典。

 

 

Text / 彭永翔

採訪協力 / Eve Pao

via / 江詩丹頓VACHERON CONSTANTIN

【完整內容請見《LaVie》2016年2月號

最新文章

更多精彩文章

你也有興趣的文章

看更多 More +

早期製錶師都選擇於充滿陽光的閣樓工作,因而有閣樓工匠之稱。

photo1 /4

Ref.57260及其陀飛輪結構。

photo2 /4

過去「閣樓工匠特別訂制服務」團隊為藏家所訂製的Philosophia*腕錶,藏家只想要有一根時針,而不必詳細知道分鐘等具體時間。但是若要讀取確切的時間,只需啟動三問報時功能按鈕,便能知道時和分。

photo3 /4

江詩丹頓全球零售總監Dominique Bernaz

photo4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