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章

被台大退學的他 登《富比世》創業家

他是一個被退學2次,被一手參與創立的公司資遣,只有大學肄業證書的29歲男生,林大涵。

 

在被公司開除後的一年,他共同創辦的貝殼放大,為52個募資團隊提供群眾募資顧問服務,數量只占2015年台灣群募案的1/10,募集金額卻占總額的6成,達到3億5千萬元。從金馬獎得獎電影《灣生回家》、《太陽的孩子》,台灣自製火箭團隊ARRC,到在國際市場一舉取得新台幣6千萬元支持的3D印表機FLUX,都是他們的客戶。

 

2月25日之後,林大涵又多一個頭銜:亞洲前30位「改變世界資金流動」的青年,這是《富比世》雜誌,首次以「改變世界潛力」為標準,在全亞洲選出各領域30位30歲以下的創業家。從魯蛇到可能改變世界的青年,林大涵靠的,是他曾經的一無所有。

 

迷惘的叛逆少年,教師之子,逃學、泡網咖

故事,從他每天打10小時網咖的高二生活開始。以PR值99成績直升台北師大附中的他,雙親都是老師,但他以不念書做為宣示主導權的方式。最終考上政治大學民族系,他繼續蹺課。大二下因成績太爛被退學。重考進台灣大學圖資系已22歲,他脫離班上生活,連續參與兩屆台大藝術季舉辦,想從活動找回自己存在感。但「祭典式的氣氛之後,發現自己什麼也不是。」一次實習的機會,成了他的浮木。

 

火力全開的實習生,讓太陽花登外媒,卻遭資遣

辦活動的過程,他被當時的雅虎奇摩公關、後來的玖禾公關創辦人周宜蔓招募,成為實習生,大小事都做、開會也跟著出席。沒多久,無名小站創辦人林弘全,邀請林大涵加入FlyingV的初始團隊,籌備網站成立。為了這等待已久的機會,還是學生的林大涵急著在團隊裡面證明價值。而聲名大譟,一手打造此案的林大涵,卻接到資遣通知。理由,正是他將FlyingV跟自己畫上等號,當主管只將他定位為產品經理時,這些事情已經越線。他被資遣的消息一傳出,43份工作邀請傳來,包括年薪人民幣百萬元的對岸邀約,要離開,相當容易。但林大涵自問自己是不是真的不想再做群眾募資?跟老同事一起分析了現況,數字點出了一條新路,傳統募資平台走不了的路。

 

重新找初衷的奮鬥者,從單一網站到向全世界提案

以2014年前60大募資案為例,他們發現近7成的募資者希望有外包團隊協助規畫執行,再者,7成的募資總額集中在6%的案件,只要他們抓對募資案,即使無法像募資平台網站一年做上數百個募資案,也有機會賺取足夠顧問費。但林大涵憑什麼讓提案者心甘情願「被剝兩層皮」?認識他5年的提案者台灣吧創辦人謝政豪說:「忠誠」。女性用品月光杯提案者莎容企業有限公司品牌總監曾穎凡說,「一個男生那麼了解月光杯的事,我真是被嚇到。」消費者寫信告訴曾穎凡,受文案感動,立刻刷卡支持。

 

和陰影共處的夢想家,改變社會,小人物也可以

3次「退學」的陰影仍在,桌上,2015台灣百大MVP經理人的獎牌,也無法解除焦慮。「不累嗎?」我問。「很累,但衝比逃好玩吧!」他說,這一次,逃學少年載著提案者在各產業中創造新的「理型」、新的高度,也證明被退學三次的自己,能走出一條新路。

 

 

via / 商業周刊

※精彩全文,詳見《商業周刊》。

※本文由商業周刊授權刊載,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最新文章

更多精彩文章

你也有興趣的文章

看更多 More +

photo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