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章

穿透晶瑩與光影之外──燈光詩人賴雨農巧玩玻璃器皿的生活百變想像

燈光詩人賴雨農

Alvar Aalto系列

Alvar Aalto系列

Kastehelmi露珠系列

Kastehelmi露珠系列

Ruutu系列

燈光詩人賴雨農

走進「燈光詩人」賴雨農Uno位於天母的十聿照明設計工作室,大片陽光透過落地窗灑落在腳邊,溫暖地籠罩著擺放在門口的造型腳踏車,客室中央的造型鎢絲燈泡略顯俐落工業風個性,空間中每個隔間也各有燈光表情,傳遞出主人對於變化同樣媒材、不同表情的功力。就像玻璃器皿永遠不受限於單一功能的定律,芬蘭玻璃精匠Iittala所出Alvar Aalto系列、Kastehelmi露珠系列、 Ruutu系列,在賴雨農的光影設計生活中,跳脫了原本的使用設定,展開更多想像空間的靈妙玩法。

 

一路由劇場燈光跨界至平面攝影、建築燈光設計的Uno,藉光影所引發的想像情感,讓他擁有了「燈光詩人」的稱號。但沒想到話匣子一打開,Uno言談中不時跳出的奇趣想法,使得詩人身份頓時染上許多搞怪色彩。平時把玩光影的設計師面對玻璃這樣可穿透亦可遮蔽的材質所創作的器皿,他說:「大家比較容易有先入為主的觀念,但對我來說這些就是漂亮的玻璃容器。」導引著我們重新定義容器,而物品本身的無限可能才開始被看見。

 

當Uno第一眼見到Iittala邀請芬蘭設計巨擘Alvar Aalto創作的合作系列時,便開啟了他對於花器以外的無限想像。Uno解釋道,通常北歐設計偏向簡單、乾淨、方正的規格,特別是出自建築師之手的設計作品,總將對稱精神發揮到淋漓盡致。但Alvar Aalto系列造型出乎意料之外,流線環繞出仿若高緯度極光映射下大地的輪廓,由自然而生的有機無規律性樣貌,打破了他對於北歐設計的認知,可想見其他物件、環境、光線與Alvar Aalto系列互動時各樣生氣萌發的姿態。

 

能夠經歷80年的時代考驗,Alvar Aalto系列除了本身造型獨特,對於Uno而言,最關鍵的因素實因系列作品「不只是一個花瓶,而是一個容器。」當Alvar Aalto系列單純地被當作造型器皿視之,它可以是個絕美燈罩,簡單地放入一顆燈泡,映照出放射光芒的光影畫作;也可以是曲線魚缸,灌入清水、讓魚兒悠遊嬉戲於其中;還可以放入糖果、餅乾等小零嘴,成為放鬆時必備的點心藏寶盒。Uno接續說出餐盤、筆筒、盆栽等令人出乎意料的使用方式,頓時突破了平時對於器皿的固有思想方式,就像開啟了一扇窗,讓我們繼續奔馳在各式生活片段中自由聯想。

 

不只是Alvar Aalto系列,Iittala所有玻璃容器作品皆擁有各自具有獨特個性與造型,同時卻能自在融入不同生活場景之中的特性,可塑性極高。Uno手中捧著Kastehelmi露珠系列的燭台作品,腦中一轉便侃侃說出燭台使用時,可見得光線透過露珠壁面映照在周圍的剪影變化,如夢似幻地令人看著出神;但若用作暖手的茶杯或者啜飲烈酒的酒杯,厚實的玻璃材質增添重量質感,加上不滑手的顆粒表面,兼具美感造型和實用性。 Ruutu系列轉折面厚薄變化呈現出的漸層色系,亦令人驚艷,若放在地上,插上瘦長型的植物花卉如水仙、海芋,自然即現美好姿態;或者將不同顏色排列組合,放進或多或少的一池水,當光透進室內反射水面上的波光粼粼,或是穿透玻璃反射在牆面的斑斕色彩,就是一幅彩色的動態畫作。

 

Uno在把玩光和影的遊戲中,說明了最基本的規則:穿透就是光、阻擋就是影。對於玻璃而言,透明者讓光進入則引入一室的明亮閃耀,不透明者則展現黑影隔絕所刻畫出的獨特造型。因此,只要變換這兩項規則,無論何種造型的玻璃器皿都可以按照使用者天馬行空的想法,隨時變換使用的定義,建立與使用者本身的情感連結。現在就開始學Uno一樣跳出框架,萌發自己和光影、玻璃的獨特想像。

 

 

● 更多詳情 

→ 看更多Alvar Aalto系列介紹Kastehelmi 露珠系列介紹

→   認識Iittala
→   Iittala官方網站

 

 

Text / YaChen Chen

Photo / Cooper Chang

最新文章

更多精彩文章

你也有興趣的文章

看更多 More +

燈光詩人賴雨農

photo1 /7

Alvar Aalto系列

photo2 /7

Alvar Aalto系列

photo3 /7

Kastehelmi露珠系列

photo4 /7

Kastehelmi露珠系列

photo5 /7

Ruutu系列

photo6 /7

燈光詩人賴雨農

photo7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