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章

從音樂分鏡出畫面溫度─方序中

方序中

設計作品

充電好物

因為颱風延後的訪問,在下著小雨的一天展開,羅斯福路小巷內,帶著報童帽的好像只有一人。帽子(宀)+鬍子(八)+Joe(九),憑著平面設計公司「究」方社檔案內的象形拆解,第一次從外表認識了方序中Joe。從外在認識一個人並不膚淺,「如果我們先把自己設計好,譬如說自己的生活環境、自己的樣子,把自己包裝好,讓別人對我們感興趣,這才是好的」,一種責任的心態運用在Joe的設計上。


一心想闖盪電影圈的熱血青年,聽了在劇場界打滾已久舅舅(金士傑)的建議,選擇從最擅長的畫圖入手,進而擠身設計圈。自好氏創意、Sense 30,到去年才成立以音樂專輯視覺設計為主線的「究方社」,「我的作品裡面喜歡藏訊息,我覺得像男女生交往,如果第一眼就看完了,炫技就沒了。一開始丟出一個很好的訊息,吸引他認識你,接著一點一點地發掘酸甜苦辣,裡面層次滋味很多」,Hush!的《異常現象》就是這樣誕生。


從未接觸過Hush!樂團的設計師,卻開啟了方序中一次與音樂靈魂溝通的渠道,「很少在對的情緒下,聽到對的音樂訊號,產生畫面。我把設計退到很後面,收集聽完這張專輯的反應。這裡面有不同人的攝影作品、筆跡,看到(專輯的)樣子就能想像音樂作品所能表達的事,看得到的音樂才是做音樂專輯設計,設計不是主角,而是讓原本的主角更鮮明。」專輯封面那張模糊的影像,像是扭曲的面孔,在抽換畫面的過程中,同時閱讀了不同的刺激電波。仔細想想,像是連線網路上的電影,定格畫面在銀幕顯示為緩衝中,停走中片段畫面堆疊,再度連結下載好的畫面片段,索然音樂浮上。可以是Hush!的《異常現象》、孫燕姿的《行星》、謝明諺的《化學反應》,抑或是張惠妹的《偏執面》。


「阿妹是巨星,用最簡單的想法做延伸,才了解大有多麼偉大,小有多麼精緻」,就是大與小的反差美,讓方序中在設計時不去挑戰華麗,反而用每本歌詞都要用的「紙」來體認音樂的溫度。黑色卡紙上用白色粒子印出壓抑,鏡銅紙反射微微發燙,白色貼紙黏出聽者想像中的烏托邦,跟音樂的對話如此行進著。畫面不會單獨而生,歌詞排列、印刷、紙質,從封面開始到內頁,一次次調整每幕畫面的溫度,一層層剝開傳遞出的訊息,扣回音符牽動情感的真諦,讓我們絕對擁有實體音樂的理由。他真的在路上,縱使他自己說像是走在黑暗沙漠裡面一樣,唯有夢想是指引的星光,「但我只要知道那個星星在那邊,就會繼續往那邊走。」他的設計處處躲著細節,潮男紳士只是用自己的sense在設計這個世界。

 

Text / 陳張眾
Photo / 王漢順
【更多完整專訪內容請見《LaVie》2014年9月號

最新文章

更多精彩文章

你也有興趣的文章

看更多 More +

方序中

photo1 /3

設計作品

photo2 /3

充電好物

photo3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