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章

沒有工藝的時尚,不是High Fashion !

巴黎時間一早, 來到了CHANEL 的刺繡工坊Maison Lesage, 員工們陸續刷卡進入工坊, 我們坐在Hubert Barrère(以下簡稱H.B)辦公室外面等待時,進入工坊的職人們的上班情緒都是笑容滿面,或許是這樣的美好笑容造就了Maison Lesage 的每一件美好作品。Barrère 先生進來時,匆匆地進入辦公室與等待他的員工們立即溝通後,才又走出來與我們打招呼。與在各種時尚媒體見到的他,有些不同,相當親切,而且非常幽默。

 

Q :相較於你合作過的其他設計師,Karl Lagerfeld 與其他設計師有何不同?

H.B每個人都不同。真要說的話,應該是Karl 在時尚品牌的深厚經驗,以及同時與不同品牌合作,這點是非常棒的。就我個人而言,我非常喜歡他,而且和他一起工作,什麼都有可能。不過,真的很難去比較設計師們,他們會不高興的!(笑)

 

Q :與他合作的作品中,花最多時間溝通,卻沒有花很多時間完成的作品有哪件?令你印象最深刻的作品為哪件?花最多人力的作品又是哪件?

H.B真是個好問題,但好難回答!最棒的是他非常清楚自己什麼不要!這點對我們而言非常重要,而且會堅持觀點到最後,當然除非他自己想要改變設計。他的文化背景非常多元,可以提出各種想法,而且都有一定深度的知識。而且,重點是他人非常的好!

 

和Karl 一起工作,速度都很快,有時候,只是給個字或是一張圖!我不跟他談刺繡技術,技術是很無趣的東西。我們會從熱情、想法、夢想、渴望及慾望著手。

 

Q :目前工坊有多少師傅?是否有幾個是固定與Karl Lagerfeld合作,主要負責CHANEL 的作品?

H.B目前總共有40 位固定的刺繡師,包含一位男刺繡師(全法國只有五、六個男刺繡師),秀前趕工時會多一點人。沒有誰固定製作CHANEL 的作品,因為所有作品都是刺繡師分工合作而成。

 

Q :CHANEL 於2002 年推出Métiers d'Art 工坊系列,Maison Lesage 是否參與了這系列的設計,給予與技術相關設計的意見?

H.B他會事先給我們一些元素,比如顏色、水、木材等等,他提供主題後,我們各自發想。一起工作多年,我們大概也能知悉他大概要什麼、不要什麼。然後,我們把對這些元素的想法製作樣本出來,讓他挑選,有些是他要的,有些甚至過超出他預期的美好,像是2013/14 高訂系列William Morris Art &Crafts 就是最好的例子。我們將這些靈感元素放進創作裡,他再決定是否將這些元素放入創作中,當然這一切都是得保密進行的。

 

Q :你是刺繡作品最後的控管人,是否可以與我們分享一下,在Paris in Rome 及2016 春夏高訂系列中最大的挑戰是什麼?

H.B每季都是不同挑戰,每季上萬小時的工作量,有時時間更少,尤其是高級訂製系列,工作量都非常大。對我而言較大的挑戰是,在分秒必爭中,將刺繡作品送到CHANEL 工坊。今日生活步調迅速,客戶希望趕快把服裝做出來,但刺繡所需的時間卻一直相同,最大的挑戰就是如何管理這中間的時間差。

 

但其實最難的是,必須打電話到CHANEL 說:「快了!快完成了,很快就送到了!」然後同時間,走入我的工作團隊,不留痕跡不給太大壓力地詢問刺繡師進度!(笑)心理上真的不是太簡單的事,他們的手藝是最棒的,但同時又需要速度很快,如何將傳統技術適應在這個快速與時間賽跑的年代裡,都是挑戰。如今人們追求速成,甚至慾望也都是速成,這不見得是一件好事,但我們必須設法與時並進。

 

Q :你曾對媒體說,設計師們的新設計會讓你重新思考傳統老技術。可以對我們說明一下並舉例。

H.B新世代看事情以及思考的方法,都與過去有很大不同,最大不同點就是今日數位化的環境。然而,生活或觀點雖不同,但刺繡卻世世代代都運用相同的方法,我們必須找到方式與年輕設計師溝通、聆聽其想法,這是必要的,也是未來的趨勢。

 

比如說,對於「文化」的掌握度,對於今日的社會,文化是什麼?對年輕人來說文化是什麼? Maison  Lesage 裡有著1860年的資料,隨著時代變遷,工坊成了載譽百年觀點的古董文物資產。可是新世代設計師,你給他們一張William Morris 的畫,他們完全不在乎這是Morris 的畫,他們看到的是:一些由黑與白組成的圈圈。這是一種立即且無須任何資料背景加持的視覺反應。我覺得非常有趣,簡單來說,就是必須得找到一種新的溝通模式

 

科技機械無法取代刺繡工藝,但我們可以找到新的融合!電腦與3D 印表機一起做出什麼,結合機器與手工藝,電腦技術與創意,就是非常棒的融合,去年夏天CHANEL Casino 秀場的那系列,用3D 列印,再用手工刺繡刺上,就是一個刺繡與科技結合的最佳案例。如果別的產業可以,我們的工作當然也可以跟著時代有所改變,新科技是用來便利我們的工作,且產生更多創意。要一直突破,永遠都要用輕鬆的態度來面對嚴肅的事情!

 

Q :在Lesage 工坊裡的刺繡師傅們, 有哪項最複雜且是Lesage 工坊獨有且最重要的工藝技術?

H.B「L'amour」愛!刺繡的人,對刺繡是一種熱情。我們創造美麗的事物,創造能激發慾望的作品,「熱情」是這個工作最需要的,但我更偏好「愛」這個字眼,只有愛,能夠創造出這些美麗的慾望。

 

Q :身為工坊藝術總監,你認為今日客戶是否會注意刺繡的細節?為何?

H.B客人可能不懂工藝,但她們懂的分辨漂不漂亮。當人們花比較多錢在某些物件時,自然會去多瞭解所消費的商品。我注意到這幾年許多新的中國客戶,她們對於細節會有極大的求知慾,這點讓我非常欣賞,對產業來說也是件好事。

 

Q :依你之見,未來全球刺繡工藝的未來在哪裡?

H.B:「La beauté」美!沒有美好事物,我們就無法存活;沒有美好事物,我們就沒有創意;沒有美好事物,我們就沒有生活。我們總是有對夢想的渴望,有這些對美的渴望,刺繡工藝就有未來。

 

Q :您已經與Karl Lagerfeld 合作五年了,是否可以用一句話來形容他。

H.B:「Il est génial !」他很棒!除此之外,我不知道還有什麼字可以形容了!

 

 

Text / Yasmine Hung 

via / CHANEL

【完整內容請見《LaVie》2016年08月號】

最新文章

更多精彩文章

你也有興趣的文章

看更多 More +

photo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