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章

趙德胤爆瘦變「緬甸梁朝偉」《翡翠之城》揭緬北毒窟悲劇!

高雄電影節第二個週末的最高潮,在趙德胤導演《翡翠之城》的放映畫下完美句點。趙德胤以《再見瓦城》和《翡翠之城入圍金馬八項大獎,並已獲得「年度台灣傑出電影工作者」,是今年金馬獎的最大熱門得主。週日(10/30)晚間,趙德胤蓄鬍穿皮衣帥氣現身,少掉十公斤體重的身形看來更消瘦,被現場觀眾暱稱「緬甸梁朝偉」,讓導演聽來有點害羞,連忙表示因近期忙於海外宣傳,很少吃到米飯,所以少了快14公斤,他保證身體還是很健康,要大家不用擔心。

 
《翡翠之城》在公共電視的委託下,趙德胤回到緬甸拍攝哥哥的故事,哥哥在16歲的年紀離開故鄉臘戌,到緬甸北部的玉礦區採礦,原本以為這份工作是家中生計的來源,但後來才發現哥哥陷入毒品深淵,甚至淪牢獄之災,也讓他和兄長之間的隔閡變大、越來越陌生。趙德胤表示,八零年代的緬北,當地人想要生存,除了販毒就是採玉,小時候得知哥哥染了毒癮,也不寄錢回家,因為不了解當地狀況,所以對兄長懷著仇恨,直到拍攝《翡翠之城》的過程,才理解在礦區工作的生存困境,他說「其實都是為了生存」,才慢慢化解對哥哥的陌生與憤怒,也是他對家族的寬恕之旅程

 
《翡翠之城》揭開緬北玉石礦區的殘酷生存狀況,鄰近遍佈毒品窟和妓院,趙德胤說「受過教育的人,會認為這裡是地獄、充滿罪惡,但這樣的生活對當地人來說,完全是稀鬆平常」。毒品成為礦區人們的日常習慣,因為挖玉石是投機事業,挖到了就是你的,挖不到只能下次再努力,所以在日復一日勞動中,在地人很容易把毒品直接當成飲料來喝。不為甚麼,只是需要足夠的勞力提神,讓自己挖到寶藏。

 
趙德胤也進一步說明,當地知識份子組成了消滅毒品的游擊隊,拿著鋤頭化學藥物摧毀鴉片田,但也引發農夫組織部隊抗爭,甚至埋地雷阻止他們進入鴉片田,反而變成悲慘的小型內戰。他說,對於窮人吸毒的問題,不能用法律或道德限制,這對台灣人看似匪夷所思,但毒品成為他們的日常生活,是不可能輕易拔除。除非政府提供窮人經濟上的維繫、配合勒戒、心理諮商與教育,否則毒品很難被根除。
 

《翡翠之城》佈滿隱藏攝影機,拍到許多可能深陷危險的畫面,包含緬甸軍人、團隊被警察搜索等,趙德胤說「拍電影對我來說,完全是激情和衝動,總是沒想那麼多就去做了」,正如拍攝《冰毒》時,他未向緬甸政府申請許可證明,如果被抓到的就得坐牢,但他還是堅持涉入險境,「就是直覺、就是拍了,有事情再說;若是怕了,電影都不用拍了!」趙德胤也分享未來的拍攝計畫,希望回到四、五個人的小型團隊,在台灣某處偏鄉蹲點一年,在那邊拍一兩部電影,拍攝以台灣為出發點的作品,是他目前最大的願望。

 
從《歸來的人》到《翡翠之城》、《再見瓦城》,趙德胤多拍攝緬甸混亂負面的故事,他說「我並非詆毀緬甸,而是透過電影表現看法;表現看法是人人皆有最基本的自由」。他也在現場宣布,剛剛才確定《再見瓦城》會登上緬甸最大的電影節,雖然有一兩顆鏡頭會修剪,這是他第一次回鄉正式放映電影,翁山蘇姬可能也會到首映現場支持。

 

via / 高雄電影節

最新文章

更多精彩文章

你也有興趣的文章

看更多 More +

photo1 /5

photo2 /5

photo3 /5

photo4 /5

photo5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