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章

不當總統也可以當政壇套裝女王!希拉蕊柯林頓衣裝蘊藏的秘密

近幾年來,全球許多知名企業的執行長紛紛都由女性擔任,即使女性企業高層的數量和男性相比,仍是不成比例,但近年似乎是繼1980年代以來,第三波女性意識最蓬勃的時期。而政治領域恰好也搭上了這股潮流,2016年台灣已出現了歷史上第一位女總統,美國也極有可能創下這史無前例的歷史紀錄,外界除了關注這些女性領袖的專業能力外,她們的穿著,也經常是外界矚目的焦點。

 

服裝除了蔽體,也可以是表達自我主張的工具,女性領袖們無獨有偶地,經常以套裝造型亮相,並非沒有原因,套裝何時出現?又是從何時開始成為陪伴女性領袖闖蕩父權殿堂的戰袍?且讓BeautiMode為您分曉。

 

「女性在政治上必然會遭遇到雙重標準,包括衣著、體型、髮型,妳不能讓這些干擾你,帶著笑容往前進就對了。」─Hillary Clinton

 

2016年總統大選開票日當天,希拉蕊穿上一身卡其色的Ralph Lauren套裝,迎接這個美國歷史上的大日子。讓人不禁遙想,2015年希拉蕊也是穿著Ralph Lauren藍色套裝現身美國總統大選第一場大型競選活動。

 

身為Ralph Lauren的死忠粉絲,希拉蕊早在第一次總統大選的辯論會上便以該品牌的紅色套裝現身,到了第二次華盛頓大學的辯論會上,希拉蕊一身海軍藍色套裝,白色翻領的設計讓整體造型顯得十分精緻。而最後一次在拉斯維加斯的辯論會上,她則以一襲Ralph Lauren白色套裝作為總結。不知道是巧合還是一切都搭配好的巧思,三場辯論會,紅、白、藍三種顏色,從而組成了美利堅共和國。

 

西方歷史上握有實權、並懂得利用衣著樹立自己權威感的女政治家,除了英國的「鐵娘子」柴契爾夫人之外,最出名的便是美國前國務卿,現正角逐總統大位的希拉蕊柯林頓(Hillary Clinton)了,自她擔任美國第一夫人開始,有關她造型的討論,就從未間斷過。

 

2012年美國總統歐巴馬接受《浮華世界》採訪時表示自己不太花時間思考自己每天的穿著,因為他的生活中有更多重要的事情等著他決定,他對於衣著講究的「懶散」,未曾引來外界抨擊。然而2013年時尚大帝Karl Lagerfeld卻公開批評德國總理梅克爾的穿著比例不合宜;而同為褲裝愛好者的希拉蕊,也有相同的困擾,她在2010年曾經不悅地以「相同的問題你會去問一個男人嗎?」一席話,反擊時尚記者Kate Betts對於她造型不夠醒目只求合身的批判;隔年她又被《決戰時裝伸展台》的提姆岡恩Tim Gunn抨擊:「她那麼熱愛褲裝,想必對自己的性別有些困惑」,但從律師時期的不修邊幅,到第一夫人時期的裙裝打扮,再轉變到後來出來參選的成套褲裝風格,這樣極端的改變,並非只是單純的隨心所欲。

 

擔任美國第一夫人時期,她泰半穿著裙裝,且有別於現在的飽和色系,當時她大多選擇柔和的顏色,以符合外界對於第一夫人的期待,並試圖減緩他人認為她太過強勢的印象。後來她開始參與大小選戰,也就開始轉換個人風格,將頭髮剪短、穿上顏色成套的褲裝,以便於完成緊湊忙碌的行程,更重要的是,自小就被教育不可以輸給男性的希拉蕊,換上了在時尚界中被認為具有「男性」象徵的褲子,凸顯她想證明自己能力並不輸給男性的決心。

 

但即便如此,從她近來打選戰的策略看來,她開始用她擅長的自嘲方式,將她在時尚方面的弱點,變成她選戰策略的武器之一。為了吸引中產階級和年輕選民的關注,希拉蕊與競選團隊替她開辦了Instagram帳號,第一篇貼文便是一個掛著3種顏色套裝的衣桿,並寫著「困難的選擇」,隨即貼文底下就有網友留言,「與其擔心你的衣櫥,不是更應該擔心國家的前途嗎?」

 

最後希拉蕊選擇了她喜愛的寶藍色Ralph Lauren套裝,這個抉擇讓時尚評論記者Vanessa Friedman擔心產生反效果:昂貴的精品不但無法與中產階級拉近距離,還間接強調了菁英主義。無論當時希拉蕊是如何為那「困難的選擇」做決定,這件事充分地反映了女性政治人物在時尚方面的兩難:太不注重外表會招致批評、太過注重外貌又會被質疑實力,在衣著品牌的選擇,也得小心謹慎,免得被選民認為鎮日奢華度日。

 

儘管長年來服裝造型飽受批評,但被美國媒體戲稱「把彩虹的顏色都穿完」的希拉蕊也曾因為「正確的形象」得利過,1998年年初,時任美國總統,同時也是希拉蕊的丈夫比爾柯林頓爆發性醜聞,同年年底,在已故服裝設計師Oscar de la Renta的建議之下,美國《Vogue》總編輯Anna Wintour邀請希拉蕊擔任雜誌12月號的封面人物,她穿上由Wintour親自挑選的Oscar de la Renta黑色船型領禮服,由名人御用攝影師Annie Leibovitz掌鏡,成為美國第一位登上時尚雜誌封面的第一夫人,不僅破除了政治人物會降低雜誌銷量的迷思,還讓希拉蕊贏得了更多的民眾支持。 


過去她並不重視自己的穿著,因為她不希望人們關注的重點,失焦於時尚之上,但時尚卻在她人生的低谷時拯救了她,這想必是她當時始料未及的吧。

 

Text、Photo / BeautiMode

via / 《抉擇:希拉蕊回憶錄》、Hillary Clinton FB、FT Chinese、Bustle、Huffington Post

最新文章

更多精彩文章

你也有興趣的文章

看更多 More +

photo1 /7

photo2 /7

photo3 /7

photo4 /7

photo5 /7

photo6 /7

photo7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