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章

愛、死亡、時間,寫信給生命隨之而來的美麗:《最美的安排》

漫漫人生路上,總會有令人難以置信、巨大無比且艱澀的挑戰將至,如喪親之痛、名落孫山、事業日暮窮途等,人之常情地,不自主覺得「為什麼是我?」、「為什麼這種事情別人都不會有,就會發生在我身上?」或許怨天尤人,或許作繭自縛,但當生命跌至幽暗低谷時,該如何重回正軌,才是唯一的課題。往往,令人敬畏的是難解抽象的事物,鬼神雖能為仰賴範疇,然芸芸眾生始終不離「死亡」、「愛」和「時間」,三元一體哲學性思維,是真理亦能是謬論。若有幸化作天使的形體或惡魔的軀殼,出現在你的眼前,委靡不振的自己是會心懷感激,還是怒斥他/她的無情?《最美的安排》(Collateral Beauty)無非試圖展演一場真假難分的超現實戲碼,演的是生命有時的豁達,和生命無常的不滿,只因溫暖心碎,盡是留意周遭隨之而來的美麗。


經歷痛徹心扉,才得以彰顯生命美麗的時刻,更迭不斷的「愛」、「時間」與「死亡」連結著萬物,交織在每個人的生命中,無疑也譜出《最美的安排》絕妙篇章。曾熱愛生命、創意無限的廣告人霍華,因為痛失至親,變得厭世、與世隔絕,開始提筆寫信;一字一句寫給非人,而是分寫給「時間」、「愛」與「死亡」——他深信這三者連結世上每一個人。在他試著探索答案的同時,身旁的同事兼好友,也以大膽且深具人性的方式,幫助他勇敢找回人生。


別出心裁之處是順水推舟的嘗試,擁抱霍華的特殊行為,同事與好友雇用三名舞台劇演員分別扮演「死亡」、「時間」與「愛」,演出開導之路,以體現劇中所言:「停止把你的現實強加在她身上,而是進入她的現實」——讓霍華看似無理取鬧的執著,轉化為狂想劇場;看似不可思議的對策,在療癒霍華的傷痛之際,霍華的三位摯友也坦承擁抱了自己,相互呼應彼此的人生境遇(愛神——外遇卻想重拾女兒愛的惠特;時間之神——寄情工作卻錯失黃金生育期的克萊兒;死神——長期與病痛搏鬥卻畏懼坦誠的賽門),何嘗不也是最美的安排?


像《最美的安排》如此充滿想像力和生命意義的電影,不是一場災難,就是特別美好,流於說教意味,或過於刻意矯情,常是無謂的致命傷。《最》片雖難免墨守陳規,卻也用盡泰半篇幅,生動描繪愛、時間和死亡三者在人生中最重要的「角色」,是怎麼拼湊完生命的拼圖。豐富擬人之餘,除劇本巧妙設定見微知著外,天外飛來一筆的插曲,如霍華和瑪德琳的真實關係、三元素(愛、時間、死亡)實虛存在論等,深刻闡述著命題:「生命本是一齣戲劇。」惠特跟著「愛」走進戲院舞台,委託三名演員演場戲;再到下舞台後每個人仍得作戲(過自己的人生)——戲中戲的形式,營造自我救贖的種種可能。到頭來,總歸霍華那句:「我們彼此相繫」(We’re here to connect.),像極耗時費力、耐心排列的美麗骨牌,何時全面崩毀一片片倒下,亦或骨牌效應般牽動彼此,由不得誰做來決定。

 

天時、地利、人和是最奢望的完備狀態,《最美的安排》如出一轍,背景適逢聖誕節的紐約、A 咖演員出演,結合劇本創意發想,溫馨、風趣色彩兼備,著實為一時之選。人生如戲,戲如人生,由一流演員擔綱可不為過,但《最》片安排的好,絕非那常見的星光熠熠,若有似無的親密感,而是兩兩相配剛剛好:花心男與愛、單身女和時間、重病男及死亡;選角也甚是精彩,如海倫.米蘭(Helen Mirren)憑恃深厚資歷,持論「死亡」絕無異議;綺拉.奈特莉(Keira Knightley)風情萬種,展現「愛」愈趨迷人;雅各.拉提摩(Jacob Latimore)年少輕狂,偷走「時間」也是不二人選。三人風采依舊,實現愛神、死神與時間之神的完美組合。作為歲末一碗溫暖的心靈雞湯,饒富無數金句的《最美的安排》,好比引述愛因斯坦所言:「時間是頑固持久的錯覺」(Time is an illusion.)、「愛是天地萬物的理由,是唯一的原因」(Love is the reason for everything.)等名句,也許僅是泛泛空談,形同此類型片一味重複的套路;然而,人生再多肺腑之言也無礙,很純粹、很簡單,都會是悵然失落時的一帖良藥。
 

 

Text / 散場二三事

All Images via IMDb.

※本文由Polysh授權刊載,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最新文章

更多精彩文章

你也有興趣的文章

看更多 More +

photo1 /9

photo2 /9

photo3 /9

photo4 /9

photo5 /9

photo6 /9

photo7 /9

photo8 /9

photo9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