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章

連梵谷也撼動的富士山版畫!日本最大海外借展,18件國寶齊聚故宮南院

十九世紀 江戶時代 葛飾北齋 《富嶽三十六景∙神奈川沖浪裏》東京國立博物館

十八世紀 江戶時代 尾形光琳 《蒔繪螺鈿八橋硯盒》 東京國立博物館

十三世紀 鎌倉時代寫本 《榮花物語》 九州國立博物館

十六世紀 安土桃山時代 狩野永德《檜圖屏風》 東京國立博物館

十六世紀 室町時代 狩野秀賴 《觀楓圖屏風》 東京國立博物館

十三世紀 鎌倉時代 《平治物語繪詞》 東京國立博物館

十九世紀 江戶時代 傳天璋院(篤姬)所用  《白地牡丹藤菊葵花束紋外袍》東京國立博物館

十九世紀 明治時代 高村光雲 《老猿》東京國立博物館

十二世紀 平安時代 《孔雀明王像》 東京國立博物館

十八世紀 江戶時代 尾形光琳 《蒔繪螺鈿八橋硯盒》 東京國立博物館

十八世紀 江戶時代 東洲齋寫樂 《三代大谷鬼次飾江戶兵衛》 東京國立博物館

十五世紀 室町時代  没倫紹等賛 《一休和尚像》 東京國立博物館

十五世紀 室町時代 狩野正信 《周茂叔愛蓮圖》九州國立博物館

十六世紀 安土桃山時代 《紺繩南蠻甲冑》 東京國立博物館

西元前 繩文時代中期 傳新瀉縣長岡市馬高出土 《火焰型土器》東京國立博物館

西元前繩文時代晚期 宮城縣大崎田尻蕪栗字惠比須田出土《遮光器土偶》東京國立博物館

你一定還記得2年前,我們的國寶〈翠玉白菜〉首度海外出巡,在日本造成民眾排隊爭看的新聞,短短2週內吸引了15萬人,創下東京國立博物館(以下簡稱東博館)成立142年來,單一展覽參觀人次最多的紀錄。今年換日本人來台灣「獻寶」,從年底至明年3月,於嘉義故宮南院舉辦「日本美術之最」特展。

 

當年「臺北國立故宮博物院—神品至寶」日本巡展,不僅翠玉白菜被派至東京,〈肉形石〉也到了九州國立博物館(以下簡稱九博館),為期五個月的展覽總共出動故宮186件館藏,給足日本人面子,所以此次「日本美術之最」特展,即是日方給台灣的重量級回禮,151件展品,總保險金額高達新台幣74億元,是日本有史以來規模最大的海外借展,包含18件國寶,其中九博館是把館藏僅有的3件國寶都運來,而東博館素有「日本人課堂以外的教科書」之譽,單為一檔展覽就搬出15件,更是前所未見。

 

那什麼樣的物件才可被認證為日本國寶?策展人鄭涵云表示,「是從世界文化史的角度來看,具獨一無二重要性的工藝美術品,即為國寶;次一等級的則稱做重要文化財,是基於日本文化財保護法,從有形文化資產中,挑出在歷史、藝術、學術上保有高度價值的物件。」

 

這檔特展橫跨日本歷史5千年、12個時代,特地來台推廣展覽的日本眾議員古屋圭司讚嘆,連日本人在自家的博物館也不可能一次飽覽。如此重要的國寶交流,當然也發生過類似「你們要拿什麼來換〈翠玉白菜〉」的交涉過程,策展人透露,「尾形光琳的〈蒔繪螺鈿八橋硯盒〉,即是當初用翠玉白菜爭取而來的其中一件。」尾形光琳生於17世紀,是日本家喻戶曉的畫家與工藝家,家族在京都經營和服生意,並為皇室提供服務,自有與常人不同的美感體會。

 

蒔繪是日本獨有的繪畫技法,簡單來說就是把金、銀粉末撒在漆上作畫,但即使最普通的蒔繪也需24道工序;螺鈿是把海螺與貝類磨成毫米薄片,慢慢鑲嵌在物品上的技法,兩者組合在一起加倍耗時費工。

 

〈蒔繪螺鈿八橋硯盒〉在當時是突破傳統的嘗試,硯盒上的鳶尾花不是寫生,而是《伊勢物語》中一段遊人過橋、賞花吟詩的故事,在以往,故事的題材就具體描繪劇情,沒有人選擇以物件構圖;而以鉛板和銀板,分別表現木橋與橋樁,是尾形光琳的第二個創舉:運用新材質「琳派」華麗雅致的風格,至今仍深深影響日本藝術設計,這件設計感強烈的國寶,若不明就裡,說不定會被誤認是當代的藝術品。  

 

另一個亮點,是能見度極高的日本美學象徵,18世紀浮世繪大師葛飾北齋以誇飾手法,把海浪畫得比富士山巨大好幾倍的版畫〈富嶽三十六景‧神奈川沖浪裏〉,看畫中景象無比磅礡,萬萬想不到,畫家竟然只用了一張尺寸比A4大一點的紙,就營造出張力十足的場面,令人對這幅名畫的印象更加深刻。

 

另外像豐臣秀吉、德川家康、篤姬、一休和尚,這些台灣人從書本、電視劇、漫畫甚至電玩裡認識的歷史人物,他們貼身的物件,都是最容易引起觀眾共鳴的夢幻展品,當然,特展中還有更多大家有所不知的日本,等著你去發掘。

 

Text / 趙敍廷


※精彩全文,詳見《商業周刊》。
※本文由商業周刊授權刊載,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最新文章

更多精彩文章

你也有興趣的文章

看更多 More +

十九世紀 江戶時代 葛飾北齋 《富嶽三十六景∙神奈川沖浪裏》東京國立博物館

photo1 /16

十八世紀 江戶時代 尾形光琳 《蒔繪螺鈿八橋硯盒》 東京國立博物館

photo2 /16

十三世紀 鎌倉時代寫本 《榮花物語》 九州國立博物館

photo3 /16

十六世紀 安土桃山時代 狩野永德《檜圖屏風》 東京國立博物館

photo4 /16

十六世紀 室町時代 狩野秀賴 《觀楓圖屏風》 東京國立博物館

photo5 /16

十三世紀 鎌倉時代 《平治物語繪詞》 東京國立博物館

photo6 /16

十九世紀 江戶時代 傳天璋院(篤姬)所用  《白地牡丹藤菊葵花束紋外袍》東京國立博物館

photo7 /16

十九世紀 明治時代 高村光雲 《老猿》東京國立博物館

photo8 /16

十二世紀 平安時代 《孔雀明王像》 東京國立博物館

photo9 /16

十八世紀 江戶時代 尾形光琳 《蒔繪螺鈿八橋硯盒》 東京國立博物館

photo10 /16

十八世紀 江戶時代 東洲齋寫樂 《三代大谷鬼次飾江戶兵衛》 東京國立博物館

photo11 /16

十五世紀 室町時代  没倫紹等賛 《一休和尚像》 東京國立博物館

photo12 /16

十五世紀 室町時代 狩野正信 《周茂叔愛蓮圖》九州國立博物館

photo13 /16

十六世紀 安土桃山時代 《紺繩南蠻甲冑》 東京國立博物館

photo14 /16

西元前 繩文時代中期 傳新瀉縣長岡市馬高出土 《火焰型土器》東京國立博物館

photo15 /16

西元前繩文時代晚期 宮城縣大崎田尻蕪栗字惠比須田出土《遮光器土偶》東京國立博物館

photo16 /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