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章

史上第一位走上巴黎高訂伸展台的中國設計師!「無用」創辦人馬可將清貧推升至奢華舞台

在10年前中國已快遺忘手工藝的年代,馬可選擇成立了無用。

無用出品的衬衫与裤子全由手工缝制,天然棉麻制成,古法植物染色

馬可以《奢侈的清貧》系列成為史上第一位名列巴黎高級訂製服裝週(HauteCouture)的中國設計師,展演的方式也完全顛覆過往。

《無用之土地》於2007年巴黎時裝週上現身

無用,一個呵護著傳統手工藝價值的品牌。在十年前,中國開始經濟騰飛、手工藝卻邊緣化到無人問津的年代,以一趟趟扎實深刻的調研之旅,將屬於傳統手工藝的美好,緩緩地、堅定地,訴予人們知曉。

 

「手工藝是花朵,長在名為生活的土壤裡。」無用品牌創辦人馬可,以恬淡而堅定的語氣如此說著。

 

今年是無用創立十周年後的第一個新年度,這個以「推動傳統手工藝在中國的復興」為使命的品牌,在台灣熟知的人可能還不多,但若提起為中國第一夫人彭麗媛三年多前首次出訪國際時的服裝設計,多數人都會頗有印象。其實,馬可之於服裝設計的成就,早在1996年創立「例外」──中國第一個設計師品牌時,就已展露光芒。這20年來,曾在時尚、藝術等領域獲得高度肯定的馬可,又為什麼願意在10年前中國經濟暴漲、根本無人在意手工藝的年代,毅然揮別例所的既有光環,獨立成立無用呢?

 

決定離開一手草創的例外、離開曾經公私與共的合夥伴侶時,馬可面對的是周遭親友的不理解,「在他們眼中,拋下那麼好的名氣和收入,是很奇怪的事」,但對亟欲為生活及心靈注入活水的馬可來說,這個決定倒是再自然不過了。她懷著藝術家般的心情,離開喧鬧的廣州大城,來到位在郊區的珠海小鎮上,成立了無用工作室。

 

登上國際時尚頂峰之後

就在這段馬可沉浸於創作的日子裡,無用工作室來了位意外的訪客──他是那時擔任法國高級時裝公會主席的迪迪埃‧戈巴克(Didier Grumbach),專程登門拜訪、親自見到馬可頗具藝術實驗性的新作品後,他向馬可提出了參加巴黎時尚週的邀約。

 

原本第一個念頭就是婉拒,但縈繞在馬可心頭難忘的回憶和提醒,讓她猶豫了,「我一直記得在例外時出國看展,可能因為外國人不認識我們,直嚷著:『中國人只會抄襲』,外國人毫不掩飾的言語讓我刻骨銘心;另方面,也時時沒忘記前輩老師們曾跟我說,『妳不就只是一個人,要肩負些更大責任的』。」帶著這樣複雜的情緒,在戈巴克溫和懇切的一句:「無論如何,妳就開始吧。」,馬可終於點頭答應了下來。


2007年2月,《無用之土地》巴黎時裝週上現身,沒有伸展台,如「軟雕塑」般的模特兒身穿的服裝,佈滿土地與時光的痕跡,被譽為如1980年代日本三大設計師(三宅一生、山本耀司、川久保玲)登陸巴黎所帶來的衝擊。隔年馬可更受邀參與巴黎高級訂製服裝週(Haute Couture),以《奢侈的清貧》系列成為史上第一位名列巴黎高訂的中國設計師。無論是時尚界或藝術領域,展現在馬可面前的,都是唾手可及的大好前景。但在她心裡,早已打定下一步的方向,「登上巴黎高訂,可以說是登頂了吧,我想證明中國人是能做到的這念頭已經完成,也無所牽掛了。接下來,我想去實現那一直壓在我心頭的事。」

 

【延伸閱讀】最清貧時尚「無用」追尋傳統手工藝 喚回與自然為善的生活步調

 

更多精彩內容請見《La Vie》雜誌2017年1月號第153期

 

文/歐陽辰柔

圖片提供/無用

 

最新文章

更多精彩文章

你也有興趣的文章

看更多 More +

在10年前中國已快遺忘手工藝的年代,馬可選擇成立了無用。

photo1 /4

無用出品的衬衫与裤子全由手工缝制,天然棉麻制成,古法植物染色

photo2 /4

馬可以《奢侈的清貧》系列成為史上第一位名列巴黎高級訂製服裝週(HauteCouture)的中國設計師,展演的方式也完全顛覆過往。

photo3 /4

《無用之土地》於2007年巴黎時裝週上現身

photo4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