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章

比利時名模Hanne Gaby Odiele勇敢自爆原為雙性人!挺身為弱勢族群發聲

曾經在Chanel、Dior、Prada和Alexander Wang等眾多知名品牌的服裝秀和形象廣告亮相的比利時名模Hanne Gaby Odiele,日前自爆自己其實原本是個雙性人,與非營利組織InterACT雙性青年倡導協會(InterACT Advocates for Intersex Youth)合作的她,也希望能透過自己的影響力,為這些常活在陰影中的族群發聲。

 

 

Hanne Gaby Odiele(@hannegabysees)張貼的影片 張貼

 

現年29歲的Hanne Gaby Odiele在自己的Instagram上表示,「今天可能是我人生中最重要的日子之一,我決定向大家宣佈我就是雙性人。」

 

雙性人在出生時,包括生殖器或染色體這些性別特徵就不符合典型男性或女性的定義,根據聯合國的統計,有高達1.7%的人口在出生時就具有雙性人的特徵,這樣的人口數量大概相當於紅髮人口的數量。

 

她在接受USA Today時也表示,「在我人生中,現在對我非常重要的是要打破禁忌,現階段,到了這個年紀,應該是談論這個話題的完美時機。」

 

變性超模Andreja Pejić拍自傳式紀錄片《Andrej(a)》 揭露術前掙扎心路歷程

 

 

Hanne Gaby Odiele(@hannegabysees)張貼的相片 張貼

 

Hanne Gaby Odiele在出生時就被發現患有所謂的「雄激素不敏感綜合症」(Androgen Insensitivity Syndrome,簡稱AIS)的雙性人特徵,也就是女性擁有在男性身上更常見到的XY染色體,而她體內還隱藏著睪丸,她的雙親被告知,假如不將她的睪丸移除的話,她可能會得癌症。

 

Hanne Gaby Odiele的父親說,「他們告訴我們,Hanne的情況是極為罕見的,現在我們有更多這方面的知識了,我們當時也以為,我們絕對無法將這件事跟朋友或家人分享。」在當時網路尚未出現的年代,身處於比利時的小鎮,幾乎沒有機會接觸到這些我們目前可說是唾手可得的資訊,「我們感到非常孤單。」她母親Annie說。

 

她的父母並未對她說明手術真正的目的,而是照著醫生的指示,只說是她的膀胱有問題。Hanne Gaby Odiele在10歲時接受了睪丸移除手術,此後就一直進行荷爾蒙替代療法,也就是服用低劑量的避孕藥,「感覺就像年輕時就停經,對於無法生小孩的人來說,這有點諷刺,我還是正常的長出了乳房,但非常晚,我的一切發育都延遲了。」Hanne Gaby Odiele說。

 

時尚加深了性別的刻板印象?跨性別模特兒Hari Nef:「我厭倦談論時尚與性別之間的關聯。」

 

長期服用荷爾蒙的結果,把17歲的Hanne Gaby Odiele身體狀況搞得一團糟,就在她在一場比利時的搖滾音樂節中被發掘而踏入了模特兒界的幾個月前,她在一本德文雜誌上,看到了一位歷經多次手術也無法生育的女孩的故事,她於是主動與雜誌社聯繫,找到了那位雙性女孩,並發現了荷蘭有個雙性人互助團體,「那是最不可思議的事情,你以為你是很孤單的,沒有人跟你一樣,但之後你竟然可以跟其他雙性人對話。」

 

童年時期學校放假時,Hanne Gaby Odiele大多時間都在醫生的辦公室裡度過,而且通常都有醫學院學生未經她的同意在旁觀看,她當時心裡想著,「為什麼這所有人都要在我全身脫光光的時候看我?」坦言受到變性模特兒Hari Nef和Andreja Pejic的啟發,決定以自身經歷為雙性人發聲的Hanne Gaby Odiele表示,「我想喚起大家的注意,將我們在兒童時通常會經歷的無法逆轉、不必要、未經同意的手術攤在陽光下。」

 

莎莉賽隆自曝美貌成為絆腳石 談性別雙重標準疾呼:「女性該起身主導一切!」

 

「我很驕傲自己是雙性人,但非常氣憤這些手術仍舊不斷的發生。」18歲時又接受了陰道重建手術的Hanne Gaby Odiele表示,「身為雙性人其實沒什麼大不了的,假如他們從一開始就據實以告的話…因為他們的所做所為,讓這成了一種痛苦的經歷。」

 

「我永遠不會知道月經來潮、生小孩是怎樣的感覺,但我也不會站著小便,我沒有陰莖,我是雙性人,但我較偏於女性,我不需要面對生理時鐘,因為我沒有生理時鐘。」她說,「我希望透過我模特兒身份所建立的知名度,回饋給那些弱勢族群,我希望能支持那些還在掙扎中的人,告訴他們這是沒關係的,這只是你身體的一部分,但不能就此定義你這個人。」

 

 

Hanne Gaby Odiele(@hannegabysees)張貼的影片 張貼

 

第一場服裝展演就相中了Hanne Gaby Odiele參與的設計師Alexander Wang,是少數幾位知道這個秘密的人,自稱和她一同在時尚產業裡成長的他,回想起大約五年前,兩人在前往一場派對的途中,Hanne Gaby Odiele對他透露了這件事,他表示,「她不會被這些事情給難倒,或是影響到她的思考,又或是因此阻礙了她。」

 

與Hanne Gaby Odiele結婚半年的模特兒兼DJ老公John Swiatek,回想起在7、8年前得知此事時,他的反應是「喔,這樣子啊,我接受。」他也透露,她坦然接受自己,不會因此感到難為情。

 

王大仁Alexander Wang談離開Balenciaga主因 「不想將所有精力都放在別人的心血上。」

 

Hanne Gaby Odiele的父母現在也鼓勵其他雙性兒童的家長要公開坦承,「請說出來!跟你的女兒、跟兄弟姐妹、你的家人、朋友談談,找到一個能夠一路提供你諮詢建議的醫療團隊,能在這整個過程中在醫療及心靈上協助你,跟雙性人團體的成員聊聊。」

 

InterACT雙性青年倡導協會執行董事Kimberly Zieselman表示,Hanne Gaby Odiele將會是雙性人強而有力的表率,也會協助揭露這些試圖「修復」雙性兒童的醫療行為,讓他們獲得應有的嚴格檢視。

 

Kimberly Zieselman也指出,包括聯合國和世界衛生組織都已經開始譴責這種侵犯人權的手術,Hanne Gaby Odiele的發聲,除了對此議題融入了不同觀點之外,也將有助於提升大眾對此的認知。

 

Text、Photo / BeautiMode

 

最新文章

更多精彩文章

你也有興趣的文章

看更多 More +

photo1 /6

photo2 /6

photo3 /6

photo4 /6

photo5 /6

photo6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