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章

2017秋冬時裝週熱話

文/Factory Girl

圖片提供/CHANEL、CÉLINE、LOUIS VUITTON、Umberto Fratini / indigital.tv

 

如果說,母親懷胎10月產下嬰孩,在時尚圈,每半年就必須陣痛一次。但這痛,卻又帶有一絲甜蜜的浪漫,是所有身處這時尚大家庭成員所引頸企盼的美妙果實,且跟著La Vie的腳步,一起嚐遍2017秋冬的酸甜苦辣。

 

場次搶話題,先有裝置再有秀

從紐約到巴黎,在時裝週這一個月內,共有300多場秀必須走完,這數字為上的世道裡,品牌們必須下足功課只求博取更多注意,因此,浮誇的T台似乎成為吸引眼球的仙丹妙藥。這些絕無僅有的巧思,是時裝設計師賦予所有時尚人士的驚喜包,將服裝與場地呵成一氣地傳達出完整的概念,同時創造出自身品牌的話題性與可看度,孰輕孰重,便是需要思考及謹慎拿捏的課題。

 

CHANEL的秀場一向是萬眾矚目的指標,從賭場、超市、咖啡廳到上一季的機器人科技中心,所有人無不引頸期盼新一季的爆點,老佛爺Karl Lagerfeld在巴黎大皇宮這座偉大的建築裡建造了一枚火箭,帶著所有絢麗的渴望,一同升空。靈感源自於香奈兒女士對於星座的喜愛,噴射煙霧中引領大家一起探索太空與月亮星辰。解放女人於全新的自在優雅,引領無限創意與手工藝邁進未來。

 

將目光轉自CÉLINE,本季Phoebe Philo邀請了法國藝術家Philipp Parreno設計秀場,他以裝置藝術為概念,創造出宛如旋轉木馬般會移動的T台。正當許多台灣媒體感嘆是否因為台灣市場太小,在秀場上的位置愈來愈偏遠時,才發現原來在這個秀場人人都是第一排,也打破了時裝週一直以來的門戶(國籍)之見。

 

然而吸睛的秀場除了靠後天加工,若是能卡進先天優良的場地,同樣也能成為話題焦點。這一季LOUIS VUITTON終於捨棄了地處偏遠、讓時裝編輯們叫苦連天的路易威登藝術基金會(尤其LOUIS VUITTON皆早上9點準時開秀),而是將新一季的概念,穿梭在羅浮宮中,在貝聿銘與Michel Macary設計的空間裡,仙女噴泉、花之女神還有四季之神,皆成為秋冬服裝的陪襯。另外Rihanna的FENTY X PUMA也選擇在法國國家圖書館裡舉辦,書櫃成為模特兒們的T台,呼應了以校園為主題的系列服裝。

 

迎新送舊的風雨舞台

回顧這幾季的時裝圈,風風雨雨不少,人事變動更多,放眼望去幾家老牌時裝屋,都是由新任設計總監掌舵。時裝是個既浪漫又殘酷的產業,設計師們在創造出絕美服裝的同時,也必須顧及品牌的業績與銷量。不管是挖角、或是換將,品牌為了維持自身名聲的屹立不搖,都必須做出殘酷的決定。

 

GIVENCHY在2月初便丟出震撼彈,宣布任職12年的創意總監Riccardo Tisci已離開品牌。原先已預知將不會舉行2017秋冬時裝秀,但品牌十分聰明的,在時裝週期間,由設計團隊擷取Riccardo Tisci任職期間的經典之作,一共發表了27套成衣系列。每套皆有專屬的Riccardo年代印記,從小鹿斑比、宗教元素、刺繡、蕾絲細節,從頭到腳都以鮮豔的紀梵希紅向絕品致敬。宛如博物館的藏品展覽一般,向賦予這個老牌新生的設計師,作最後的完美道別。

 

去年底便傳出任職Chloé創意總監的Clare Waight Keller將不續約,這場2017秋冬大秀,便是Clare在Chloé的絕響,回顧Clare任職期間,設計了Drew與Faye兩款熱銷手袋,同時也讓2016上半年的業績成長數倍,外界傳出Clare因為家庭因素離開Chloé,但在最後一場秀的尾聲,響起了The Human League合唱團最著名的歌曲〈Don't You Want Me〉,留下令人不捨的樂聲。不過在時裝週過後,GIVENCHY便發布人事命令,新的一季將由Clare掌兵符,這也將是2018春夏時裝週的重點之一。

 

有最後一場秀,當然就會有第一場。Raf Simons自2015年底離開工作了三年半的Dior後,動向一直不明朗,直到去年8月才正式確定接下CALVIN KLEIN首席創意總監,而被他一併從老東家帶去的Pieter Mulier則任命為創意總監。新官上任三把火,在還未開秀前,Raf Simons陸續宣布更換logo字體、合併旗下多條副線,同時他在CALVIN KLEIN的首秀,與BURBERRY、GUCCI、DKNY 相同,將合併男女時裝秀。而這個在今年2月10日舉辦的首秀,延續簡約摩登的線條,從第一套服裝開始,便震攝人心,所有時尚媒體好評不斷,為Raf Simons站穩了在紐約的第一步。

 

反映現實的創作宣言

雖然說過往的時裝圈與政治力一向扯不太上邊,不過自美國總統川普當選後,伴隨著他滿滿歧視的言論,時裝界也開始選邊站,大多數的設計師與好萊塢明星一同,都是站在與新任總統對立的那一邊。

 

LRS Studio的墨西哥裔設計師Raul Solis,讓他的模特兒們穿上印有「FUCK YOUR WALL」以及「NO BAN NO WALL」的內褲,表達抗議川普建造邊境牆的決定。而Public School則是讓模特兒戴上「MAKE AMERICAN NEW YORK」諷刺川普「MAKE AMERICAN GREAT AGAIN」的競選口號,更是呼籲全美追隨紐約市自由派思想。在CHROMAT的秀場上,設計師請來饒舌歌手TT the Artist大唱〈Fuck Donald Trump〉直率地抒發對現任總統的不滿。

 

設計師Jeremy Scott同樣也在新一季的服裝印上「JESUS IS ALIVE」、「SEX IS CUTE」還有「AS SEEN ON TV」等口號,包括他自己也在後台穿上「OUR VOICE IS THE ONLY THING THAT WILL PROTECT US」,呼籲所有人站出來為自己發聲。以及首接CALVIN KLEIN的Raf Simons,也直接在秀場上放送David Bowie的〈This Is Not America〉來表達對美國的失望,而他的左右手Pieter Mulier更直言不諱地說歐巴馬是自己的偶像。

 

另外,還有Prabal Gurung穿上宣揚人權的T-shirt謝幕:Mara Hoffman則請來四位女權主義者,在伸展台上宣讀誓言;Christian Siriano也讓模特兒穿上「PEOPLE ARE PEOPLE」的標語T-shirt;而Anniesa Hasibuan完全採用移民身份的模特兒走秀,還有更多更多抗議川普的行動,在紐約時裝週這短短的一週裡發生。

 

時裝界也如同一個小社會的縮影,這個非常時刻,設計師們紛紛站出來發聲,形成本季紐約時裝週的另一種風景。不過,川普似乎意外地成為紐約時裝週的主角,這大概是他自己始料未及,也是他此生最接近時尚的一刻吧!

 

後平面時代的網紅現象

遙想十年前的秀場,佔據頭排的必定都是具有權威性的時尚人士,無論是總編輯們或是評論家,皆是擲地有聲的專業從業人員。從約莫五、六年前開始,街拍盛行,盛裝打扮的街拍明星、部落客慢慢開始往秀場靠攏,漸漸地一些市場較小國家的時裝編輯,被擠到第三排、第四排,甚至有拿不到秀票的狀況。隨著網路科技發達,這一股風潮則被網紅取代,無論是不是身在時尚圈、能不能有什麼見地,只要你的粉絲數夠多,就能夠坐在秀場的第一排。

 

本季紐約品牌ALEX VINASH的第一排,就有一位非常特殊的嘉賓,牠是一隻叫做Tinkerbelle的小狗,擁有11萬9千名粉絲的牠,已經是不是第一次看秀。而在米蘭的現場,DOLCE & GABBANA捨棄了傳統的模特兒走秀,延續今年男裝週找來網紅、星二代、富二代大堆頭,在今年女裝週更加誇張的連皇室成員、品牌VIP,甚至一家老小帶著寵物,也包括在微博擁有114萬粉絲的中國時尚部落客Fil小白都加入陣容,140個look洋洋灑灑,同時也令人眼花撩亂。失去專業模特兒演繹的服裝,也許無法傳達出設計師真正想表達出來心中的美,但這無疑是DOLCE & GABBANA最好的宣傳,除了這件事的訊息本身具有話題性之外,遍及各國的網紅、星二代只要一上傳社群網絡,不管是#還是@,瞬間DOLCE & GABBANA開秀的信息在全球網路上推爆。從此以後,只要是站在網潮浪尖上的紅人,都有可能從家裡走上伸展台。

 

在這個平面媒體稱之為困境的時代,是否開啟新思維、發展出新的運作模式,才是值得關注的焦點。同時,也期待著6個月後2018春夏時裝週,又會出現什麼樣的新趨勢。

 

時尚人生100

今年正巧適逢BALENCIAGA第一百周年,所有人更加期待創意總監Demna Gvasalia將會端出什麼樣的牛肉,而一向走誇張概念性路線的當紅時尚炸子雞,這一季回歸品牌主軸,向百年前的Cristóbal Balenciaga先生取經,以創辦人未公開的高級訂製系列為靈感,創造出帶有現代感卻不失品牌結構的線條與風格。

 

這一季同時也是DRIES VAN NOTEN職業生涯的第一百場秀,還記得上一季冰封鮮花的美景,這次DRIES VAN NOTEN回歸初心,潔淨素雅的T台上,運用最擅長的印花與刺繡,重新組合拼接成線條俐落優雅的第一百個系列,彷彿是向自己致敬,也找來一班90年代超模,Nadia Auermann、Kirsten Owen、Amber Valletta等站上伸展台,邁向這一百的里程碑。

 

【完整內容請見《LaVie》2017年4月號】

最新文章

更多精彩文章

你也有興趣的文章

看更多 More +

photo1 /7

photo2 /7

photo3 /7

photo4 /7

photo5 /7

photo6 /7

photo7 /7